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气焰嚣张

加入书签
    “你这杂碎,到了我玄风洞天的地盘上还敢这么嚣张?”

    冷乌海猖狂一笑,开口嘲讽道。

    三天前在天河城外,冷乌海也许还会十分忌惮秦飞,不敢招惹他。

    但这里是玄风洞天的地盘,他有玄风洞主在背后撑腰,谁也不惧。

    “玄风斗战堂何在!”

    冷乌海沉声一喝,顿时就有无数道强悍的气息从远处苏醒,化作道道撕裂长空的罡风,席卷而来。

    一名名玄风洞天的弟子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些弟子稍显不同,统一着装,手持三刃刀,身边环绕着淡淡的罡风,似乎是修炼的风系功法。

    冷乌海神色得意,站在天空,居高临下地朝秦飞望去:“这是我玄风斗战堂,深寒域第一的精锐,战斗力堪比凝丹巅峰,怎么样,你想领教一下吗?”

    秦飞扫了一眼眼前这些斗战堂弟子,他们似乎都修炼的同一种功法,呼吸之间兼具规律连吐纳居然都是一致的。

    论战斗力的话,这些弟子确实可以和凝丹境巅峰相抗衡,即便是那天风域鬼刀宗的宗主鬼谷子,也不见得能在他们手中占到多少便宜。

    这玄风洞天确实是深寒域的斗战宗派,这种精锐弟子极难培养,经常要倾注大量心血,毕竟要让上千名弟子举手投足,甚至连呼吸都完全同步,没有几十年时间很难办到。

    “三天前可没见你这么威风啊。”

    秦灵儿见到冷乌海气焰嚣张的模样,不由得开口反击道。

    再厉害的精锐弟子,对秦飞来说都是蝼蚁,除非现在能够组成一支金丹真君,联手围剿,可能会让他动容,否则哪怕是千军万马的凝丹境,秦飞照样能够横扫而过。

    “你杀我玄风洞天的长老,我玄风洞天必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你现在自己送上门来,倒是省了不少的事。”

    冷乌海不再和秦灵儿多言,眼中杀意凝聚,道:“你若是自己头像,废掉修为,玄风洞天倒还是能够留你一条狗命,如何?”

    闻言,秦飞弹了弹手指,淡淡道:“我记得,我已经给过你不只一次机会了吧?”

    这冷乌海今天要是能跪着迎接秦飞,说不定秦飞心情一好,还不会宰了他,但是冷乌海偏偏以这种方式出现,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冥顽不灵!”

    冷乌海眼中浮现出一抹淫邪的笑容:“等你一死,你这些女眷,只怕都会成为洞主的玩物,下半生无比凄惨,我还真是可怜她们,偏偏跟着你。”

    “玄风斗战堂,给我杀!”

    轰!他的话音落下,背后的精锐弟子立刻脚踏罡风,汇聚而起,仿佛化作一道龙卷般的罡风,掀起惊天动地的声势,朝秦飞席卷而去。

    龙卷罡风的力量,在半空中轰出道道玻璃破碎般的痕迹,几乎击碎空间,罡风当中,任何被卷入进去的物体都被生生毁灭。

    甚至罡风破罡风,产生的碎片,足以击穿一名先天中期。

    仅仅凭着这一道攻势,玄风斗战堂便是能够击退鬼谷子,甚至让他受伤。

    不过面对这轰然而来的罡风龙卷,秦飞只是神色从容地屈指一弹,指尖金光闪烁,凝聚出一滴金色液体。

    金色液体如同有山一般沉重,然而万吨重量都融合堆积在这一滴当中,所以金色液体出现的瞬间,空间立刻塌陷下去。

    “破。”

    秦飞口中淡淡地吐出一个音节,那滴金色液体便是悄无声息地脱手而出,砸落在罡风龙卷之上。

    咚!一道沉闷到极点的声音传来,罡风龙卷被金色液体瞬间镇压,上千精锐弟子,其中不乏先天,一同现形,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浮现出骇然恐惧的目光。

    他们全力出手,无比默契同步,即便是凝丹巅峰也能战上一场,然而秦飞只是一指,就将他们的阵容击溃。

    甚至,那一滴金色液体还没有消失,再度掠来。

    咻。

    液体化作一道金色洪流,如同天河倾塌一般浇灌下来,所有的玄风斗战堂精锐,连逃跑都来不及,被洪流吞噬进去,化作一座座金色的石像,早已经没有了生机。

    铸金熔炼之术。

    秦飞曾经在一位修炼傀儡术无比强悍的返虚大能手中得到的无上秘术,能够将合道真仙都熔炼成傀儡。

    那位返虚大能实力甚至不到合道真仙,然而他却能够位列宇宙至强者前五十的行列,靠的就是这铸金熔炼之术。

    传言他的手中有一尊合道真仙傀儡,而且返虚傀儡无数,靠着这些傀儡大军,他就能一往无前,所向无敌。

    秦飞见到这些玄风斗战堂的精锐还有点意思,就动用这秘法,将这些精锐熔炼成傀儡,用来作为古华夏族的侍卫也不错。

    届时自己只要将这些傀儡再精炼一下,挡住金丹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飞将这些金色人偶使用缩小变化之术收回乾坤葫中,然而笑望着冷乌海,道:“你还有什么手段?

    通通使出来吧。”

    “你刚刚干了什么?”

    冷乌海头顶冒出无数冷汗,他没想到,竟然连玄风斗战堂都被秦飞一指收服,那一滴金色的液体实在恐怖,竟然能够将先天都生生冻成金人。

    周围剩下的玄风洞天弟子脸色惊恐震撼,纷纷退出几百米远,不敢靠近秦飞,连斗战堂都全灭了,他们难道去白送人头?

    “只不过看到这些精锐还有些意思,做成玩具人偶而已,我还有更多有趣的死法。”

    秦飞笑眯眯地说道,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此时只有玄风洞天的人才知道,这个笑容背后有多么的令人胆寒。

    他的话音刚落,便是伸手朝冷乌海抓了过去,一股强横的吸引力从天而降,将冷乌海生生拉扯过来。

    “洞主救我!”

    冷乌海歇斯底里的狂喝一声,脸色惨白。

    “道友,住手吧。”

    就在此时,一道听不出喜悲的声音从远处的玄风洞天山门传来,同时一道横越虚空的劲风呼啸而来,似乎想要击破秦飞的吸扯之力,救下冷乌海。

    然而秦飞却根本置若罔闻,用力一捏,冷乌海顷刻间化作血水。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