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节:都给切了!

加入书签
    陈婉娴等了这么一晚上,主要等的就是沈欢的这个小品节目,所以她也就是愣了一下,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节目本身上。

    春晚主持人在串联这种喜剧类小品节目的时候,串台词多少会对小品的内容提及一下,以此来自然地串出节目,这也使得观众们在节目开始前,就对该小品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可是沈欢的这个《卖拐》却是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春晚主持人在串《卖拐》的时候,对于小品的内容并没有多做提及,仅仅只是把演员名字和节目名称串了一下,就直接提进节目里来了,这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对于这个《卖拐》很是摸不着头脑,节目开始了也基本不知道这小品的大致内容到底是什么。

    不过随着第一幕戏中沈欢和宋一俩人的对角戏,大家也都对于这个故事明白了来龙去脉,知道这是沈欢打了一副拐出来、想要找人卖了的故事。而沈欢和宋一的夫妻身份,两人的性格特点,也都在第一幕戏中通过两人的表演和台词交代了个清楚。

    陈婉娴看沈欢那就自带偶像滤镜,觉得到目前为止都还挺好。

    陈父陈母对于沈欢这个明星有先提好感,再加上《卖拐》的第一幕戏已经达到了春晚普遍演出水准,所以也觉得不错,小伙子真是多才多艺。

    桑羊狄却是觉得有些失望。

    没错,在他看来,《卖拐》到目前为止确实专业,及得上春晚小品的普遍水准了,证明了沈欢这个集歌手、导演、演员、大才子等多重身份于一身的全栖艺人在喜剧小品领域也是同样专业,可是这还不够啊。

    他被女朋友带入坑,现在也是沈欢的粉丝了。

    虽说比起陈婉娴来,他这个粉丝要理智很多,但是架不住沈欢给人的期望值高啊!

    当人们觉得沈欢是一个歌手的时候,这家伙硬要拍电视剧。大家都不看好他这玩票性质的举动,结果这家伙直接拍出个几年内都具有顶尖影响力的爆款来;

    当人们接受了沈欢电视剧、乐坛双栖印象的时候,这家伙又TM跑去写小说写诗词歌赋去了。你说你一个娱乐圈的插足文化圈干什么啊?嘿,结果人家不仅小说连续霸占畅销榜榜首,诗词歌赋上的文学造诣更是震惊华国文坛,破格进入了最高文学机构;

    再当人们觉得他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可没想到人家悄不愣登地又蹿去电影圈了,第一部电影竟然就直接力压同档期的两大老牌大导,拿下了十一档期的票房冠军;

    此外,还有些诸如如酒桶一般的惊人酒量、千杯不醉之类的另类“才艺”,都算是小儿科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沈欢,就算是桑羊狄这样的理智粉,都不免隐隐把期望值自然调高了——沈欢把他的这群粉丝算是给惯坏了。现在结果却看到沈欢的这个小品只是春晚普遍水准,自然是难免有些失望了。

    这水准,对于小品艺人来说是正常,对于从来没有涉足过小品领域的明星艺人、那更是值得夸赞了,可你沈欢是寻常人吗?

    不过虽然觉得有些失望,桑羊狄还是看了下去。毕竟之前那么多这种水准的他不都是认认真真看过来了吗?也不差这一个了。

    可随着这个节目继续表演下去、第二幕戏开始后,桑羊狄的这种想法逐渐发生了改变。

    当他看到宋一跟个傻大姑似地在那里喊着“拐卖”的时候,嘴角头一次出现微笑;

    当他看到沈欢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金山,问着“啥眼神啊?拐卖……拐卖我能拐卖这样的?你买啊?”,镜头再切到宋一那农村傻大姑的傲娇神情动作后,他第一次发出了“哈”的气声来——真别说,宋一现在的这个妆容气质,配上这句台词,真是笑果十足;

    当他看到没几句后之后,金山那自认为庄重却着实滑稽的动作,同时嘴里还嘟囔着“这两口子,大过年滴……卖媳妇儿玩儿……”时,更是直接发出了笑声来……

    滑稽风暴从这里似乎就开始了,有质量的笑点密集地让人歇不下来。

    “没事儿,看出点病来,媳妇儿不让说,你也不能信,你走吧,呵呵,走,呵呵呵……”

    沈欢那似淳朴又蔫坏的憨厚笑声和欲擒故纵,让人看了不自觉地就跟着他一块儿笑,这是利用演员的表演来引发催生共同情绪。

    “你咋知道他是厨师啊?”

    沈欢出人意料的一句“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伙夫!”,配上三人此刻各自不同的表演,让人哈哈大笑,对这句台词印象深刻,这主要是采用了“危机过后意想不到的‘废物’”因素在制造笑点。

    金山在沈欢的忽悠下,连跺了好几脚之后腿麻了的“神奇形象”令宋一大呼不可思议。

    “哎呀,他咋麻了捏?”

    这紧跟着的一句根本不给观众思考空间,直接操纵着观众放弃了自己的思考,跟着宋一的台词来走,竟然还真就认真思考起了“他咋麻了捏?”这个问题来,而沈欢立刻又紧跟上了一句“你跺你也麻!”快速地揭开了这个谜底,不仅振聋发聩,令人再度印象深刻,同样也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这里的笑点,主要是基于喜剧元素中“对于他人的心里优越感”和“危机过后意想不到的‘废物’”两种元素结合的产物。

    这里的重点看似是台词,但精髓全在节奏上:节奏太快了,赶,笑果不佳,节奏稍慢了,无法顺利牵引观众走入心理笑点的陷阱中,笑果同样不佳。

    从外形上来看,这个小品似乎只是单纯地滑稽,惹人发笑,但是在实际制作操作过程中,蕴含了太多的细节因素和理论基础。

    而表演者所花费的这些心思也没有白费,从一号演播厅现场的观众席上就能反馈出来。

    在节目进入到第二幕戏之后,台下收录到笑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多,掌声此起彼伏,经常是一波还没彻底歇下去呢,一波又起来了,镜头也越来越频繁地往观众席上切换。随着镜头往观众席上切,可以看到,观众席上的那些观众们那是一片一片、笑得越来越是灿烂开怀,并且涉及到的镜头观众也越来越多,范围比之前很多小品广多了。

    之前有些小品,常常是在切观众席里安排好的一些“群众演员区”来烘托气氛,别的地儿时时冷漠,都不敢乱切的,可是到这儿就不同了,可着劲儿地随便切去吧,大部分观众区域都是随意去切,那些个领导人亲属、央视合作伙伴、军方政界各方家属、社会名人等等,切过去的时候,笑得比“群众演员区”还敬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领了任务来的呢。

    当然,有些交了钱或者打了招呼切镜头的,还是会额外关照一下的。

    反正没差,不一样在笑吗?

    正好趁这时,把那些还没切的份额,赶这儿都给切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