第343章 炼气期圆满

加入书签
    灵鼎空间在这一场天劫的盛宴当中由直径百里的半球形空间变成了半径是一百里的半球形空间。

    空间扩展甚多。

    它对于灵植灵药的滋养之力也从一天一夜的二十年小有进步,变成一天一夜能够增加各色灵植灵药二十四年药性。

    那以玄天级别的灵眼之树为核心的天空之城肥壮了甚多,近一半的体积被固体的天地灵气和造化元力给堆砌出来。

    这就是一块硕大无比的灵石啊!

    灵鼎内部空间有着万千变化,对于修行有绝大好处的变化。

    李青桐的本体也在一年的时间之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的修为被强行提升到炼气期后期圆满境界!

    按照正常的情况,一道雷霆洗礼之下增加一道灵力丝线,可是在实际上,在两界的化神期天劫之下,只持续了半年就有了这等修为。

    后面纯粹是无用功。

    炼气期六层圆满需要一百四十四道灵力丝线,炼气期七层圆满就骤然需要两百八十八道灵力丝线,炼气期八层再加一百四十四道,炼气期九层圆满需要五百七十六灵力丝线。

    这些灵力丝线每一道都需要炼气期修士仔细的打磨,尤其是到了后期境界。

    每一道灵力丝线的出现不仅仅是是量的增加,更需要修行者将之完美的与前面那些灵力丝线契合。

    一年啊!

    李青桐还从来没有一次持续修炼这般长的时间。

    这一年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也停滞了太多的大事。

    修炼界仿佛是进入到了一个慢放的画面之中。

    原本应该在数月之前举办的万宝阁交易盛会被延迟了。

    因为有太多的元婴期强者莅临,有太多的元婴期修士没有回归安阳城。

    甚至是那位在补天道宗高阶修士心目当中相当于神明的无上存在一直处于渡劫的状态。

    这样的情形之下,万宝阁的高层敢于直接召开交易盛会?

    至于底层修士的期盼……那又算得了什么!

    李青桐悠悠醒转过来。

    “真是漫长的渡劫!怕不是得有……我勒个去!一年的时间!”李青桐惊呆了。

    这已经打破了自从踏入修炼界以来最长的闭关记录。

    他的真元法力浩荡不休,炼气期大圆满的修为发散着比之筑基期修士都要庞大很多的气势。

    “终于还是炼气期圆满了,这份修为真是来之不易啊!”惊叹于时间流逝之后,李青桐才关注到自己的修为境界。

    无限接近于筑基期的程度。

    可是这一线之隔又是犹如天渊一般。

    李青桐心底里有一种明悟,这样的修为想要靠筑基丹堆上筑基期……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想要筑基必须走其他的路径。

    李青桐起身,一道四阶灵泉之水洒落而下。

    洗澡都用元婴期修士视之为宝的四阶灵泉之水。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暴殄天物之后遭了报应。

    李青桐刚刚抬脚,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劫力重现!

    外间又有一位胆大的元婴期初期圆满修士站立在那一道空间裂缝之前。

    他没有化神期修士的修为镇压己身,也没有异宝稳定住身形。

    不过这位元婴期修士乃是一位强大的阵法师。

    元婴期的阵法师简直是凤毛麟角,哪怕是在补天道宗这个庞然大物之内也绝对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这位元婴期女修将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块四阶古宝级别阵盘拿出。

    以一座法阵的力量稳定住周围的空间,那古宝阵盘就是核心阵眼。

    她的身形盘坐在阵盘上,引动了压制许久的修为境界突破气息。

    风云始动,电闪雷鸣!

    比起本方天地破灭性质的化神期天劫,这位元婴期修士的破境界天劫小了太多太多。

    连百分之一都不曾拥有。

    可就是这不到化神期天劫百分之一威力的天劫,元婴期女修在之前都有些心里没底。

    眼看着都快要无法压制了,她才敢于冒险一试。

    一件件关键时刻用来自爆的三阶宝物、四阶宝物已经准备妥当。

    这位元婴期初期修士可以算是把家底全部准备好了。

    天劫降临。

    渡劫的元婴期女修当即眼睛都给凸出来。

    这一处位置原来是两方世界的交叉点!

    更吓人的则是除了本方天地的天劫,还有一道属于彼岸的天劫之力锁定了她!

    老祖宗完全没有说明白啊!

    不过在这个时候想要停止天劫那完全已经不可能。

    一块三阶古宝级别的盾牌被女修拿出来。

    周围遥遥围观的元婴期修士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一切。

    老祖宗的天劫渡的莫名其妙,让这些眼光算得上绝顶的元婴期修士稀里糊涂。

    还是同阶修士的天劫更能汲取到一些经验。

    第一道天劫降临。

    那是一道惊艳之光!

    气象、威势相当的惊人。

    周围隔得远远的那些修士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元婴期初期突破的天劫至于这般恐怖?

    渡劫的那位女修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感觉这是被自己的老祖宗给坑了。

    那面古宝级别的盾牌飞上头顶,此物本来应该是后面几道雷劫的阻挡之物。

    现在一开始就要拿出来,女修对于后面的天劫信心开始动摇。

    这是相当要命的!

    “兰道师妹以阵入道,她的心性还是差了很多。这结果……”

    “唉……”

    “师妹快守住本心!”

    这些激动之中的元婴期修士反应不一,但是他们心中皆是认为……这一次的天劫过不去。

    可是紧接着让所有人眼熟的一幕发生。

    那一道气势汹汹的天雷之力冲入了虚空裂缝,三阶古宝级别的盾牌在半空之中滴溜溜转动……它没有了目标。

    为什么又是这样?

    所有人迷惑不解。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真是苍天之幸!嘎……”忽然那位女修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狂笑起来。

    心性似乎更加的不稳定。

    场面非常的难看。

    可是那些元婴期修士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劫力为何会被虚空裂缝吸入?

    渡劫女修的笑声戛然而止。

    她头顶上的那块三阶古宝级别盾牌被剧烈的抽吸力量摄走。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