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0章 寸步不让

加入书签
    比起“触手系”的云月变态而诡异的攻击,“异兽异形”却要直接得多。

    在云海和云月精心的“照顾”下,同样获得了远程攻击能力和空间能力的“异兽异形”,显然它还是跟以往一样,喜欢暴力而纯粹的肉搏。

    当然,这不仅仅只是“异兽异形”的喜好,所有异形几乎都是这样的。

    在它们占据绝对的优势的前提下,远程攻击一类的异形都会不约而同地放弃远攻,而是冲到近前与敌人展开血淋淋的刺激肉搏。

    不过如果异形并没有占据优势,远程攻击一类的异形也不会因为个人的喜好无视大局,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它们并不糊涂也不会犯错。

    此时就是这样,在所有异形清楚它们无法和“智能微观文明”战舰相比的远攻不会重创到“雷兽”群时,不要说异形暂时还占据着数量优势,哪怕处于劣势它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异兽异形”,比它们当中的任何一只都是冲的更猛、更快,甚至包括格外激动、兴奋的云月。

    如果把云月大量的触手当成特殊的能量武器,那么浑身都挂满了这种武器的她,此时就像是一个杀神。

    相比她这个杀神,仿佛只执着一些冷兵器的“异兽异形”却也毫不逊色。

    没有一只或者多只“雷兽”可以阻止“异兽异形”,只是不停向前、再向前的它,当边缘区域异形大军和“雷兽”群冲撞在一起时,它却已经蛮横而暴力、血腥地洞穿了“雷兽”群,到达了“虫洞”的边缘位置。

    在“异兽异形”的身后,被它撞碎、撕碎、杀死的“雷兽”尸体,铺就了一条血肉之路。

    就在这条笔直的血肉之路很快就被两边、上下激涌的“雷兽”填满,浑身满是已经冰结的鲜血、肉糜的“异兽异形”,它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投进“虫洞”中的欲望,也没有理会仍旧从“虫洞”中不停涌过来的更多的“雷兽”,而是返身又杀了回去。

    “虫族”中可以量产的战斗力、防御力最强悍的“雷兽”,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毁掉一艘“智能微观文明”战舰的“雷兽”,甚至可以凶猛地击杀“禁卫异形”的“雷兽”,当“异形文明”的头号“金牌打手”面前,它们却脆弱的就跟一只普通的“跳虫”、“蟑螂”一般不堪一击。

    尾刃捅进了一只试图从身后攻击自己的“雷兽”脑袋当中,在它的身躯还在剧烈抽搐时,“异兽异形”的尾骨一震就蛮横地破开了它的颅骨,那巨大而锋锐的尾刃斜斩出去,直接就将另外一只已经咬中了它背部骨刺的“雷兽”脑袋劈成了两半。

    左前爪金属尖刺似的爪子刺进左边咬过来的“雷兽”眼眸当中,右前爪仍由一只“雷兽”巨吻咬中尖齿摩擦撕咬间火星四溅,“异兽异形”一对前臂猛地收合,两只“雷兽”的脑袋不禁被对方的巨齿洞穿,两个脑袋也同时撞了个稀碎。

    这一切,只是刹那间的事情,而“异兽异形”却已经秒杀了四只“雷兽”。

    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雷兽”也已经包围了“异兽异形”,它们用身躯蛮横地冲撞,甩动脑袋用象牙似的一对巨齿疾刺,甚至张开血盆大口去咬。

    然而它们的攻击,除了折断了“异兽异形”一些骨刺,或者在它坚硬的骨甲上留下些微的凹坑、裂纹,却是连“见血”都做不到。

    身躯骤然紧缩,随后“异兽异形”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冲了出去。

    挡在它身前的“雷兽”就如同被高速列车撞中的人类,身躯在破碎的同时,血肉抛散向四面八方。

    云月化身成了杀神,“异兽异形”变成了无可阻挡的坦克。

    不过相比仍旧在不停涌过来的“雷兽”,即便云月和“异兽异形”杀的再猛再多,单靠它们却也无法扭转局面。

    还好,这里不只是云月和“异兽异形”存在。

    “异形文明”和“虫族”,两个看起来很相似的宇宙种族,它们的作战方式都是如出一辙。

    冲在最前面的“雷兽”,冲在最前面的“超级异形”与“禁卫异形”,它们都选择了同样的方式。

    带着媲美光的速度,两个不同文明的强悍的战力狠狠冲撞在了一起。

    这样的冲撞,哪怕是金属战舰都足以撞毁。

    在它们撞击的区域,就连虚无的空间都承受不住这剧烈而恐怖的撞击产生的能量冲击,在大片血肉、碎骨迸射、溅射的同时开始了震荡。

    这一次冲撞,就带走了至少数万“雷兽”和“禁卫异形”的生命。

    “雷兽”对“异兽异形”和云月而言,跟纸糊的没什么区别,但对更多的“禁卫异形”,“雷兽”跟金属铸造的战舰没什么区别。

    好在“超级异形”并没有死亡,异形不傻不蠢,身躯强度很强悍的“超级异形”飞在了最前面,而那些因为某种特殊的能力被划分到“超级异形”中的异形,它们却不会傻乎乎地冲到最前面,用自己并不强悍的身躯去和“雷兽”硬碰硬。

    飞在最前面的双方剧烈地冲撞过后,便就血淋淋地肉搏了。

    异形前赴后继,“雷兽”后继前赴。

    就在“虫洞”前的虚空,试图冲破异形防守的“雷兽”,以及试图封锁“雷兽”异形,双方展开了惨烈无比的厮杀。

    一只“禁卫异形”不知怎么失去了半边身躯,当一只“雷兽”的脑袋猛地摆动,它那又粗又长的巨齿顺着“禁卫异形”伤口斜斜捅入它的脑袋时,抱住了“雷兽”另外一根巨齿的“禁卫异形”,哪怕已经失去了意识,身躯剧烈抽搐的它猛地弹射而出的内巢牙,同时将“雷兽”的脑袋击爆开来。

    一只“雄蜂异形”被挑飞,又一只“信使异形”身躯被洞穿,再一只“雄蜂异形”被尾槌击爆了脑袋,当那只杀红了眼甚至杀的激动起来的“雷兽”再一次甩动脑袋,想将利齿刺进一只“雄蜂异形”的身躯时,在它的颈上传来了一阵剧痛。

    爬满了它的身躯的“信使异形”,它们的攻击相对庞大的“雷兽”看上去是徒劳的。

    尖齿和尾刃攻击根本伤不到“雷兽”,内巢牙虽然能破开“雷兽”的骨甲,却又不能重创到它。

    但是聪明或者说狡猾的“信使异形”,它们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雷兽”致命的弱点。

    尾刃就跟打桩机似的不停地顺着“雷兽”颈间的骨甲缝隙捅进去,当更多的“信使异形”发现这一点之后,在它们疯狂的攻击中,“雷兽”的颈上鲜血喷泉似的涌了出来。

    而伴随着它猛地一摆头颅这个动作,在短短的瞬间几乎被切断了脖颈的“雷兽”,竟然是将自己的整个脑袋都甩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