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3章 又是害人精

加入书签
    “余飞啊,老总现在可不好找。”

    欧凯光无奈地道:“我找他都是动用了特殊手段,而且还是电话联系,你找他什么事吗?”

    余飞想了下:“既然联系不到,那就算了。”

    “你是想将这事报他?”

    欧凯光猜出了余飞的用意。

    “目前来说,只有他最合适了,而且我也只相信他。”

    余飞认真地道。

    欧凯光却是沉默半响:“余飞啊,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

    这话让余飞愣了愣:“什么意思?”

    欧凯光摆摆手:“没什么意思,只是,人都是会变的。”

    “啊?”

    余飞狠狠揉了揉额头。

    “当然,也有可能,老总他现在也有他的难处,我们也不好去麻烦他,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你懂的。”

    欧凯光接着补充解释。

    余飞点头:“我懂了。

    那我就没法帮你了,接下来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余飞一挥手,潇洒告别离去。

    看着余飞离去的背影,欧凯光低低一叹,随后也转身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再次回到自家楼下,准备上楼时,却在楼道口看到一个人影。

    楼道口路灯光线下,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站在凄冷的夜风中,正在呆呆望着某处。

    欧凯光走近一看,不由得一愣:“小罗,你怎么还没睡,大晚上的站在这里干什么?”

    站在那里的不是别人,正是罗妞妞,现在的落月羞。

    落月羞现在已经成了欧凯光家的一份子,一直住欧凯光家里,和欧凯光的女儿欧晶晶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

    听到欧凯光的问话声,落月羞转过身,那娇艳的容颜上带着一抹哀伤,眼里似乎有泪痕。

    她就那么站在昏暗的路灯光下,略显几分凄美。

    欧凯光心头不由得一痛,急忙上前柔声道:“孩子,回去休息吧。”

    “他来了,是吗?”

    女子问出这一声,好像带着哭泣。

    欧凯光浑身一僵,他知道落月羞口中的“他”是谁。

    “唉……。”

    欧凯光一声叹:“妞妞啊,都过去这么久了,忘了他吧。”

    欧凯光也很无奈啊,说好的时间是治疗感情伤口最好的良药呢,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可这孩子不但没有忘记余飞的样子,反而这痴恋越来越严重了呢。

    这性格太像她母亲了啊。

    欧凯光真担心有一天,这丫头会像她母亲那样,因为情感受挫从高楼上跳下,然后香消玉殒。

    更担心的是,现在搞娱乐圈里不时爆出抑郁症这东西,万一这孩子一个想不开,也抑郁了,那就问题严重了。

    落月羞抬手擦了擦泪痕:“欧叔叔,我也想忘记,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我……,呜呜……。”

    无助的女孩突然蹲在地上,以手捂面,伤心地哭泣。

    “我也不想,可是我没法控制自己,我怎么办,该怎么办啊,呜呜……。”

    落月羞这一哭,欧凯光六神无主了,他可不懂得怎么安抚女人哭泣。

    正在这时,楼上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救星来了,是欧凯光的女儿欧晶晶。

    欧晶晶本来起夜,却发现落月羞的卧室门是开着的,里面亮着灯却没人,然后她又听到楼下似乎有什么动静。

    于是她赶紧出来,恰好听到了落月羞的哭泣,于是急匆匆下来询问。

    当她看到落月羞和欧凯光站在楼道口时,不由得一愣:“罗姐,爸,你们,你们这是……,爸,你欺负罗姐了?”

    欧凯光满脸发黑,白眼直翻:“说什么呢你?”

    “那,那你们这是……。”

    欧晶晶有点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唉,先扶你罗姐进去,进屋再说。”

    欧凯光叹道。

    “哦,好吧。”

    欧晶晶只好带着疑惑,按照吩咐将落月羞扶起上楼。

    三个人进屋后,欧母也被吵醒了,赶紧出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欧凯光无奈了,没想到今晚这么一整,全家都被吵醒了。

    这怪谁呢,都怪余飞那个害人精啊。

    “爸,现在你可以说怎么回事了吧?”

    欧晶晶将落月羞安抚在沙发上,然后一脸严肃地质问老欧,好像老欧真欺负了落月羞似的。

    “对啊,大晚上的,你们这是……。”

    欧母也不客气了:“老欧,你必须把话说清楚。”

    这对母女大有对欧凯光三堂会审的架势。

    “阿姨,晶晶,不关欧叔叔的事,都是我的错,我,我不该这么不争气,我……,呜……。”

    落月羞悲从心头起,再一次泣不成声。

    老欧委屈得眉头皱成一团,他招谁惹谁了,这找谁说理去,必须得找余飞说理去。

    “唉……。”

    一声无奈的叹息:“刚才余飞那小子来过了。”

    “余飞?”

    欧晶晶夸张尖叫。

    对余飞这个人,因为落月羞的问题,欧家人都知道了。

    就是这个害人精,害得他们家妞妞经常伤心欲绝,以泪洗面,不是好东西。

    “又是那个害人精啊。”

    欧母怒了:“老欧,他在哪,我们家妞妞多好的女孩子啊,他竟然把人家伤害成这样,我得找他说道说道去。”

    老欧一瞪眼:“你别瞎掺和了啊,这事你别管。”

    “哎,我这怎么叫瞎掺和呢,你忍心妞妞这么伤心过日子啊,反正我是心疼。”

    欧母叉着腰,很是恼火:“你们这些男人,总是见一个爱一个然后伤害一个,没一个好东西。”

    “不是,孩子他妈,你怎么冲我……,那什么,我什么时候见一个爱一个了,你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挚爱。”

    欧凯光信誓旦旦地道。

    “是吗?

    你确定!”

    欧母眼神犀利,死死盯着欧凯光,盯得欧凯光心里有些发虚。

    她是唯一挚爱,那么当初出妞妞的母亲是怎么回事?

    老欧没底气啊。

    “行了行了。”

    欧凯光烦躁地一挥手:“这事啊,以后再说,现在这么晚了,我也累了,大家早点休息吧。

    再说,人家余飞已经走了,这大晚上的你上哪找他去。”

    “爸,他真来了?”

    欧晶晶咬着牙,眼里寒光闪闪,有杀气释放。

    她和罗妞妞是无话不说,无事不说的好姐妹,也是和罗妞妞最亲密的人,对罗妞妞的“受伤”那是体会最为深刻,所以也最提罗妞妞打抱不平。

    “这个混蛋,我非狠狠收拾他不可。”

    欧晶晶那是咬牙切齿,目露凶光。

    “额……。”

    老欧直冒汗,这对母女都发什么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