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对手

加入书签
    道祖被诛灵剑伤了。

    虽然看似伤口不太要紧,但是足够震动仙域众仙了。

    反之,却鼓舞了天魔域的士气。

    大殿里面再次燃起剑拔弩张的气势,双方一触即发。

    方雷已经站到了一旁,与淳于瑾躲的远远的,生恐殃及。

    “借你剑一用。”

    紫薇回头说道。

    方雷无语:“请便!”

    诛灵剑在半空中轻轻一振,已然到了紫薇的手里,青灵之气随着她的灵力注入渐渐变成血色,杀气弥漫当空。

    “这把剑原来还在,我还以为毁掉了。”

    震门道祖轻声说道。

    紫薇哼了一声,左手在剑身轻轻抹过,似有回忆。

    方雷赶紧拉起淳于瑾又退后了一些,站到了大殿一角。

    淳于瑾奇道:“怎么了师傅?”

    方雷道:“别说话。”

    他听两人说剑又想起翻天棍来,两样兵器都是从紫薇那里拿来的,可别再给紫薇惦记上了,当然要离她远一点儿了。

    紫薇果然回头瞧了她一眼,然后右手一振,刷的一道血光劈向震门道祖。

    紫薇融合天魔帝尊的神魂得到两样东西,一是它的传承,二是它的记忆。

    传承还需要时间来磨合,记忆却是一点不落的全都填进她的脑中,过往的事情都历历如在眼前。

    方雷以系统之力帮她提了提速度,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却无法完成融合,所以从实力上来说,她较之震门道祖还差了不少。

    不过诛灵剑的出现正好弥补她修为上的欠缺,给震门道祖造成不小的压力。

    诛灵剑本是灵殿镇殿之宝,在方雷手中虽有建树但是没有发挥其最强威力,到了紫薇手中终于露出其嗜血杀戮的本性。

    血光到了半空一顿,从中露出一张雷公嘴,向下一吸,大殿里面所有人神魂一紧,有魂力外溢。

    震门道祖所受吸力最大,但他身为道祖级别当然不会轻易被吸走魂力,双手在身前一阵疾划,飞起一个圈子套在诛灵剑外面。

    众仙所受吸力顿时消失,都被圈子给挡下了。

    方雷也一样受到了吸力,不过影响不大,倒是淳于瑾有些吃不消,借他的力量才挡住。

    诛灵剑还有这功能,方雷大开眼界。

    一直以来他就没有好好开发这把剑,只当成了普通的神兵使用,好好想想也确实是他大意了,因为从他晋入仙境以来诛灵剑就一直是他对敌时的首选,每次都能感觉随着他的境界加深而变得强大。

    “可惜,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要的回来?”

    方雷在心里念叨,不自觉的把手按在腰间,那里存放着翻天棍,说什么也不能再让紫薇钻空子给拿走了。

    最近两次对战灵殿,他就发现了翻天棍的特别之处,亟待研究。

    紫薇冷笑,身形忽然飘起,一闪进入圈子投入诛灵剑血光当中。

    血光立刻暴涨,从中凝出一个人形,脸朝下望着震门道祖。

    震门道祖神色疾变,有些颤音说道:“师姐,你这又何必呢?”

    右手掐诀对着圈子一指点下。

    圈子也随着血光在变大,渐渐形成立体,大有变成圆球把血光罩在里面的趁势。

    血光里面的人形即是紫薇,只是现在看到的只有光,身体已经隐入诛灵剑当中,身剑合一。

    受这两股气势压迫,大殿里面对峙的双方都在后退,自成一体,合力对抗来自对面的压力。

    方雷和淳于瑾反倒被晾在中间了,所受压力也是高于两方。

    “师傅,咱们要不要过去避避?”淳于瑾问。

    方雷道:“避什么避,你看哪一方跟咱是一条心啊?”

    淳于瑾两边瞧瞧,道:“好像都不是。”

    “那就老实待着,再等一会儿实在不行就走。”

    “现在走不行吗?”

    “我的剑还没拿回来呢。”

    “哦。”

    两人说话虽然小声,但是谁都听得清楚,纷纷在心里嘲笑方雷要剑不要命。

    大殿上面再次隐入僵持。

    紫薇凝结出来的人形不变,震门道祖掐诀的右手也动弹不了,两人开始比拼法力。

    法力一开,大殿里面压力骤增。

    凌霄长老与灵殿的黄同时出手,在己方阵营结出一层光幢挡住力量。

    对面则在南极北寒两位仙域教主的主持下同样结出法阵抵挡。

    方雷灵识释放出去,穿透重重白雾向下搜索,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再催星盘,依旧不动,并且隐隐有颤抖之意。

    方雷心中诧异,猜测下面肯定出现了什么东西,致使星盘这样紧张,索性传出灵念让它上升等候,他自己弹身跳下,向源气最深处落去。

    降落位置就是星图上亮点的位置,方雷丝毫不敢有所偏差,生恐又白忙一趟。

    似这样降落了千余丈,依然没有见底,但是灵识反馈,他已经又进入了一个狭长的空间,就跟源气井的入口差不多。

    “好奇怪的形状啊!”方雷暗想。

    这根本不是一个大肚细口的瓶子,更像一个两头细中间粗的管道。

    “管道?”

    方雷猛然心中一动,莫非这一端是通向某个地方的,传送阵就是在那里吗?

    刚刚这么一想,忽然就眼前一亮,一道雷霆如金蛇狂舞般,晃晃悠悠从底下冲上,向着方雷的双脚打到。

    方雷吃了一惊,身形疾晃,险险的避开了这一击。

    金蛇擦肩而过,冲到上面噼啪一声响消散在源气里面,不见了。

    方雷刚吁出一口气,就见第二道雷霆挟着一道金光又向他扑来,接着第三道、第四道……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偶一疏忽,一道金蛇冲到中途又折转了一下,就狠狠落在方雷的屁股上,打得方雷呲牙咧嘴,就在这狭窄的空间内狼狈逃窜起来。

    但是,金蛇就像长了眼睛,方雷跑到哪儿就追到哪儿,不时的还有往回调头的,总能击中方雷身上某一部位。

    眼看着像是惹怒了蛇窝一样,金蛇群涌而至,方雷忽然一拍脑袋骂道:“笨蛋,明躲不过不会暗躲嘛。”

    随着叫声,身形忽的一晃,就在白雾中消失,隐入虚空里面。

    金蛇失去了目标,齐刷刷射到上面,一阵噼啪乱响过后,消散在源气里面。

    再有金蛇飞来时,就逐渐减少了,直到慢慢消失。

    雷霆不再,就在这迷茫世界的壁垒前面,一抹雾气开始耸动,并向下沉去。

    方雷借助龙墟遁法隐身在里面,趁着没有被雷霆察觉形迹,贴着一面似乎实体又好像虚幻的墙壁,迅速的向下滑动。

    当眼前景物逐渐清晰之后,方雷赫然发现,他已经身处在一片碑林之中了。

    碑林,的确是一片碑林,密密麻麻,一座紧挨一座,望之令人感到紧张与不安。

    龙墟遁法已经失去隐身效用,因为这里就是处于虚空之内,位于井底的源气空间内。往头顶上看,似乎有一道金色的光晕挡着,不时有金蛇从上面游走过去。

    至此方雷算是明白了,刚才的下落就是触及到了光晕,才引起金蛇不停歇的轰击,直到隐入虚空,才暗合了它的规则,进入里面来。

    可是这些碑又是怎么回事呢?

    方雷心中想着,双脚就迈开了步子,向最近的一座石碑张望过去。

    上面的古字还能认识,但只有三个字:角木兰!

    好像是个女名,方雷心说。

    石碑上面除了干巴巴这三个大字,什么也没有,真是令人奇怪的石碑。

    按正常来说,墓碑上面都会有一些墓志铭之类的介绍,包括碑主人的来历,是男是女,何人所立等等,可这里却是统统皆无。而且不只这一座,其他都是一个模式。

    石碑之后还有几座小碑,加起来也没有前面这座大,上面也都是一个名字,什么角木均、角木由、角木齐等,好像都是复姓角木的。

    方雷再往里走,这块大石碑上刻着的却是心月戈,后面的小碑上面有心月帆、心月归、心月旦等,复姓都是心月。

    石碑怪,这名字也是怪的很啊。

    方雷再往里面看,还有亢金玲、氐土震、房日离、尾火夕和箕水溪五座大碑,以及这几大姓下面的小碑。

    “角木均、亢金玲、氐土震……”

    方雷走过一遍,嘴里不停的念叨,眼光更是不住在碑林中间踅摸,忽然猛一下站住,手拍了脑袋叫道:“角、亢、氐、房、心、尾、箕,这不是东方七宿吗?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一想到这些石碑可能与七位实力强大的高手有关,方雷的呼吸也是一下子沉重起来。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就是有人把他们的衣冠冢给建到了这里。对,是衣冠冢,一看就不可能有人真正躺在里面。这也太小了,根本就是对死者大不敬。

    石碑排成了一排,方雷走到尽头时才发现,就在箕水溪石碑一侧有一条甬道,一直通向后面。向里面张望,什么也看不到。

    好奇心驱使下,方雷抬脚就踩了上去。

    双脚刚一落实到甬道上,忽然就觉得身体一晃,眼前金光闪动,方雷竟然就在碑林中消失了。

    等到飘动的身形落到实处,眼前跳动的金光也开始散去,方雷就发现他来到一座巨大的神殿外面。

    神殿上面有两个金光闪闪的古字,极为耀眼,但是可惜他不认识。

    从这古字来看,这座神殿与外面的碑林,应该处于两个不同的年代,而且相距极其久远才对。

    神殿有门,但是虚掩着,似乎里面空荡荡的,听不到任何的响动,只在门缝里面看到,有雾气氤氲不散。

    既然已经来了,方雷就算想害怕也是没用了。再说害怕又能怎么样,回去,往哪儿走,都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啊。

    “有人嘛,谁在里面,给我出来!”

    方雷一声大叫,当的一拳,把巨大的铁门给轰开了。

    铁门一开,里面的雾气顿时涌了出来,带来丝丝凉意,又让方雷的脑袋清醒了一下,极目向里望去。

    空的,里面果然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只是一座空殿。

    方雷一闪身跳进殿里,转动着脑袋四下打量。

    这座神殿与庙宇中的大殿完全不同,倒有点像皇帝的金銮殿,正对面一列三盘台阶,直通上面的高台,有一把巨大的椅子。

    就这么一个人没有,方雷实在是感觉别扭,忽然大骂起来:“都他妈死哪儿去了,给我出来!把老子弄到这里,连个鬼影都没有,想让我翻脸是吧。”

    说完,抖手就是一拳,轰在殿角一根粗大的石柱上。

    石柱剧震,引起一片轰隆隆响声。

    “大帝、大帝……”

    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突兀的从殿中响起,震得人耳嗡嗡作响。

    声音太瘆人,方雷向后疾退,站到殿门的铁门槛前,叫道:“别特么装神弄鬼,都给我滚出来。再不出来,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望空打出一个火球,在大殿的顶上轰然爆开,火焰纷飞,照亮了一片。

    火光映照下,原本空荡荡的大殿上,竟然现出一个又一个透明的身影,目光如同流萤,一闪一闪望向方雷。

    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东西,不知道是人是鬼,方雷的心里还是有点儿紧张的,心念一动,混沌火灵浮出在头顶上,金光四射,把他给罩在下面。

    “你们是人还是鬼?”方雷叫道。

    众多身影中果然有一个开口说话了,就在高台的左上侧。其他的则岿然不动,神态目然,如同画像一样。

    “我们是亡灵。”

    “亡灵,那就是鬼了。”

    方雷道,看了他一眼,见头上生着两只长角,但尖端却又弯了下来,如同山羊一样,额头上还多了一个眼。

    “三只眼的,是山羊嘛?”方雷又问。

    “是的,大帝,卑职生前就是三目青羚一族。”

    方雷点点头,道:“我倒认识一个三目族的妖王,看来是你的后辈了。”

    “只要是三目,又是青羚族,应该是没错了。”

    方雷又指着三目旁边一个全身十几种彩光环绕的亡灵,道:“你该不会是孔雀族吧?”

    “回大帝,卑职就是孔雀族。”亡灵道。

    “果然是孔雀族,不过你的子孙们现在可不太像话。”

    孔雀亡灵一呆,没敢接茬。

    方雷顺着指问下去,灵狐族、月兔族、金牛族、虎族、狮族等,都在殿上有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