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如果这是你所希望的话

加入书签
    “既然你决心已定,我们却也不能给你一个机会了……”那所谓的将军大人,只是虚伪的叹了一口气,接下来面对身后的军队,只是下令开口说道。“将士们,接下来我们的目标是,毁灭!”

    升平也在这个时候对身后的御皇军们开口命令到:“御皇军们,做出防卫的姿态!”现在还不能够进攻……

    现在在帝都之内,因为已经熟悉了地形,所以现在放手才是最好的进攻,如果这样能维持一段时间的话,那么有可能撑到支援来到的时候。

    并不是因为是十分想要得到这支援,而是眼前的军队后后档的队伍,却令自己感觉到力不从心。在这种时候,在这种时候,即便只有自己一人,也绝对不能退缩,也绝对不能!绝对不能放弃。

    很快训练有素的御皇军就已经摆好了备战的姿态,况且所得的装备也是精良的,甚至比之前敌人的装备还要更加的防御性,要强的许多。

    所以这一下子反而放下了那强悍的进攻时日,那将军大人也不得不注视着这眼前的一切。只看到了那尘土飞扬,以及剑刃打在银盾上的声音。这来势汹汹的一切,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混乱,令眼前的将军大人觉得这一下子反而有着一些为难。

    “若焰大人,没有想到还有残余的防卫兵,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只是耐着性子,是与这个男子交流,站在最后方于这男子开口说道。

    “……将军大人,攻陷长乐只是时间问题,无论他们有多么的强悍,也始终撑不过强烈的进攻……”虽然嘴上说着这些话,但是心中也不由的想着接下来该怎样做。虽然已经到达了这个地步,可是却完全没有办法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缺陷能够攻进这帝都。

    没说自己为了今天也做了很多的准备,但是看着眼前尘土飞扬,并且猛烈厮杀的一切,心中也反而有一些十分的难以控制。现在还有什么才能说服这群忠心耿耿的将士们呢?

    之前自己明明甚至于她们都可以相处的很好,而现在自己却选择了这一条路。身边都是虚伪的假象,身边都是阴暗而黑暗的一切。看着那名待卫长眼神中不可置信的模样,心中也感觉到又一阵阵的疼痛。

    ……真的想得到这个结果吗?不由得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但是当初自己却没有忘记他们会遭受什么样的灾难……也并没有忘记所有的一切,就会发生怎么样的改变。

    自己还真是罪恶啊,根本就不配与他们站在一起,所以才会做出今日如此令人感觉到唾弃的事情吧。……正当他在思索着关于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切就突然有了巨大的转机!

    “呵……看来本王不在的时候,居然会出现了这么大的改变。”这清冷而遥远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反而觉得有人感觉到犹如天神降临一般的神圣。

    而听到这句话的将军大人,时时却觉得瞳孔有一些缩小,那是震惊的表现。只是感觉到在那一霎那,心脏都在碰碰的跳着,仿佛又有一些不相信这一切事情的发生。“这怎么可能?”

    只是猛的回过头去,就是见到原本孤零零的长乐城门依旧是大大的敞开着,自己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并没有见到什么人,也只是见到这一切,也并不是所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只透露一切的事情,反而感觉到身心有一些颤抖。

    “……什么!”正在努力防御着这一切的升平,却感觉到了这事情的突然转变。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是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中的进攻以及精力的集中,全部都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

    而这声音的来源,却也让原本躲在家中的子民们出来查看情况。这并不能责怪他们,毕竟这是人的天性所在。在这种时候出现了这种巨大的反差和反转,反而令人感觉到难以自拔……

    而此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城门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只是等到那身影在众人的屏息之中,慢慢的接近,才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孔。如同浅墨一般的长发随着风轻轻的飘摇,修长的眉目,深邃的轮廓以及上挑的桃花眼。

    那张让人一看上去便觉得十分的淡然自若,无可挑剔的面容以及精致的下巴线条……高挺的鼻梁以及浅红的薄唇。但是最令人惊艳以及震撼的,便是那双浅金色的双眸,双眸中有着淡淡的银色光圈,却令人感觉到这冷酷的气息里有着一丝淡淡的温和。

    长长的睫毛,那双冷漠的眸子,那双使人失神眸子仿佛又蕴含了一切一般的从容与淡定,却让人一眼望不见底。……!!当所有人都陷入到这次的震惊之中的时候。阎若焰确实是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只是咬住了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来……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在有生之年再次见到你,为什么在这最丑陋的时候,却又再次的见到了你呢?又该以什么样的态度以及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你呢?为什么你这个时候却突然又出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

    ……清酒北宵显然是已经见惯了这种时候,而只是径直的穿过那所谓将军大人的身边。接下来毫不意外的来到了阎若焰的身边……“呵……您是想问我为什么这样做吧?我的回答是……”

    只是在这个时候,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得闭紧了双眼,接下来开口想要回答到。“不,本王并不想知道这些……”

    清酒北宵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一般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接下来只是目光淡然的拂开了他又重新挂在头上的斗篷。果不其然,原本标志性的红发……此时却在黑色的长发上的寥寥无几。只是轻轻的抚着那柔软的长发,注视着他那双不安的暗红色双眸,接下来只是低下眸子,在他耳边说道。“你受苦了……如果这是你所希望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