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肥波

加入书签
    以下为网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肥波,你是肥波……”

    不得已收住了脚步,当楚炫看清了那怪物是什么时,他不禁露出了不能置信的表情。

    四肢着地的它高度达到了半米左右,体长在一米多。

    体表灰黄色的毛发上沾满了鲜血,甚至还“滴滴答答”不停地滴落下去。

    相比身形,它的脑袋格外的小。

    绿豆似的眼睛中,满是嗜血的光芒。

    楚炫认识它,特别是看清了它额头上那一撮格外清楚的黑毛时,虽然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但他还是认出了,眼前这只怪物,原本是他的儿子楚望的宠物。

    他无法相信,一只光会撒娇卖萌的宠物小咪,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肥波,是我,你不认识我了吗?”

    不确定为什么周围那些小小的怪物在自己出现时会攻击,却又对肥波视若无睹,楚炫颤声说道。

    绿眼中出现了一丝迷惑的神情,不过瞬间,“肥波”发出张嘴又是一声愤怒的嘶吼声响起。

    “爸爸,它不是肥波……”

    尸堆当中,或许是刚刚被惊醒了,一个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

    “楚望!”

    楚炫心头一震,刚循声看过去的他,眼中充血直似双眸要裂了开来。

    楚炫的双眼并没有裂开,裂开的是他的儿子楚望的胸膛。

    颤巍巍从尸堆中站了起来,甚至还没有完全站稳的楚望,他的胸膛“扑哧”一声裂了开来。

    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狭长颅骨探了出来,那沾满了碎肉鲜血的嘴唇张开,随即就是一声刺耳的嘶鸣声响了起来。

    “楚望!”

    发指眦裂的楚炫痛呼一声。

    “嘶……”

    更多尖锐的嘶鸣声回应了他痛苦的嘶吼声,同时一个瘦小的怪物猛地从地面上弹起。重重地撞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巨力的攻击,让楚炫昏迷了过去。

    …………

    …………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只是弹指一挥间。又仿佛过了一个纪元那么久。

    当一声声恐惧的嘶吼声响起时,楚炫被惊醒了过来。

    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更情愿相信先前的一切不过是场梦的他,却是被眼前真实存在的一幕拉入了最深的深渊地狱。

    仍旧是那个“地车”平台,仍旧是大量聚集的怪物。

    这一幕和楚炫昏迷过去时一样,却又有些不同。

    四周的怪物数量明显少了许多,但现存的怪物,个头明显比先前大了不少。

    不再是前面那副恶心的模样,现在这些怪物看上去,更是恐怖凶悍。

    可以想象出其坚硬程度的骨甲取代了灰白色的身躯。全身被骨甲包裹的怪物,从骨子里都透露出一股坚不可摧的凶悍气息。

    狭长而光滑的颅骨,颈背上张扬的骨刺。

    粗长有力的尾骨,无坚不摧的尾刃。

    仿佛就是为了侵略和战争而诞生的种族,那些怪物强悍到让楚炫甚至生不出来半点报仇雪恨的心思。

    “啊!救命……”

    又一道凄厉的嘶吼声响起,已经没了任何念头心如死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灰的楚炫向旁边的尸堆上靠了靠,随即扭头循声看去。

    下一秒,一种病态的痛快表情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哈哈,好,我当承受苦难折磨的。永远都是我们人类。”

    “没想到,你们凶残成性的魔弋族也有这么一天。”

    “哈哈。痛快。”

    “既然这个世界已经支离破碎面目全非,那索性就让新的物种取代我们重新开始吧。”

    “斯威克部长。哈哈,竟然是你,笑死我了。”

    “我一定要努力地活下去,我会睁大眼睛看看,寄生了我们人类诞生的物种,和寄生了你们鳄人诞生的,有什么不同。”

    整个人就跟疯了似的,楚炫又是笑又是哭,完全魔障了。

    在他的对面。原本只覆盖了地面的黑色柔软物质,已经蔓延到了墙壁上。

    平台的通道中。一队鳄人在怪物的押运下,惊恐不安地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身形强壮的鳄人。正是楚炫的直属领导斯威克部长。

    对于楚炫的疯狂,那些鳄人并没有理会。

    身上鲜血不停渗涌着,明显受到了重创的它们,只是本能地在怪物的驱赶下,朝平台走了过来。

    “嘶!”

    押送着鳄人的怪物可能是嫌它们动作慢了,一只人立而起不比人类低多少的怪物张嘴就是一声满是警告意味的嘶鸣尖叫。

    鳄人的动作登时快了一些,跌跌撞撞被怪物驱赶到了一边墙角。

    这时,又一种形似又不相同的怪物出现了。

    同样具备狭长的颅骨,这一群拖着鳄人尸体的怪物,身形要更强壮更高大一些。

    而且它们的尾骨更加粗长,体表的骨板鳞甲跟鳄人的体肤非常相似,满是一团团肌肉似的隆起。

    每一只怪物尾骨都圈起了一个鳄人尸体的脚,几十只怪物显得很有纪律性,排成一队的它们从通道鱼贯进入平台,却是将一具具胸口破开了大洞的鳄人尸体丢在了楚炫身边的尸堆上。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只怪物理会楚炫,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似的。

    而这时,理智取代了疯狂的楚炫,他这才听到那恐怖的咀嚼声。

    双手齐腕而断,伤口已经凝固的楚炫强忍着剧痛,断腕处抵在柔软的黑色事物上,艰难地扭过了身躯。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是他手下最聪明的科学家,楚炫耳中半植入的接收器就是这个人的作品,正是依靠着这个小东西他才能监听基地中鳄人通讯的所有信息。

    而现在,这个本应有着远大光明前途的年轻的科学家,他的脸上仍旧凝聚着临死前那一刹那痛苦的表情,却还有不知哪里滴落的鲜血,浸透了他的头发,顺着他的脸颊不停地滴落着。

    痛苦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楚炫又看到了“肥波”。

    身躯已经膨胀至了原来的三倍大小,楚炫不清楚它怎么能生长的这么快,“肥波”却还在疯狂地进食着。

    人类的尸体,鳄人的尸体,所有一切新鲜的血肉以及皮骨毛发,毫不挑食的“肥波”仿佛永远也吃不饱似的,没有一刻停止它的利齿撕咬咀嚼。

    时间缓慢地流逝着,在失神看着“肥波”的楚炫眼中,在那些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什么的鳄人眼中,尸堆中快要被鲜血浸泡起来的“肥波”,它的整个身躯突然裂了开来。(未完待续。)

    网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