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神秘女人

加入书签
    青年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让人看得十分不爽,而且他的话更是带着一丝威胁,连秦飞都忍不住眼中冷意闪过。

    刘元到底在这徽省有一点名气,在徽省还没怎么遇到过这么霸蛮的家伙,于是上前皱眉道:“大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在这里叫嚣?”

    青年扭头看着刘元,喝道:“老头儿,我管你是谁,今天这里我们包了,你们识趣点就赶紧滚到别的地方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他身后的卡宴车旁走出来几个穿黑衣戴墨镜的彪形大汉,腰间鼓鼓的,不知道是不是带着什么电棍之类的东西。

    见到这几个彪形大汉,刘元面不改色,再怎么说他也学了不少南疆蛊术,想要治这几个普通人还不是易如反掌。

    “我小子,我刘元在徽省这片,十个人至少都有一个认识我,你敢冒犯我,胆子真是够大的。”

    刘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摸出了一只黄色葫芦,似乎是准备放蛊出去。

    “刘元?是那个看风水的刘大师?”青年一愣,像是突然想了起来。

    刘元点点头:“没错,你现在既然认识我了,还不赶紧滚!”

    青年沉默了几秒钟,摇摇头:“不可能,就算你是刘大师,这地方也不能让。”

    “嗯?”

    闻言,刘元是彻底忍耐不住了,今天身后跟着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秦飞,现在一直被这个青年给缠住,心里烦得很,甚至想暗暗下杀手。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低喝一声,刚刚想动手,没想到半空中一道流光激射而来,径直对准刘元的手臂而去。

    噗。

    一声低低的轻响,刘元痛呼一声,捂着手臂,低头一看,只见手臂上出现一道蚊子叮咬般大小的血洞。

    “谁?”

    刘元猛地一抬头,看向远处的卡宴车旁,此时在那名高挑女孩的身边,站着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单手负在背后,眼神冷漠地看了过来。

    此刻中年人的手中,还把玩着一颗钢珠,似乎刚才那一击,就是他发出来的。

    “我劝你最好把你手中的葫芦收回去,否则下次我就不会打你的手,而是直接打你的脑袋。”

    中年人看到了刘元的目光,淡淡地说了一句。

    刘元脸色愕然,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有这样的实力,咬牙道:“你是修炼内劲的武者?”

    只有武者才有这种能力,用一颗小钢珠射过来,能将自己的手掌差点洞穿。

    那中年人道:“没错,看来你眼力不低,我们是从新加国来的,所以不想多生事端,还请你客气一些。”

    “算了,范少爷,我们就住普通的客房就行了,我不计较。”那个高挑女孩这时淡淡地说了一句。

    那个跟刘元对峙的青年闻言,狠狠地瞪了一下秦飞等人:“这次算你们运气好,下次再招惹小爷,把你们丢进巢湖喂鱼!”

    说完青年让客栈老板赶紧去开房,不再理睬秦飞等人。

    等秦飞几人住下之后,秦飞的房间中,刘元恭声对秦飞道:“秦大师,今晚上您将就休息一晚上,明天我们再出发去巢湖看看。”

    “嗯,你先别走。”

    秦飞点了点头,突然伸手叫回了刚刚准备退出去的刘元,伸手在他手掌上一弹。

    叮当。

    刘元手臂上的血洞,一颗银色小钢珠被逼了出来,掉落在地上弹了两下。

    “这个家伙的手段不错,足有内劲大成巅峰,他留下一颗钢珠,这钢珠上带着毒药,如果不及时取出,不消三天,你的整条手臂都会腐烂报销。”

    秦飞嗤笑一声,淡淡地笑道。

    刘元闻言,眼中的惊慌之色涌动,诧异道:“妈的这帮人这么毒?”

    秦飞点点头:“那个人如你所说,是修炼内劲的武者,而且是内劲大成巅峰的武者,你正面与他交锋,绝对十战九死!”

    刘元只是修习南疆蛊术和风水堪舆的小道士,碰到这种近身肉搏的武者,只要短时间内没用蛊术制住武者,被贴身后就再无机会。

    因为他们的肉身跟普通人一样脆弱,有的甚至还不如普通人,一旦武者挨上就是死。

    “不知道这帮外国人来华夏做什么,难不成有什么阴谋?也是为了那水怪来的?”刘元突然猜想道。

    秦飞摇摇头,毫不在意:“不用去管,只要他们不碍我的事,做什么由他们去就是了。”

    刚才那个中年人,实力充其量就和龙震天差不多,自己同样能够一掌拍死,根本不用过多地担心。

    “是!”刘元低头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而此时,秦飞将神识外放,恰好听到四楼上的谈话。

    401房间当中。

    高挑女孩和那中年人,以及范少都在。

    “博叔,那个老头不会找我们来报仇吧?”

    高挑女孩开口问道,这里毕竟是华夏,不是新加国,而且那个老头似乎像是这个地方的土霸王,凡事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紫凝小姐放心,在庐州,还没人敢动我范晓晨,那个老头敢做什么,我保证让他出不了徽省!”

    范少自信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他家在庐州也算有些势力,只要不是庐州市长出马,任何事几乎都能摆平。

    旁边的中年人似乎很是鄙视地看了一眼范少,内心对这种靠家中势力横行的年轻人看不起。

    他低声说道:“小姐,刚才那个老头不足为惧,我看他只会点华夏蛊术,身体根本脆弱得不堪一击。”

    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他有自信在五招之内把刘元给斩杀。

    “只是,那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让我有点看不透。”

    博叔顿了顿,又皱眉说道。

    高挑女孩疑惑道:“那个少年看起来平平无奇,博叔你怎么会这么说?”

    “因为我刚才发射毒银珠的时候,他的目光让我很不舒服,而且神情平静,丝毫不像一个普通青年该有的表情,但愿是我的错觉吧。”

    博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

    “我看那小子就是在装逼而已,实际上已经吓得不行了,他要真比黄师傅你厉害,怎么刚才不出手?”范少嗤笑一声道。博叔摇摇头:“但愿是我的错觉,好了,我们再确认一遍明天引诱那只水怪的计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