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另有隐情

加入书签
    老爷子讲完之后,看了旺伯一眼,大声道:“这两个混蛋的命,是阿旺用命换来的,我不相信他们说的,阿旺怎么会对他们下手,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信!”

    说到这里,老爷子盯着旺伯道:“阿旺,你说,你有没有动手打他们!把事实说出来!没有人能够诬陷你,就算是我的孙子也不行!”

    老爷子说完这句话,就沉默了下来,一直看着旺伯,而厨房里的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投在了旺伯的身上。

    桃卫国和桃卫民兄弟的神情有些紧张,事情似乎有些脱离他们的掌控了。

    老爷子不相信他们,而相信旺伯,这是他们早就知道的,他们身上的伤也不过是个引子而已,他们的目的是将老爷子气死,但是,看老爷子这模样,估计是气不死了,那么他们的计划,算是废了。

    桃建党更是在心中暗骂,他倒是想要帮两个儿子的忙将自己的老爹给弄死,但是老爷子太精明了,身体没有出问题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敢随便冒头,不然的话,老爷子肯定会以为这也是他安排的,那么,他的麻烦就更大了。

    他现在好歹还保留四分之三的公司,算是还保留一半以上的实力,要是被两个儿子的事情一牵扯,估计他连一半的实力都保留不下来。

    而旺伯,早就因为老爷子的一心维护,而感动的热泪盈眶。

    他想要将事情说出,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并不知道有姚军在用内力帮老爷子控制身体。

    在他想来,桃卫民和桃卫国把事情越闹越大,如果他这时候向老爷子禀明了当晚的实情,老爷子发起脾气来,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

    而且老爷子惩罚他们的话,也会用其他的方法惩罚自己,这是老爷子当初在部队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旺伯追随了他那么多年,自然知道他的规矩。

    在旺伯的心里,老爷子刚刚提到他对桃家的恩情,还有所作的一切,但是,老爷子对旺伯的恩情又怎么会少呢?当年在部队的时候,旺伯就犯下过要命的大事,要不是老爷子的相救,旺伯也活不到现在。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老爷子退伍的时候,旺伯才会毫不犹豫地相随。

    为了老爷子的家庭和睦,旺伯其实已经做出了决定。

    “老爷,我让您失望了……”旺伯低眉顺目地说道,“两位少爷说的没错,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了,前晚确实是我忍受不了他们的骚扰,所以才出手教训了他们,还请老爷责罚!”

    老爷子一直盯着旺伯,对于这个旺伯忠心耿耿跟随他几十年的下属,他是非常了解,而且他对自己两个孙子也非常了解,他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旺伯做下的。

    他只是希望能够从他嘴里听出其他的答案来,哪知道跟他所想的那样,旺伯连一句辩解都没有,直接就承认了下来。

    “你还是那个老样子……”老爷子不禁一呆,心中流过一丝暖意,他明白旺伯为什么这么做,所以才会绝对温暖,所以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过了那么多年,现在的阿旺还是当年的模样。

    “爸,您听听,他现在都亲口承认了,这事肯定不会有假,阿旺,亏我平时见你对桃家那么忠心,以为你不会做出什么伤害桃家的事,哪知道你人前一套,人后又是一套,对我两个儿子下手这怎么重手!我今天……”张小小见旺伯承认了下来,看着自己儿子身上的伤势,她心疼的不行,心中气极,抄起灶台上的平底锅,朝旺伯砸了过去。

    桃建党已经看出了不对的地方,他想要阻止自己老婆的动作,却晚了一步。

    旺伯根本就不闪不避,闭目静待平底锅砸到他的脸上,但是,他终究是等不到的了。

    “住手!”眼见旺伯就要平底锅打中,姚军大喝一声,伸手挡住了平底锅,他的手紧紧握在锅沿上。

    张小小想要将平底锅从姚军手中拨出来,哪知道她使出浑身的力气,却怎么也拨不出。

    还因为使用了太大的力气导致她现在面红耳赤。

    发现实在是没有办法挣脱后,张小小开始像个泼妇一样大叫道:“臭小子,这是我们桃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凑什么热闹,给我让开!”

    姚军没有理会张小小,而是深深地看了旺伯一眼,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旺伯居然不愿意说出实情,直接承认下了这件事,真是……

    用心良苦啊!

    但是姚军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旺伯受到莫须有的冤屈,所以他对老爷子道:“外公,您听我说,其实我……”

    “孙姑爷,你不用替我开脱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非常感谢你,不过这事情就是我做的,我甘愿承担这个责任!”姚军的话刚开口,就被旺伯给打断了。

    “旺伯,你……”姚军不深深地看了旺伯一眼,却见旺伯目光中带着几分祈求。

    这眼神,姚军很熟悉。

    当初,姚军救下旺伯的时候,旺伯还请求他不要将这事告诉老爷子的时候,旺伯也是这样的眼神。

    虽然他更想要说出真相,但是在旺伯的眼神面前,姚军暗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旺伯都到这个地步了,却仍然想着老爷子一家的和谐,宁愿自己背负委屈。

    他这样的做法有些可笑,但是姚军笑不出来,他只觉得旺伯现在所做的,是非常可敬的。

    “姚军,你想要说什么?”老爷子深深地看了姚军一眼,用眼神告诉姚军,让他将话说下去。

    果然,老爷子也看出了旺伯的意思。

    从头到尾,老爷子就没有相信两个孙子说的话,他一直都是信任旺伯的。

    但是,他不能够这么直接粗暴的说出直接的看法,应该旺伯不会愿意接受,所以,姚军就成为了不错的一个突破口,借姚军的嘴,老爷子能够在维护旺伯自尊和忠心的同时,给他两个孙子一点点的教训。

    “是的,外公,我想,这事情是不是还另有隐情呢。”姚军看了旺伯一眼,就算是不说出实情,他也能说出一些破绽来,而且是非常明显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