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准头

加入书签
    这一日,吃罢了午饭,吴驰再次点了五百兵士,准备随他一道前去骂人。

    忽听军营卫兵前来禀报,说营帐外有人求见。

    吴驰心中大喜,连忙随卫兵一道来到了军营门口。

    “上官,来的蛮快的嘛,我以为通知到你,你在马不停蹄赶来,说什么也要再过个三两天才能赶来呢。”

    上官飞云纳头便拜,并道:“属下等待掌门传唤,已经足足等了两年,故而,一得到掌门之令,立刻日夜兼程赶来,不敢有星点耽搁。”

    吴驰上前搀扶起上官飞云,道:“兄弟辛苦了,兄弟快快请起。”

    两声兄弟将上官飞云叫的是热泪盈眶,起身后,再次跪拜,道:“掌门当我是兄弟,我上官飞云定为掌门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你愿做驰门子弟,自然是我吴驰兄弟,好了,不必多礼了,随我去见老柴吧!”

    上官飞云明白,吴驰口中的老柴便是大周国太子柴荣。

    两年半前,那柴荣的发妻,可是死在了上官飞云的箭下。

    因而,听到吴驰说要见柴荣,那上官飞云不免有些紧张。

    “放心,有我在,老柴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再说,老柴这个人胸怀天下,不会那么小肚鸡肠的。”

    有了吴驰的包票,上官飞云稍稍安心,跟着吴驰,来到了柴荣的帅帐中。

    妻子刘惠儿被利箭射杀,至今已有两年另五个月,吴驰曾打包票说要在三个月之内将凶手擒来为嫂子报仇。可后来吴驰去了大唐,但再也没提起过此事。

    柴荣以天下为重,并未将此事太过放在心上,当初在边境上被袭之时,对那领头射箭之人便未能看清,两年多来,印象更是模糊。

    但见上官飞云虎背熊腰甚是威猛,柴荣惜才,自是满心欢喜,连忙赐座赐茶。

    却见上官飞云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叩首道:“罪将叩见太子。”

    初次见面,何罪之有?

    柴荣不由一怔。

    吴驰笑吟吟解释道:“此将名叫上官飞云,当初你我兄弟出访大唐,归来之时,便是他射杀了嫂子。”

    柴荣不由一惊,跌坐与帅椅之中。

    上官飞云五体伏地,不敢有丝毫动静。

    吴驰再道:“身为军人,理当领命主官,即便犯下大错,那也只能算作从罪。其事件之始作俑者,乃是大唐齐王李景遂,如今,李景遂已被我借李弘冀之剑而除之,也算是为你老柴报了仇。老柴,听兄弟一言,将此事掀过去吧!”

    柴荣脸色苍白,眼神犹豫不决,且久久不语。

    吴驰也没做进一步劝解,只是看着柴荣,等他做出最终的决断。

    过了许久,柴荣的脸色逐渐缓解过来,轻叹一声后,起身离坐,来到上官飞云身边,亲手将上官飞云搀扶起来。

    “我贤弟说得对,身为军人,理当服从军令,上官将军快请起身。”

    那上官飞云却是不敢。

    吴驰先是冲着柴荣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道:“老柴,你尚未原谅他,那他自然不敢起身咯。”

    柴荣道:“本是无罪之身,何谈原谅?”

    上官飞云双眼噙泪,高呼道:“罪将谢太子不杀之恩。”

    柴荣道:“我只想问将军一句,可愿为我大周效力?”

    上官飞云偷瞄了吴驰一眼,但见吴驰面带微笑微微颔首,于是道:“罪将愿追随太子,纵然是粉身碎骨,也定将在所不辞!”

    柴荣欣慰道:“大周能得如此猛将,实是天助。”转而又对吴驰道:“贤弟,你所等之人,可是上官将军?”

    吴驰点了点头,道:“正是!没有上官兄弟的穿云箭,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拿下对面的潼关呢!”

    柴荣回忆起当日被袭的景象,那上官飞云的穿云箭端的厉害,可是,单凭一人一弓数箭,又如何能攻得破固若金汤的潼关呢?

    柴荣有疑,上官飞云已是不解。

    吴驰笑了,问道:“上官兄弟,你以你那张千斤之弓,能将箭最远射出多少步?”

    上官飞云答道:“五百步亦可伤人!”

    吴驰摇头道:“我问的是最远,不求伤人。”

    上官飞云想了下,回道:“末将射过最远的箭,应有七百步,只是,尚未使劲全力。”

    吴驰喜道:“那若是在箭上绑缚一个一斤重的物什,你又能射出多少步呢?”

    上官飞云正色道:“末将从未尝试,心中估摸,应该可以射出两百步。”

    “两百步……”

    吴驰闭目思考。

    一连三天近十次与潼关之下骂人,吴驰已经将那一带的地形全都记在了心中。

    “老柴,吩咐人给上官将军备酒备饭,待上官将军吃饱喝足,随我一同试验,我需要的是精准的数据,而不能仅是简单的估摸。”

    任务在身,上官飞云滴酒不沾,只管着刚做好的烩面连吃了三大碗。

    吃饱了肚子,那上官飞云的一扫疲态,精神抖擞,背着他那张大弓,随着吴驰和柴荣来到了军营之外。

    “掌门,你要末将箭上绑缚什么物什?”

    吴驰从怀中摸出了一枚爆音弹。

    “就这玩意,上官兄弟还曾记得?”

    上官飞云茫然摇头。

    “上官兄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日在栖霞山头陀寺中,你和唐茅师兄弟三人,便是被这玩意给震晕的。”

    上官飞云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就这么个小东西居然有着如此巨大的威力。

    “掌门,这玩意圆咕隆咚的,不好绑缚啊!”

    吴驰叹道:“谁说不是呢,不过啊,办法总比困难多,哥们相信你能想到绑缚的好办法。”

    上官飞云反复琢磨,不断试验,终于找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来。

    用细绳索打个网兜,装入那枚爆音弹,然后再以绳索连接他的利箭,如此,虽对发射稍有影响,但尝试数次,上官飞云便找到了窍门。

    射程,也很快从百余步提升到了两百余步。

    “距离是够了,若是能在有些准头,那就更好了!”吴驰看在眼中,脸上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

    上官飞云道:“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定可掌握了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