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让他们知道知道该怎么和月生大爷说话

加入书签
    三天后,在兰零道到皇城的路上,一座光秃秃的山头,稀稀拉拉的枯树,零零碎碎的石头,偶尔两抹绿色从细缝中冒出。

    上百身穿印有黑莲黑袍的人站在山下警惕着,山坡上,月生摆弄着从雨骆手中拿过来的神刀莫邪,啧啧有声,“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刀竟然是六纹诡兵,月生大爷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高级的诡兵,而且当年杀这雨骆的强者还没将它带走也真是奇了怪。”

    月生将神刀莫邪向着自己小臂上轻轻一划,一条细长的血线出现,不过转眼间伤口处的血肉就快速蠕动起来,不到一秒就愈合了。

    “或许是当初那位强者看不上,说起来当年我也是偶然捡到这雨骆的尸体的。”红花使说到。

    月生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那还真是幸运,月生大爷怎么没这么好运,不说这么多了,黑糜圣教总教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

    “和之前一样,催促我将破血咒带回去,不过这次圣女还叫我回去代表黑糜圣教主持各大势力的联盟。”红花使带着讥讽的语气道。

    “主持联盟?黑糜圣教这么多人叫你回去主持联盟?”月生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月生大人,你有所不知,我们七大圣使除了金银二使常年随圣女坐镇总教以外,其他另外五大圣使均是在大殷各处要地坐镇,如同我坐镇兰零道一般,这次除了我兰零道以外,其他三大圣使也受到了大殷的袭击,有两位受了不轻的伤,一位甚至不知所踪,唯有我依靠月生大人你擒杀了来袭的三位锁人魂强者。”

    红花使瞥了一眼一旁修为被封的柳宫仁和菊供奉。

    “不过这主持联盟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作为黑糜圣教的主持代表,如果没有为黑糜圣教争取到足够的利益,就会受到惩罚,在教内的利益和地位也会下降。”红花使语气波澜不惊,毫不在意。

    “黑糜圣教中这些弯弯道道月生大爷不在意,你先将我弄进里面混个职位就行了,至于那什么入教仪式多半就是黑莲磨世典的洗脑仪式,对我没有半点用,你不用担心。”

    月生将神刀莫邪随手丢给了站在红花使身旁默不住声的雨骆,他的确不害怕黑莲磨世典,不说葬生老祖记忆中早有对付黑莲磨世典的相关经验,就说他身为葬送者也对控制心智的招数有一定抵抗性。

    “月生大人请放心,你现在是我的右使,在总教的身份和护法相当,黑糜圣教想要坐上七大圣使的位置都必须是女性,所以这已经是最高的地位了。”红花使说到。

    “嗤!这黑糜圣教竟然搞这种男女歧视,月生大爷最恨这种了,红花使你带着自己的人先行一步,这两个锁人魂强者就交给月生大爷带走。”月生瞥了一眼远处要死不活的柳宫仁和菊供奉。

    “月生大人你是想?”红花使一脸疑惑。

    然而月生只是轻轻看看红花使一眼,“月生大爷我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你先去就行了,等到有事情我自然会传信给你的。”

    我感觉你只是脑子发热……红花使心中嘀咕一声,和月生待得越久,她越发感觉月生的脑子不正常,不,不应该说不正常,而是脑子会时不时抽筋。

    不过红花使也没有再过问,而是拿出一块金色令牌,正面用黑色的字迹写着一个大大的“右”字,背面写着“黑糜圣教”四个字。

    “月生大人,这个是才做好的右使令牌,上面有我的魂魄气息,你拿去,所有黑糜圣教的教众,即使不是我所属麾下只要职位比右使低的,都会听从你的调令。”红花使慎重道。

    月生收下令牌,随手丢进空间百宝箱,这令牌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看见月生收下令牌后,红花使直接飞上半空,对着所有黑糜圣教教众下令让他们离开,只剩下月生几人,其中包括黑珍黑纱以及许正三人。

    “不知道阁下到底是谁?为何要帮助黑糜圣教和我大殷作对?”红花使一离开,柳宫仁就沉声道。

    “啥?你们三个,教教这位锁人魂强者该用什么语气和月生大爷我说话!”

    月生一声冷笑,对着许正三人道。

    许正和黑珍互望了一眼,看出对方眼中的一丝无奈,他们出来之后就被月生注入了一丝奇特的力量在体内,这丝力量他们尝试了不知多少方法都没有办法从体内祛除。

    “三位,对不住了!”许正身为上位妖族北风吼狮自然不会对人类有仁慈之心,只见他手上出现一缕青色的风,其蕴含的气息和月生的煞罡相差无几,月生仅仅一眼就看出这风绝对是地宝层次。

    “北风吼狮一族的烈青罡风。”月生眯起了眼睛。

    “烈青罡风!?你是北风吼狮一族!!”身为皇家供奉,柳宫仁和菊供奉一眼就认出许正手中青风的身份,不同于月生的地火和煞罡,这烈青罡风可是北风吼狮一族所特有的,会用烈青罡风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北风吼狮,另外百分之一也是从北风吼狮一族身上夺来的。

    “阁下眼光不错,小生正是北风吼狮一族,只不过现在隶属月生大人手下。”许正含蓄一笑,手中的烈青罡风脱手而出,直接将柳宫仁脸上一块肉吹了下来。

    柳宫仁发出一声惨叫,这烈青罡风吹的不仅是皮肉更是吹的魂魄,吹的七魄之灵,其疼痛程度远远不是肉体上的疼痛能够比拟。

    “你身为北风吼狮竟然屈服于人族,枉为上位妖族,如果被北风吼狮一族的先辈知道了,不怕被耻笑,不怕身死魂消吗!?”许正一边惨叫,一边咒骂道。

    “就算身死魂消也是以后的事情,总比现在就死了好。”如果是其他北风吼狮或许还会感到羞耻,但许正在封印中待久了,已经将大部分上位妖族的荣耀抛弃了。

    另外一边黑珍也变成吞牤云妖的原型,口中吐出一团云雾将菊供奉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