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残留的字迹

加入书签
    一只被关在老旧橱子里的鬼。

    杨间觉得可以将这东西命名为鬼橱。

    其特性不明,杀人方式不明,甚至危害程度也不清楚,因为他经过一番试探和研究之后发现这橱子里的那只鬼似乎并不会从橱子里面出来。

    是的。

    这是一只自闭了的鬼,待在橱子的第一层,就算是自己靠近也并没有因此袭击自己。

    感觉像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不过且不管这橱子里面的鬼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这橱子放在这里必定是有其作用的,就和鬼镜一样,鬼镜能让人复活,虽然代价是放出镜子中的一只鬼,但也算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保命利器,当初这个老宅的主人放在这里估计也是希望后人好生利用。”

    杨间沉吟起来:“既然这鬼橱比鬼镜的价值还要大,那么这价值到底体现在哪?如果我能摸清楚的话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猜测,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危险且又蕴含非常大价值的能力。

    原主人不留下使用方法的原因估计是不想轻易的让后人就掌握这鬼橱,免得心态膨胀驾驭不了,酿成一场大灾难,所以意图让人去摸索。

    摸索的过程就是一种考验。

    通过了你就能了解这东西,会谨慎的驾驭它,通过不了那你兴许会被这东西害死。

    当初张伟身陷鬼镜诅咒就是这个道理。

    只是那次杨间有张伟的运气帮忙,所以很好的就掌握了鬼镜的特征,但是现在,他按照人皮纸的指引来到这第二间房,第一次接触这东西,所以能知道的信息很有限。

    “如果王小明在这里的话,他会有什么办法去探索这么一个充满未知的诡异橱子嗯?”杨间不禁想到了那个王教授。

    自己和他比,有着天然的智商上的差距,这一点得承认。

    毕竟是世界闻名的顶尖人才,某些方面超过普通人太多了。

    而想了一下之后,很快杨间却又笑着摇了摇头:“太依靠别人始终是一件不好的事,灵异事件面前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断,一味的求助他人,哪天身陷绝境那就完蛋了,更何况我杀了王小明的亲弟弟,这根刺在这里始终是一个隐患。”

    因为那场恩怨,他和王小明注定是走不到一块的。

    见到这鬼橱一直很安静,没有任何的异常,逐渐的杨间也就放下心来了。

    这里存在有百年了,鬼橱以前没有出事那么现在也肯定不会出事,只要自己不乱来,一切还应该能够维持之前的样子。

    趁着还有时间,他决定再检查一番这个密室,也许能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过于简陋的密室里其实就是两样东西,鬼橱,还有刚才被自己拍碎了的小木桌。

    木桌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是正常的东西,所以无论怎么看,杨间的目光最后还得聚焦在眼前的这个老旧的橱子上。

    鬼眼无法看透里面的情况,上面一层木格子的门后面有一只鬼躲在那黑暗之中,下面一层的两扇橱门没有打开,怕放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也担心会触动什么恐怖的存在。

    “等等,那是?”

    杨间忽的留意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橱子的最上面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出于谨慎他没有去直接取来,而是用鬼影直接从上面取了下来。

    三样同样非常普通的老旧物件:一瓶早已经干了的墨水瓶,一根精致的民国时期的钢笔,还有一本小巧的记事本。

    这些东西代表着以前的原主人曾经使用过,但使用的次数并不多。

    因为杨间从记事本上被撕下来的张数可以看的出来,这次数前后也就是五次而已。

    当然,这样的判断并不准确,也许这不是第一本笔记本也说不定。

    “记事本上有原先主人写字时候留下的字痕,也许通过这个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杨间细心的发现,这老旧的记事本上的第一页有钢笔写字时候留下的痕迹。

    虽然相隔时间很久了,但在这种密闭的环境之中保存很好,到现在还能分辨出来。

    “这种痕迹得找专业人士解析出来,而通常这种人才都在警局里。”杨间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这个空白的笔记本,准备去警局跑一趟。

    至于这个鬼橱,暂时只能不管不问的继续放在这里了。

    对于无法掌控的诡异物件,不动就是最好的针对手段,因为要是这东西有危险的话早就出事了,也等不到今天。

    带着这个想法,杨间很快走出了这个密室。

    而就在他返回别墅的时候,却蓦地看见别墅外多了几个武警站岗,几辆警车停在了附近,似乎家里有客人来了,而且还是官方人士。

    想了一下,这应该是因为之前那些记者出现市区里做出的一些应对方法。

    一进门,杨间就看见大厅的沙发上几位公职人员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他们纪律严明,很有耐心的坐在这里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你们是......”杨间问道。

    “杨刑警您好,我是市里的侦查队长,章华,关于上午的那件案子有些事情需要向你报告。”这个自称是章华的侦查队长敬了一礼然后道。

    “有证件么?”

    杨间道;“没别的意思,只是最近有点乱,大昌市混进来很多不相干的人,我对陌生的面孔有点抵触,如果是刘队来的话我就不会问这么多了。”

    “这是我的证件。”章华没有生气,立刻递过来证件。

    杨间确认了一下,没有问题。

    “至于刘队......很抱歉,三天前已经证实了刘队已经失踪了,他无法继续向杨刑警跟进案件了,以后不出意外的话有关杨刑警的案子将由我负责处理。”章华又道。

    “失踪了么?”杨间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他是一位负责任的好人。”

    大昌市失踪的人口太多了,很多都无法确认,但在灵异事件之中失踪的人结局会是什么其实都能想象的道。

    “先请做吧,章队你说说看,白天的那案子什么情况?我的住处居然都被渗透了,看来有些人并不安分,想要在大昌市闹事啊。”杨间道。

    章华如实道:“最近渗透进大昌市的国外势力并不只是白天的那一队记者,只是他们的情报比较准确,摸到了杨刑警的住处,在市区我们已经抓捕了至少六起类似的事件,武力驱逐了一些证件不齐的人二十余批。”

    “至于那个叫特瑞的外国人,已经证实,是国外的一位雇佣兵,参加过多次海外争战,退役之后又进入了多家国外安保公司工作,当然,这些资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大昌市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公司曾雇佣了大批外国人员作为公司的安保人员。”

    章华说完示意旁边的同事拿出了一个公文袋。

    打开之后,他取出了一张图片:“这是大昌市尚通大厦,目前是尚通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而这个尚通科技的背景来自于国外的一家知名企业,一年前作为招商引资进驻大昌市,主要业务是开发网络软件。”

    “但据我们调查得知,这家尚通科技一直是出于试营业状态,通过银行那边查账公司资金也一直处于亏损情况,我有理由相信这栋尚通大厦是一家皮包公司。”

    “而很巧的是,据我调查者尚通科技最早时间的一段监控资料,发现了几个嫌疑人,通过人脸识别系统,可以确定是上次在观江小区搞武装袭击的那批人。”

    章华又拿出了几张照片,居然拍摄到了上次袭击杨间的那些人都有出入这家公司的情况。

    杨间看了看资料,皱了皱眉:“都已经查到了这份上,不知道章队还等什么,直接查封了这家公司不就行了么?该抓的抓了。”

    章华苦笑道;“事情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这家公司办事滴水不漏,照片上的那些嫌疑人他们并不是公司的在职员工,虽然有进出这公司的记录但也不能因此查封别人,毕竟我们是讲法律的。”

    “白天的那些被抓捕的人中那个女记者苏珊透露自己是被尚通科技资助来参加这次采访的,其他的并不知情,有问题的是混进去的三个雇佣兵,但那三个雇佣兵却和公司没有关系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杨间道:“章队的意思是,这家公司摆明了是在捣鬼,可就是一副你们没有证据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目前看来,是这样的。”章华说道。

    杨间想了一下:“没有证据可以去找,我就不信那么大的一个公司一点问题都没有。”

    “道理是这样没错,可这需要搜查令,这可不好批,尤其是没有一些确凿证据的情况之下,上面不太可能随意彻查一家没有问题的大公司。”章华道:“毕竟怕影响不好,而且要是有什么后果,也承担不起。”

    “现在大昌市都这个情况还怕影响么?总不能由着一个外国势力把手摸到这里来吧,这次不解决以后迟早出问题的,我也没有时间和这些人浪费时间你斗,章队你回去之后立马申请搜查令,拿我的名义上报,现在我的面子应该还顶一点用。”杨间道。

    “杨刑警出面这自然没有问题。”章队笑了笑。

    “好了,这件事情暂时就这样,等章队你那边准备好了再来通知我,我跟你走一趟,另外想请章队帮个忙。”杨间拿出了那个老旧的记事本。

    “章队是老侦查队长了,经验丰富,能不能把上面的字迹整理出来?”

    章华小心翼翼的接过之后,通过反光的确是看到了上面残留的字迹,但笔画有浅有深,而且有些叠加在一起,但却看不清楚到底写什么,需要专业的手段修复。

    “本来市内是有一位老前辈擅长做这事情的,但杨刑警您也知道,大昌市毕竟出了情况,条件不允许了,如果杨刑警不急的话我可以让附近市的同事跑过来一趟,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杨间想了一下道:“一来二去不知道要拖多久,章队你帮我联系,我自己走一趟吧。”

    他不想拖得太久,因为这关系着鬼橱的秘密,而鬼橱的存在又牵连着赵磊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