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叛乱

加入书签
    四大天君看着如同灭世巨神一般杀来的烛江。

    “没有时间了,先合力一试,我就不信,我们四个空逆天君中有三个与他同境的,这样的力量加起来还拦不住他!”

    季罗天君怒喝一声,一马当先,守在了罗浮天外。

    这是罗浮界最核心的地方,也是最高的所在,烛江若想离开此界,必须从此出!

    其他三位女、老、少天君也是清楚这个时候想什么对策都来不及,只能硬碰硬的试试上看看能不能合他四人之力阻上一阻。

    男天君季罗率先出现在了混沌海的上方。

    他在无限高大的巨神烛江面前,渺小的连一粒尘中尘都算不上。

    可是,就是这么渺小的一位天君,此刻一挥手。

    一整座罗浮大界,都好像开始摇晃。

    空间的波动开始缓慢,直至于无。

    但一切物质的运动都被强行阻止了。

    烛江身上忽然如被灌上了铅,一动不动。

    就这样一个渺小如尘般的人,竟然强行阻止了一位九重祖神的步伐。

    但是,仅仅只有一息。

    季罗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头上青筋暴跳。

    同时一只手朝前按去的动作也开始颤抖。

    那股能够撕裂一切的力量,让他根本力不能怠,才只阻止了一息,就已经快要扛不住。

    这一刻的他,终于理解当年与烛江大战的父亲,该是如何的压力。

    “要死,你也得给本君乖乖死在这一界,休想离开此界半步,休想叛离罗浮!”季罗眼睛通红,尤其眼前这人还是他的杀父仇人,就算拼尽一切,也不可能让他离开!!

    但差距就是差距。

    混沌海翻涌。

    烛江的力量轻易挣脱。

    咔啪~

    啪!

    嘭!

    好似亿万千线崩裂,那是无数空间道则的崩裂声。

    季罗嘶吼吐血,飞快倒退。

    烛江往前跨出一步,一股横扫一切的力量由足下荡出。

    他语气之中有些冷笑:“原来是故人之后,季融老贼当初自不量力,要阻吾路,死在吾手,几十万年过去,没想到他这儿子,也是一样的愚蠢!”

    “罗浮已走,谁又是我敌?敢阻路者,那便死。”

    罗浮界内的最强祖神,出世之后第一次主动出手,要想当年斩杀老天君一样,斩杀这位青年天君。

    季罗天君只阻挡了烛江一息后,已然陷危。

    那席卷一切的烛江神力,好似狂风暴雨要淹没一朵小火苗。

    然而就在这一时刻。

    三道比季罗只强不弱的气息,及时来援,正是清灵天君、金鹏老天君,以及勒弥小天君。

    刹那之间,罗浮大界出现了无数通天刃光,洒落向了那位巨神,都是空间道则织就而成的神光。

    一缕缕鲜红的气血出现了。

    烛江冷哼一声,居然受伤。

    他躯体之上尽是密密麻麻的血痕,无情神目扫向了杀来的老道,嘴角略微浮现不屑:“金鹏老儿是你啊,当年手下留情让你苟活到现在,未想到现在算上你,罗浮手下竟然多出了四位天君。”

    说话之间,他一掌斜切出去,好似要拍爆宇宙一般,掌落之处,是力量极致的体现,不论是混沌气、还是元质、法则、道术……

    一切的一切,在这只手掌下都只有消亡二字。

    一掌之下,还未触及金鹏之体,无边的混沌就已经被打出了一片什么都没有的空白。

    金鹏老天君面色惊变,他在这一掌之下,宛若泰山压顶,自身的一切气机被锁定,巅峰的空间道则都被压制在了体内,让他难能在这一掌之下空间虚化脱身,只能硬承受。

    老天君面色已经惨白,做好了在这一掌之下失去半条命的准备。

    时间都似乎变得慢了。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一柄通天巨剑从上方朝着这只神掌斩了过来,是帮手来救援。

    烛江眉色一动,似乎发现了这一剑之中不同寻常的东西:“除了空间外道之外,竟还有自身大道,这是一个内外双修的女子。”

    他面色阴沉了下来,似乎极其不悦,掌势一翻,舍弃了金鹏老天君,拍向了清灵天君的一剑。

    烛江心中有了强烈的情绪波动,似乎这种内外双修的人,让他很是厌恶。

    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说有那么一丝丝的嫉妒。

    他走祖神路,走到界内的九重巅峰,若想再进一步,就必须打破这一界,难如登天。

    然而,道果系修士却可以通过修道则,只要不断领悟,将道果凝练至圆满,虽然同样不好走,但总有一线晋升的希望。

    道果系的天君到了空逆圆满境界,就有望再进一步突破到掌岁,但是这一关也是困住了古来不少天君,久而久之,修士们发现最后能够突破天君到大尊的,除了掌握空间道则之外,自身也都孕育出了一种强大道意。

    空间道则属于宇宙本源大道,天君们只是掌握,并非自己的东西,是以乃是外道。唯有自己道心之中孕育出来的大道,才是自己的东西,可称之为己道。是以内外双修,便是古今强者的证明。

    烛江没想到在罗浮界中竟能够发现一个有掌岁大尊潜力的女子,这让他想起自己突破中千之限的艰难,不由得杀心大起。

    清灵天君本为救援金鹏老天君而来,却不想自己居然会引动烛江如此大的杀意。

    那一柄道心凝结而成的玄天道剑,被烛江眼泛凶光一击拍中。

    咔嚓嚓!!

    千万片道芒飞舞,化成道雨落下。

    清灵天君好似被伤到了根本,大口咳血,面色惨白如纸,惊惧着飞速闪身。

    她受了重创。

    不过,金鹏天君被清灵天君这一剑所救,总算从那一掌下脱身。

    老天君脱身后,急忙大喝:“他已经达到力之极致,我们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是他对手,唯有共同祭出空间道果,以这罗浮大界的东、西、南、北的空间大道联合起来,才可和他一拼。”

    才番试探,就让他与季罗险些从死亡边缘走过,清灵更是道心被一掌拍碎,金鹏作为最为年老的天君,经过思考终于作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听到这一语,清灵天君眸光清冷,抹去嘴角鲜血,速速飞向了罗浮大界的一方,准备引无量空间大道之力,来对付烛江。

    季罗和勒弥也不敢怠慢,迅速依言行事。

    烛江却是冷笑一声,“金鹏你太过自以为是,就凭你们四个的空间大道,太嫩了。”

    四人分掌罗浮大界四域空间,此刻同时以天君权柄祭出大道,相当于整个罗浮大界的无量空间大道,都为他们所掌控。

    一界大空之力出现。

    混沌海之中。

    一张张的透明镜面困在了烛江的周围。

    无量大道发力,似乎要将这尊远古凶神化入微尘,捻做平面。

    烛江感受到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迫,好似一个包袱皮将自己包在了里面,要打包带走,他确实体会到了压力。

    但不过一瞬间,他面色浮现一丝狰狞,眨眼就消失在了混沌海之中。

    四大天君失神,烛江还没有被空间大道封印,怎么会消失。

    “小心!!”清灵忽然大喝一声。

    然而随即混沌海之中就响起了清脆的爆响,好似一张张琉璃镜面被打破的声音。

    那是一个与他们的一般大小的身影。

    烛江化去了巨神本相,以常人形态出现,速度有了逆天般的增长。

    祖神的修行就是力量,是以大战之中的杀伐手段也纯粹单一,就是可怕的极致速度和力量,拳拳到肉,以力量打破一切。

    嘭!!

    金鹏老天君被烛江一拳轰在了身上,无穷无尽的神力在他体内爆炸了出来,将他的内脏、骨骼一瞬间就炸的一干二净,甚至连血液、元气,更微弱的本源粒子都一颗颗的被打的爆炸了,永久的消失。

    “啊!“金鹏的元神在虚空之中惨嚎一声。

    不过,他的身躯迅速在空间之中重组复活,出现了新的躯体。

    烛江面露凶色,眼绽寒芒。

    他已经发现了,这四位天君现在身合罗浮界的空间权柄,不将罗浮界都打的消失,或者将四人同时杀死,他们都可以通过另外三人以空间道果在虚空中重新现身。

    修炼道果到了最后,越强越难杀并非虚言。

    烛江无法杀死四人,似乎真的被渐渐阻拦住了。

    随之,金鹏重新复活后,四大天君再度合力,以罗浮空间大道压制而来。

    混沌海上方的战斗惨烈之极,四大天君接二连三的被打爆,却因为他们同气连枝,可以不停的从虚空中重生,虽然代价惨痛,却总算是拦住了烛江。

    他们身为此界天君,肩负守护一界重任,烛江现在不光是要自己打出罗浮,还要带领界内的祖神一脉全都叛离,若是被他成功,四大天君怎么有颜面对罗浮大尊交代。

    大战之中。

    四大天君也给打出来真火,每人脸上开始出现怒色。

    季罗想起杀父之仇,更是忍不住开始喝骂:

    “烛江,你生在罗浮,长在罗浮,修成九重祖神时候几乎吞噬了罗浮一半的本源,你的一切都是罗浮给你的,不思报答,却还要进一步打破此界,更要带着其他人一起叛乱,真是狼心狗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