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三章 地下路线

加入书签
    ();     米嘉派了很多人去溶洞里面探测道路,把里面的情况基本都探清楚了。问题是这些地下溶洞里面还有暗河。

    暗河的情况很复杂,要探索很困难。潜水本来就难,洞穴潜水又比普通潜水困难百倍,拥有洞穴潜水证的人都没几个。

    龙津本地是找不到人的,连省城都没有,得去发达的大城市才有。请回来人家干活倒是很卖力,问题是地方太大,只能一个个地方慢慢来。

    到现在过了这么久,连一个角落都没探测完。从这张地图来看,所有的地下洞穴,都可以互通的。

    当然,有了地图不意味着一定要按照地图走。过了这么多年,谁知道下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按图索骥,总比自己慢慢摸索要快。米同利用这些洞穴是用来走私的,肯定不会去太危险的地方,要不然还不如在上面山林里走呢。

    “你先签名吧。”胡大志拿出一份合同来。

    “签了名就可以出去吗?”麦大爷问。

    “你现在就可以出去,又没人拦你。”胡大志没好气的说,“你签了名,我们给你分房子,让你在外面有地方住,比你这破烂房子强多了。”

    “我没什么钱的。”麦大爷说。

    “没关系,你是孤寡老人,有补贴。再说我们是亲戚,怎么也得多照顾。”米嘉说。

    “我的意思是说,出去了,能不能……找个老伴啊?”麦大爷很是不好意思的问。

    “这个啊,当然可以啊。”胡大志说,“现在这种事很平常的。”

    “那就好,那就好。”麦大爷立即打包好东西,“我们马上就走吗?”

    “签了名马上走吧。”胡大志说。

    “这里这么多蔬菜瓜果怎么办?要不还是过几天……”麦大爷有些顾虑。

    “都不要了吧。”米嘉说,“吃的外面多得是。”

    “那就走吧。”麦大爷说。

    一路下山,麦大爷走着走着,回头看了一眼,心里很是惊慌。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

    下了山,上了车,麦大爷看着车子,有些畏缩。

    “上车啊。”米嘉说,“我们开车过去。”

    “从来没坐过这么好的车。”麦大爷说。

    “也不是什么好车。”米嘉说。

    今天开的是一辆越野车,的确不是什么好车。这种地方地形太崎岖,开豪车也没用。

    “上回我坐车,还是十几年前,坐的拖拉机。”麦大爷苦笑。

    车子发动起来,一路开下去。乡政府附近充满了狂欢的气氛,到处张灯结彩,炮仗此起彼落。

    乡政府唯一一家餐厅挤满了人,还有很多做宴会餐饮的流动师傅也跑过来,客人也不少。

    “好热闹啊。”麦大爷说。

    “他们都签了名,就等着搬迁。”胡大志说。

    “也没这么快,房子再怎么也要半年以后才能修好。”米嘉说。

    “要半年啊?”麦大爷说。

    “你不同,你先到我家去住。”米嘉说。

    “那太麻烦了吧。”麦大爷说。

    “不麻烦,我家里地方大得很。”米嘉说。

    很快到了大桥村,现在已经改名叫做大桥镇了。村委会也挂了个新牌子,变成大桥镇镇政府。

    米嘉没有停留,而是长驱直入,到了一栋两层的小楼旁。这儿是米老太爷家。

    米老太爷见到米嘉,问:“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我发现了我们米家遗落的分支族人!”米嘉说。

    “遗落的族人?”米老太爷一愣。

    米嘉说出来的时候不觉得什么,说完了一品味,好像也太中二了。遗落的分支,隐秘族人,好像什么三流网络游戏要开新种族一样。

    “老太爷,这位是麦大爷。”米嘉介绍说,“他是神仙洞乡无名山人。”

    “还是个小年轻嘛,大什么爷。”米老太爷不以为然。

    麦大爷年近七十,在别人面前可以从长辈,在上百岁的米老太爷跟前,只能算年轻人。

    “麦大爷,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米老太爷。”

    “老太爷好。”麦大爷畏畏缩缩的说,“小名阿孔,不敢叫大爷。”

    “阿孔你不是姓麦的嘛?怎么说是我们米家的遗落族人?”米老太爷问。

    “我祖上传下来,说我们家本来不姓麦,因为造反,改了姓名隐居在无名山。”麦阿孔说。

    “原来是这样,那倒的确很有可能。整个龙津,也只有我们米同老祖造过反。其他人都没有这个魄力。”米老太爷说,“可是要入族谱的话,光是这么个传说不够。”

    “还有这个。”米嘉拿出麦阿孔的书。

    “这是什么啊?”米老太爷翻看一看,“好像是……古书。”

    “这是我们米家秘传的驯养老虎之法!”米嘉说,“你看这上面的人,就是穿着老虎皮衣的。我们米同老祖也是穿着老虎皮衣去走私盐,这老虎皮衣的实物,一直在小坑村传承。上次我给老太爷那个。”

    “对啊!我看过的。”米老太爷仔细看,“真是穿着老虎皮呢!”

    “对啊,这上面还有地图。”米嘉说,“是地下溶洞的地图。你看这儿,这个船字就是船老古山,这个神字应该就是神仙洞,还有这个小坑,应该就是小坑村。”

    “就是这个啊,真是太好了,又找到了祖先的遗物。”米老太爷老泪纵横。

    “这份东西流传下来,其实可以东山再起的,可惜就是传承出了问题,麦大爷家里忘记了初衷,一直恪守祖训,在无名山隐姓埋名。”米嘉说。

    “真是可惜,要是尽早恢复走私盐的话,说不定我们米家早就复兴了。”米老太爷说。

    “那我也不会一辈子呆在无名山,连媳妇都娶不上。”麦阿孔长吁短叹。

    “也说不定被官府发现,抓去砍头。”米嘉说。

    “等到清朝灭亡再做就行了吗。”米老太爷说。

    “清朝灭亡的时候,走私盐可赚不了钱。”米嘉说,“那时候得走鸦片,就变成毒品贩子了,等解放了被人抓起来枪毙。”

    “这倒也是。”米老太爷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对对,焉知非福。”麦阿孔说。

    “既然是本家兄弟,你怎么打算呢?”米老太爷问。

    “我孤身一人,也没什么打算。”麦阿孔说。

    “孤身一人?没有老婆孩子吗?”米老太爷问。

    “没有啊。”麦阿孔很惭愧,“我们家的祖训,要呆在无名山,绝对不可以离开。以前谈过一个媳妇,看我们家这么远这么穷就跑了。”

    “可惜。”米老太爷说,“既然如此,不如你改回米姓,认祖归宗,我们给你说一家媳妇,再找个米家的子弟过继给你,让你死后也能入祖坟,不至于孤苦无依。”

    “这样也好。”麦阿孔答应下来。

    “那你这本书,就捐给米家了。”米老太爷说。

    “我留着本来也没用。”麦阿孔说,“要是有用的话,那就拿去把。”

    有了这本书,米嘉终于可以把米同的一声勾勒出来。他从小志向远大,想要恢复家族荣光,刻苦读书,写字画画,可惜没考中秀才,只好去走私盐。

    走私盐他也不走寻常路,穿上老虎皮,化妆成老虎,走地下溶洞,基本万无一失。

    要是碰上官兵围剿,直接把真老虎放出来,官兵自然会退走。平时还可以带着老虎一起走私,大大减轻野外的危险。

    走私盐累积了一定身家,又碰上大水灾,数万灾民流离失所,官府置之不理。于是米同拿出钱来,买了粮食来赈灾。

    县令谋夺这批粮食,米同一怒之下造反。攻破县城之后,退入山林当中,安排子弟改名换姓躲避。

    一部分留在小坑村,一部分去到神仙洞乡无名山隐居,同时把老虎皮衣和技巧本领都记了下来,分别传下去。

    “对了,祖上还传下来其他东西吗?”米嘉问。

    “传了不少东西下来,不过这么多年都坏掉了。”麦阿孔说,“到我这一代,只剩下这本书。”

    “如果你想起还有什么东西,随时来找我。”米嘉说。

    “好吧。”麦阿孔说。

    米嘉拿着书翻来翻去,上面的字实在是太潦草了,米嘉花了吃奶的劲也看不出来。

    不过没关系,可以找专家。正好张弓已经来了,米嘉立即联络了他,把书一页一页拍照送过去。

    “这个字写得很差,明显是没练过字的人写的。”张弓一看就下了结论,“不是米同的手笔。”

    “不是米同啊。”米嘉有些失望,“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我看看啊。”张弓说,“咦,这倒是有些意思。”

    “什么意思?”米嘉赶紧问。

    “作者自称是米同的儿子,叫做米发。米同造反失败以后,害怕官兵把他们家一网打尽,全家处死,所以让米发带着老婆儿子在无名山隐居。还让米发的儿子改姓,装作互不认识。”张弓说。

    “对,没错,是这样的。”米嘉说。

    “至于留在小坑村那些儿子,就没法子了,要是被官府查出来杀了,只能怨他们命不好。”张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