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因祸得福

加入书签
    “嗯,好了。”虞嬛汐笑吟吟地点头,“也算是因祸得福吧,我在安平侯府门口被七皇子的人骗去,然后七皇子为了让我安静,又给我灌了一碗迷魂汤,把我从外面带进了皇宫里。我在皇宫里醒过来,见到你爹,病忽然就好了。”

    “都怪女儿无能,女儿当时就怀疑是商澈他们掳走了您和爹爹,可苦于没有证据,无法揭露他们,把你们救出来,害你们受苦了。”

    “这怎么能够怪你了,七皇子和熙和皇贵妃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们为了得到前南宁皇室的宝藏,无所不用其极,娘反而庆幸你没有找到我们,不然如果连你也被抓过去,娘可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起前南宁皇室的宝藏,程娇娥叹口气,庆幸道:“还好当初我被陛下他以侧妃的名义带回了京城,躲避掉了商澈的追捕,不然不知今日此时,咱们一家人是否还能够团聚。”

    提起商裕,虞嬛汐罕见地冷下脸,她看一眼已经往回走的连英,拉着程娇娥快速朝内院走,边走边不平道:

    “有些话娘要和你单独说。”

    程娇娥不敢问是什么话,只跟着她快速走进内院卧室里,虞嬛汐把卧室的门窗紧紧关闭,并排青韵在外头盯着,不要让任何人、尤其是连英接近后,把程娇娥拉到床边,问:

    “陛下他也知道南宁皇室宝藏的秘密,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程娇娥奇怪地看着虞嬛汐,“商澈是为了我爹身上的藏宝图,才利用魏祁,先是试图打入咱们家内部不成,然后才下狠手一把火烧了咱们家,趁乱把我爹带走的消息和原因,还是陛下他告诉我的。”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来荣城的目的是什么?”

    “说了,是为借军饷而来。咱们程家虽居住在荣城这个小地方,但富可敌国举国皆知,而天奕国库空虚、军饷匮乏,所以陛下他才到荣城,为借军饷而来。”

    “我的心肝儿!”虞嬛汐双手锤足哀叹一声,“娘就知道你被他欺蒙了!他既知道你爹身上有一份藏宝图,那么也一定知道南宁皇室宝藏的秘密,一份不要钱的宝藏、和另外要连本带利还的银两,如果换做是你,你会选哪个?”

    程娇娥一懵,难以置信地问,“娘,你的意思是说,陛下他也是为了咱们家的藏宝图,才到的荣城?”

    “不错!”

    “可是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在地牢里被关押的时候,你爹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他说,陛下他乍到荣城时,就私下里和他暗提过藏宝图的事,被他装糊涂插科打诨地蒙骗过去了,后来不知地,你竟然就和他搅和到了一起。”

    虞嬛汐没有说更多,可程娇娥不由地开始想多。

    如果他一开始到荣城,就不是为了借军饷、而是为了自家的藏宝图,那么他煞费苦心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到这儿,程娇娥不由心猛然一坠,直坠到冰窟里去。

    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只怕也是曲线救国,为了藏宝图把。

    程家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家会继承整个程家,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那一份残缺不全的藏宝图。

    所以商澈才会找上魏祁,利用魏祁和自己的婚约,让魏祁接近自己,准备一步步慢慢把程家吃空、将藏宝图找到……

    如果说上一世,魏祁是用感情蒙蔽了自己的双眼,那么这一世,商裕又何尝不是用感情把她拴住了呢?

    程娇娥越想越心寒,甚至连商裕当初主动提议,让自己假冒她的侧妃,跟着他一起回京,都变得耐人寻味起来,仿佛他对自己做过的一切都是有预谋一般。

    如果说刚刚程娇娥对商裕只有怨恨和不甘的话,在这一刻,她心里突然生出一堵墙来,这堵墙将商裕死死地挡在了她的心房之外。

    “娘……”她凄凄地喊了一声,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我好难受啊,娘。”

    “不难受,不难受。”虞嬛汐见她泪如雨下,心疼地连忙把她抱入怀里,同时替她悲戚道,“我的儿啊,我命苦的儿啊。只恨你爹把这些事告诉咱们太晚,倘若咱们早就知道他怀着和七皇子一样的心思来的荣城,何苦让你嫁给他呢?”

    如今嫁了,商裕又成了皇帝,除非商裕主动放人,不然一辈子,程娇娥都逃不开他了。

    程娇娥何尝不知,她抹着泪,想到和商裕之间的种种,不由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笑,本以为自己这一世找到了真心人,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过那悲惨的命运。

    万幸的是,她的父母还活着,她的家人还在。

    想到这儿,她把泪水抹干,强笑着宽慰虞嬛汐道:“没事的娘,我也想通了,不管他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对我真心与否,左右现在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不论我逃到哪儿都逃不开,不如坦然接受。”

    “您想啊,我在宫里做妃嫔也没有什么坏处,对不对?往后就没有人敢瞧不起您和爹爹了,等到弟弟出世,长大后考取功名,我也能够利用宫里的人脉为他铺路,让他顺风顺水地步入官途,咱们程家也算是再次光耀门楣了,对不对?”

    虞嬛汐能说什么,她自是不能说那些悲哀的话,往自己女儿伤口上撒盐,她只能苦笑着说:“你能想开就好,你能想开就好。娘也不图你给弟弟铺路,只要你能在后宫里好好地活着,那娘就心满意足了。”

    “一定会好好活着的。”程娇娥坚定地说道,“我还要伺候您和爹爹,还要给您二老养老送终,所以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

    “好。”虞嬛汐一抹泪,不忍再说下去,开始转移话题问:“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吃什么?娘亲自给你做。”

    “我想喝您炖的鸡汤了。”

    “好,我让厨房去宰只鸡。”

    说着,虞嬛汐推开房门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