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周丹、道果、不朽药

加入书签
    “帝炁、武祖,厉害啊,俩都是大佬。”

    阮思雪也带上了蓝星的口癖,估计是游戏玩多了,经常听见有人对骂吧:“还有谁?”

    “还有两个,一个叫沐秋白,另一个,好像叫白镜玄,后面那个我不认识,前面那个,似乎是传三友祖师爷。”

    “什么?”

    阮思雪似乎认识这两人:“沐秋白竟然也是你?还有,还有白镜玄,怎么连他都是。。。。。。”

    “雪姐,你认识白镜玄和沐秋白?”

    “沐秋白我不认识,”阮思雪说:“他在仙焉之初就死了,是200万年前的人,而我出生时,已经是仙焉末期。”

    阮思雪也属于转生过的大佬,陌上花陨落,然后成了她,而那个时期,正是仙焉快结束的时候,也是山海官文明之前。按照嬴姐姐的说法,当时正值诸国战乱,百家争鸣,很多山海官祖师爷,都是在那个四十万年里崛起的。

    “那就是认识白镜玄咯?”

    “也不算认识。”阮思雪:“但我真没想到,你是他的转世,我还以为他已经彻底消失了,没想到,竟然还存在。”

    “额,四姐你这话说的。”

    好歹是秦轩的前世之一,相当于秦轩的三魂七魄,虽然不准确,但大概可以这么理解,你说他,其实也相当于说秦轩了。

    “轩小弟你以后最好别告诉别人自己的前世是白镜玄。”

    “为什么?”

    秦轩问道:“他仇人很多?”

    “相当的多,几乎遍地都是,甚至连我,都可以说跟他有点仇。”

    “四姐你都有?”

    “放心,不关你的事,而且也只是小矛盾,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阮思雪:“但这只是我,而其他人,恐怕有很多都跟白镜玄是不死不休的状态,一旦被人知晓你的身份,人家估计会扑上来,找你报仇。”

    “但我不只是白镜玄转世啊。”

    “人家只认白镜玄,不认帝炁,还有其他人,总之,这事不能说就对了。”

    秦轩选择听阮思雪的话,毕竟雪姐很认真,不是开玩笑的:‘白镜玄你是造了多大的孽啊,死了还被人盯着,连带着我都被你给坑了。’

    帝炁的名头,都填不了这坑,你觉得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

    “不过轩小弟你到底是谁啊,怎么,怎么这些人,都是你的前世?”

    阮思雪不明所以,因为无论是武祖,还是帝炁、沐秋白、白镜玄,无一例外,都是一个时代的巅峰,是旷世强者。

    只是阮思雪没有跟他们处在同一个时代,不理解这几人的可怕,武祖和帝炁,她是没什么概念的,因为没感念,所以无所畏惧。毕竟,陌上花也没有见过武祖,而帝炁时代,陌上花又已经陨落。

    沐秋白早于阮思雪,而白镜玄时期,阮思雪早已功成名就,对她来说,白镜玄只是个小辈,不值一提。

    “话说,四姐你和白镜玄,有什么仇怨?我怎么说也是他的转世,如果是我的不对,那我代他向你道歉好了。”

    “不必,也不是什么大事。”

    阮思雪不喜欢的是白镜玄,但秦轩,她却非常喜欢,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她估计,应该是除了白镜玄的其他因素,就像一个果子,核心是苦的,但别的地方很甜,很好吃,所以阮思雪喜欢这果子:“白镜玄曾寻找过一个宝物,恰好当时,那宝物就在我的手里。”

    “于是他问你要?”

    “是抢!”

    “卧槽!”

    秦轩瞬间就觉得白镜玄不是好人了,阮思雪不是那种会遮掩的人,她性子极为直爽,说一不二,是什么就是什么,从不弄虚作假。

    所以阮思雪说抢,百分百是强,而她对白镜玄的描述,估计也不会有多少偏差。

    “我跟他没有任何交情,也不可能有交情。”

    阮思雪说:“那是大概20万年前,我已然修行百万多年,早已得道,而他,就是个二十来岁的小鬼。”

    一个不过20多岁的小屁孩,竟然敢从阮思雪手上抢东西,这不是作死吗?

    然而,结果却出乎秦轩的预料:“然后,他就把那件宝物,抢走了。”

    “抢走了?!”

    秦轩:“不是,怎么就被抢走了呢?四姐你那么厉害,剧情不应该是你把他打了一顿,然后丢出去吗?”

    “这就是我和他的仇。”

    阮思雪说:“白镜玄这人,极为古怪,明明修为境界不高,却极其能打,哦,这话说的不对,他是你的前世,应该说轩小弟你以前特别的古怪。”

    听这话,秦轩脸色一黑,尴尬的说道:“分开吧,他是他,我是我,你讨厌他尽管讨厌,别讨厌我就行了。”

    “然后呢,怎么个古怪法?”

    “我也说不清。”阮思雪说:“简单来说就是,越战越战,而且是毫无根据的莫名的强大,我也不是敌不过他,他的目的明确,就是想抢那宝物,而且一抢到手,没有半分犹豫,转身就跑,浑然没半点强者的气节,任凭我如何侮辱、咒骂,他都不回头跟我一战。”

    所以说,白镜玄不是打败了阮思雪,只是抢走了她的东西,然后跑了。

    “其实这事你不必问我,你问梵尊,这天底下几乎就没多少他不知道的东西,谁的身份,谁的来历,谁又有多大本事,该如何对付,他比谁都清楚。”

    “梵尊?”

    秦轩看向梵释帝,阮思雪打趣道:“又是不可说?”

    “呵。”

    梵释帝微微一笑,对着阮思雪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无奈,但还是说道:“可说,没什么不可说的。”

    “但在说之前,秦小哥,不知你可晓得,这天地间的三宝吗?”

    “额。。。”

    秦轩:“红花白藕青莲叶,还是精气神?”

    “不不不,不是这三宝,我说的是,另外的三宝。”

    “周丹、道果,还有不朽药?”

    嬴姐姐和阮思雪似乎都知道这个,异口同声的说道:遗石传说?”

    “不错,正是这三宝。”

    梵释帝说:“周丹、道果、不朽药,周丹只有其一,不朽药仅存两份,道果则有三颗,那白镜玄之所以那么厉害,就是因为这三宝中,不朽药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