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五十步笑百步

加入书签
    青木又一次想起了那场大火,烈焰在晚风中窜得高高的,像死神狰狞的脸。黑烟在黑夜里弥漫,在火光外围遮起了一条厚厚的黑毯。

    他从床上跳起来,披上风衣,来不及换鞋,穿着趿拉板逃了出去,却被门口的桑树根绊倒。

    记忆到此又中断了,后面能想起来的就是他头顶着乌鸦,站在柳营巷那棵老柳树下的时候了。

    这些并不是什么秘密,都是撒撩丁知道的,所以他也没有建立精神屏障,就在撒撩丁的梦境里展开。

    他回想着自己是怎么来到毛纺厂的,一些新的画面被建立起了联系。

    他看见自己坐在一条长椅上,左手戴着手铐,手铐的另一头被拷在椅背上。一个大鼻子警察用鼻音很重的南方口音在问他:

    “从哪儿来?护照呢?中国人、日本人还是越南人?”

    说到越南人的时候,那个家伙似乎还有点咬牙切齿。

    他又问了很多,但青木一句话也不说。这让他十分恼火。他大声叫嚷着:

    “说话呀,你个混球!别以为不说话就能留在这里领救济金了,你们这些杂碎,想来做美国公民吗?告诉你,没门!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我们有的是法子把你们送回去。快说话吧,说一句日语就送你回东京,说一句中文就送你去北京。你想去香港也行,只要你承认自己是香港人,我们就送你去香港。但你要是什么都不说,就把你送去柬埔寨,送去金边做毒奴!”

    青木还是没有说话,直到上了移民局的车。

    “把我的衣服和拐杖还给我。”他用英语说。

    警察吓了一跳,大概是没想到他的英语比自己还地道。来自密西西比州的混血警察没来由地拉长了脸,比老倭瓜还难看,冷笑道:

    “你趁着人家喝醉了,把人家的衣服扒下来穿在自己身上,好意思说那是你的衣服?知道你那是什么性质吗?诈骗!抢劫!要不是那位绅士不愿意和你一般见识,你下半辈子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这时候,另一个警察捧着一个塑料袋过来,说:“这是他的衣服。”

    大鼻子警察一愣,道:“这是他抢来的,怎么能给他?”

    那个警察说:“那位先生说送给他了,还托我给他带个话。”说着把袋子递给了青木,“他让我告诉你,这世界没有永恒的对和错,仇恨不能解决问题,连银河都不能永恒,何况我们短暂的人生,回家去吧。”

    青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回家”两个字像两颗子弹,狠狠地撞进了他的心脏。

    但他却想不起家在哪儿。

    他默默地穿衣服,大鼻子警察则不满地在那里骂骂咧咧:

    “狗屁博士,狗屁助理教授,狗屁天才!我差点忘了,那人也是个亚裔!联邦教育部和移民局的官员都是吃屎的,每年引进那么多亚裔学生干什么,还让他们留下来教书,让一帮杂碎亚裔来教我们的孩子,吃屎的!将来早晚被亚洲人统治了全世界!”

    他的话让那位陪同押车的移民局的官员十分不满,瞪了他一眼说:“你要是对移民政策不满,可以去参选议员,最好是当了总统,然后修改法案,没这个本事就给我闭嘴!回去问问你爷爷是怎么来美国的,一个非裔嘲笑亚裔,还真是好笑。”

    大鼻子黑警察像被人揪住脖子的公鸡,一会儿气就泄了。

    青木穿好了风衣和牛仔裤,把崭新的皮鞋套在脚上,整理了一下稍有点凌乱的头发,笔直地站起来,流浪汉瞬间就变成了风度翩翩的绅士。

    他伸出手说:“还有我的拐棍。”

    “拐棍?什么拐棍?”警察一脸迷惑地看着他。

    “一根木头,这么长,这么粗,黑色的。”青木说。

    “我没看见!”警察不耐烦地说,“快走快走,你别搞事情!”

    移民局的人拿出文件看了一眼,说:“物品清单上显示,他的确有一根……棍子。这可是他唯一的随身物品。”

    警察骂了句“FUCK”离开了,过了一会儿,拎着一根乌黑的木棍回来,嘴里骂着:“特么的一根破木头也要拿回去,穷鬼就是穷鬼,黄皮猪,亚洲佬!”

    青木没有理他,接过木棍就上了移民局的车。

    不过他没被送往柬埔寨,因为那时候的柬埔寨还没有国际机场,更没有美国的航班飞往那里。他们把他送去了深陷在战争泥潭中的越南。美国人在那里还占据着最后一座城市,他的那架飞机降落后,马上就运载着撤离的美国士兵飞走了。紧接着,北越的坦克轰鸣着开进了西贡的街头。

    因为战争和疾病,那里的人口急剧下降,急需劳动力补充,没有人会拒绝一个没有身份证的黑户壮劳力。

    ……

    画面一帧帧从青木面前闪过,他拄着一根乌黑虬结的木棍,在海边的渔场结网,在山区的林场伐木……,他跟着一群光脚的矮汉子穿过边境线,在混乱的金边贩售生活物资,又从那里北上,在仰光的街头流浪。

    他身上的风衣和皮鞋都是崭新的。牛仔裤可能是由于太长的缘故,底下的裤管被那位普林斯顿的年轻教授剪短了,开着线,看不大出原本喇叭口的形状了,变成了直筒裤。

    皮鞋沾了不少灰,但轻轻一抹就锃亮,鞋头像镜子一样能照见人的脸。

    他是仰光最干净的流浪汉。

    他的脑子空空如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又能去哪里。但总有那么一丝味道在勾引着他,就像一条被主人遗弃在异乡的狗,执着地匍匐在地上寻嗅着家乡的味道。

    在缅越北上的时候,他遇到了一支收购大麻和罂粟的队伍。他跟着他们翻过了几座山,来到了一个叫麻粟坝的地方。他循着气味,找到了山里的那座小庙。

    庙里没有和尚,只住着一个女人。

    女人说:“你终于还是找来了。”

    青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想不起要说什么,想不起自己为什么找来这里,又为什么能找到这里。

    女人又说:“你已经杀了北野,封闭了真武梦境,我丈夫也死了,只剩下我和女儿,你又何必赶尽杀绝?”<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