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各脉态度

加入书签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敖无疆连开场白都没有,甫一出口就开门见山,使得场中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半响,才有此起彼伏的声音渐渐传开。

    “敖族长什么意思,我们居然要和玄天界结盟?”

    “玄天界这些年来一直靠我妖族庇护,否则早已陨落殆尽,他们有何资格!”

    “就那群人,除了姓孔的那个不死神王传人,余者在我强大的妖族眼里,算得了什么东西?”

    “……”

    敖无疆脸色难看至极,偷偷往钟子浩望去,却见后者面色平静,毫无波澜,不禁暗暗佩服他的养气功夫。

    从各脉高层的议论声中不难看出,大多数人对于此事一无所知。

    可是显然,如狐族、天狼族这些大族,多少听闻过一些风声,此际反倒不言不语,但脸上的神色并不好看。

    不过,他们的目光却出奇地一致,尽皆转头往毕野、凤姞和迦楼百绝等人望去。

    无需多说,众人自然是想先看看,这些在古冥界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大族是什么意见。换句话说,倘若凤族、玄武族都同意了,他们再如何反对也没有丝毫作用。

    反倒是众小辈目光一滞,全都一脸难以置信,仿佛不愿相信那番话是出自堂堂龙族族长之口。

    只有凤七美眸放光,俏目在钟子浩和龙宸身上快速划过,最后落在身旁的凤姞处,然而无论如何,她都无法从对方脸上看到任何信息。

    果不其然,在各族高层的期待下,白虎族族长毕野缓缓起身,冷笑道:

    “老实说,本族长很想知道,敖无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区区玄天界凭什么与我们相提并论?”

    “还请毕兄耐住性子,个中详情我自会给大家……”

    敖无疆苦着一张脸,可还不等他说完,便听迦楼百绝一声冷哼:“敖无疆,本座不管你是否老糊涂了,但如果今日召集大家仅为此事的话,我劝诸位还是散了吧。”

    “迦楼百绝,你……”

    “你什么你?倘若你不顾妖族利益,非要一意孤行,我不介意立即发动鹏族儿郎,将那什么玄天界屠个一干二净!”

    迦楼百绝果然霸道,尚未问过凤族和玄武族的意见就下了断定,言罢衣袍一挥,就要离去。

    钟子浩依旧面无表情,目光森冷得仿若九幽地狱的死水涌动,但他并未轻举妄动,毕竟两大势力结盟是敖无疆发起,他准备先看看这位龙族族长如何处理。

    反观敖无疆,早已气得浑身发颤。

    再怎么说,他也是祖龙一族之长,身份尊贵,被迦楼百绝如此不客气当众喝制,他的脸面往哪里放?

    更别说,如果此事传开,他还有什么威严统领龙族?

    敖无疆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大事为重,不能乱了分寸,这才一步踏出,微不可见的龙威逸散而出,一股淡淡的气势波动徐徐绽放。

    “迦楼百绝,给本族长站住!”

    敖无疆踏前一步:“妖族与玄天界结盟一事,也是祖龙大人的意思,难道你想违背?”

    静……

    全场霎时间变得落针可闻。

    迦楼百绝刹那止步,身躯微不可查地颤了一颤,估计连他都没想到,敖无疆此举竟是得到祖龙授意?

    妖族以实力论地位,强者为尊,以如今凤族、白虎族、大鹏族、玄武族的实力而论,并非需要看龙族的脸色行事。

    可是,一旦事情牵涉到祖龙,那就不一样了!

    不说祖龙超然的身份地位,仅是那傲视诸天的实力,诺大的妖族内何人敢对其不尊?

    更别说,古冥界数十万年来的和平,都是靠祖龙的威慑换来,庇护着妖族各脉顺利发展、繁衍。

    倘若不是祖龙,不说妖族如今在太虚界能有一席地位,估计荒古大战后便会分崩离析,大多族人也将沦为各族强者的坐骑。

    “祖龙大人!”

    顷刻间,之前反对的众强者齐齐缄默,既然是祖龙大人的决定,他们除了接受,没有丝毫的办法。

    尽管心中仍旧有些不满,堂堂妖族与那弱不禁风的玄天界结盟难以接受,依然不敢出言反驳。

    众强者没有怀疑敖无疆是否假传祖龙旨意,他们深知后者不会。

    在古冥界万千生灵心中,祖龙便是那九天之上的神灵,任何人都不敢亵渎,何况,祖龙本尊还坐镇古冥界,此事想要求证也并不难。

    此际,大家都带着审视的目光往钟子浩看来,不论他们认识或不认识后者,都知道今天能来到场中的人类,必然是代表了玄天界。

    正好让大家看看,眼前的黑袍青年到底有何不同,祖龙的眼界何等之高,为何偏偏看上了他?

    就在这有些诡异的气氛中,迦楼百绝总算转过神来,凤姞美眸内火焰升腾,白虎族与玄武族两位族长瞳孔深处,也有着幻像悄然演化。

    而对于此,钟子浩并未觉得事情会变得顺利。

    龙族威势大减的情况下,哪怕敖无疆搬出祖龙,顶多能够压制那些实力稍弱的各脉,但凤凰、玄武、白虎和大鹏一族,甚至麒麟族都未必会轻易答应。

    “本座不答应!”

    果然,迦楼百绝沉默片刻,陡然一声长啸:“本座并非质疑祖龙大人的决定,而是为了我古冥界的命运考虑,玄天界那等依附妖族才能生存的势力,实难和我等平起平坐。”

    “所以,哪怕是结盟,也仅能将他们当作古冥界的一个分支而已,且在大事上,须得听妖族调遣。”

    见敖无疆的面色越发深沉,迦楼百绝怡然不惧,说完还不忘问道:“毕野兄,你的意见呢?”

    “不错,本族长以为迦楼兄言之成理,白虎族鼎力支持!”毕野左右看了一眼,傲然道。

    钟子浩怒极而笑,这两位族长几句话下来,玄天界以前的超然地位非但没能保住,还要沦为他们颐指气使的对象?

    “凤族、玄武族还有麒麟族,你们怎么说?”

    迦楼百绝显然不满足于此,想要得到各族支持,至少需要六大族群过半的响应才行,这是古冥界数十万年来的规矩。

    “我玄武族少数服从多数!”

    玄武族长看似少言寡语,但这番说却说得耐人寻味,模凌两可,似乎不管哪一方都不得罪。

    麒麟族族长更是打了个哈哈,表示不会违背迦楼百绝的意思。

    最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凤族那名美妇身上。

    敖无疆顿觉一阵绝望,在他的印象中,凤姞对自己这个族长一直不满,只要她说出支持迦楼百绝的话,那今天的结盟大事便会功败垂成。

    这还不止,祖龙那里难以交待不说,还会因此得罪钟子浩。<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