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4章 狂动如潮

加入书签
    “你是异形,却又有人类的气息,所以我自然知道你是什么。”

    “不过我对她更感觉兴趣一些,她是谁?”

    未知的回应,仅仅只是两句话,却是让芷寒大惊失色。

    这短短的两句话,透露出的信息太多了。

    未知的存在,它不仅知道人类的存在,却也知道异形是什么。

    而它却好像对异形并不是特别的感冒,又或者说相比异形,它更在意云叶。

    抓紧了云叶的手,芷寒做好了随时“变身”厮杀的准备,同时张口说道:“你知道她?还是你认识她?”

    这一次,芷寒却是耍了个小心眼,她说的是“萨尔那加族”的语言。

    早就从伽诺那里学到了“萨尔那加族”的语言,芷寒首先想要确定的是未知的存在是不是和“创世族”有没有关联。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那个意识直接在芷寒脑海中映现了一句话。

    “你知道异形的存在?”

    芷寒毫不犹豫地又换了一个语言,这次用的却是银龙帝国通用语。

    对方不是“萨尔那加族”,芷寒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

    并不是她有多么的畏惧“萨尔那加族”,而是了解到了更多内幕的芷寒很清楚,如果“地球”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萨尔那加族”,这对伽诺和云海之间的关系必然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我不仅知道异形的存在,我还知道异形主宰的事情。”

    “现在我更关心的是她,她到底是谁?”

    未知的存在一直都显得很平静,却是突然莫名有些焦躁起来。

    “她能听懂银龙帝国的通用语,那应该就是人类了。”

    “不管是早先通过虫洞来到地球的银龙帝国人类,又或者是掌握了银龙帝国通用语的地球人类。”

    确定了这个,芷寒又放松了一些。

    “她是我的亲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你这个问题,因为我不确定你是不是认识她。”

    “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我不知道你是谁。”

    想了想,芷寒谨慎地回应了对方。

    “我是谁?”

    “是啊,我是谁?”

    那个意识突然暴躁了起来。

    “轰”地一声沉闷的爆响,芷寒和云叶下意识地同时扭过了头,俩人就看到了远方天际冲天而起的黑色烟雾,以及那喷射状散开的熔浆。

    “哗……”

    一道巨浪狠狠地拍打在了码头上,当芷寒、云叶俩人再一次扭头看过去时,却是从岸边倒卷起了超过了数十米高的巨浪,倒着向大海更深处涌了过去。

    地面一阵剧烈地晃动,哪怕肉眼看不到,在芷寒的精神感官当中,“西尼基地”更深处那些被绿荫掩映的一座座大楼轰然倒塌,地面上更是出现了大量的裂隙。

    这些,还不算最恐怖的。

    就在俩人目瞪口呆当中,码头不远处那一堆废弃的集装箱突然不停地拱起,原本平坦的地面竟然在短短的数十秒种内就拱起了一座超过了百米高的山峰。

    更远处倒卷回去的巨浪消失了,一只体长超过的百米的巨鲸浮起在了海面,在剧烈的挣扎中升高,随后一座小岛出现在了它的身躯下方。

    而这些,并不是全部。

    突然的火山爆发,倒卷的巨浪,凭空浮现的山和小岛,这些仅仅只是芷寒俩人能看到的异状。

    一直都很平静的“地球”,突然变得极度狂暴起来。

    一座座巨峰崩塌开来,恐怖的地震让本来就破败不堪的城市彻底变成了废墟。

    大量的火山猛烈的喷发着,黑雾似的火山灰笼罩了一切。

    凭空出现的龙卷风在森林中肆虐着,一棵棵巨树连同更多的生物被卷上半空撕扯成了碎片。

    只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在“地球”的不同位置,恐怖的自然灾害频率而剧烈地爆发着。

    看不到,并不代表不知道。

    云叶的战斗力并不强,但或许是血统的问题,在伽诺的帮助下服用了基因进化剂的她精神力量却是觉醒了。

    换句话说,云叶打不过芷寒,但她的精神力量和精神感官却丝毫不逊色芷寒多少。

    哪怕俩人的精神感官不足以笼罩整个“地球”,但窥一斑而知全豹,通过区域性的观察,她们俩人完全可以想象整个“地球”现在是什么样子。

    对视了一眼,芷寒和云叶都从对方眼眸中看到了深入骨髓的骇然和恐惧。

    还好,一切来的突然,去的却也快。

    码头上多了一座山峰,远处的海面上多了一座小岛,火山喷发的火山灰还在弥漫,但一切却又迅速地平静了下来。

    “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珠峰会突然消失了,而且仅仅只是珠峰。”

    云叶的声音干巴巴的,没有一点情感。

    “不好意思,我的意识有些混乱。”

    “自从醒来以后,一直都是这样。”

    “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们。”

    “我知道异形是什么,而且我知道异形和我有很亲密的关系,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或许我会慢慢回想起来,但现在我不知道。”

    “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那个意识慢慢地说着,不过在最后两句时,她又莫名地焦躁起来。

    围困了俩人的那些枝桠,在迅速地生长中凝聚成一个手臂的形状,直直指向了云叶。

    “你知道云海吗?”

    “你知道云海有个妹妹叫云朵吗?”

    “她,就是云朵的孩子云叶。”

    “你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原因就是这个,现在你知道她是谁了吗?”

    弄清楚了对方并没有什么恶意,而更想弄清楚对方为什么执着于云叶的芷寒索性说开了。

    “云海……云海……”

    “这个名字……”

    “云海是谁?”

    “谁是云海?”

    “云朵……云朵……云朵……”

    天地间突然尽是茫然的呢喃声,空洞而又充满了茫然的意味。

    紧抓着云叶右手的芷寒,却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飞冲天。

    哪怕对方没有任何敌意,芷寒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倒不是她怕死,芷寒是不想云叶出事。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芷寒却很清楚,未知的存在对云朵的好奇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