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黑衣剑客

加入书签
    “嗖……!”

    破空声骤然在项云耳边响起。

    彼时,项云脑后一股森寒犀利的劲气已经袭来,他骤然紧绷的身躯,几乎是瞬间做出反应,身形一矮,脑袋瞬间低下!

    一道银芒骤然破空划过,几乎是插着项云的头皮,并倏然穿过项云身下骏马头颅,带起一道血箭,斜斜插入地面,宛如刀切豆腐,无声无息,不知深入地下几何!

    骏马连嘶鸣一声都来不及,脑浆便被这犀利的劲气绞碎,应声倒地,项云也随之身形落地!

    “是暗器,有刺客!”

    几乎是这道银芒出现的瞬间,项云身后一直紧紧跟随的刘洪,顿时是大惊失色。

    他一声暴喝,全身亮起炽烈的红芒,宛如一轮旭日,几乎映红了这条小巷,并骤然一拍马背,身形凌空而起,出现在项云身旁!

    与此同时,巷弄四面。

    ‘嗖嗖嗖……!”

    一连串破空之声响起,竟是一连数十道银芒,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目标竟不是项云一人,在场所有人,尽皆被笼罩其中!

    这一刻,项云目光如电,在漆黑的墙头四面搜寻,而刘洪则大手一招,手中云力凝聚出一柄火红长枪,好似一条火龙骤然搅动了虚空。

    他围绕项云身周,闪电般的出手,长枪挥舞呼啸,密不透风,几乎是凝成一道屏障,将项云护在其中,四面八方飞袭而来的银芒,应声弹飞,皆是不能伤到项云分毫。

    然而,即便如此,刘洪的面色却依旧是阴沉无比,因为他发现,这四面八方飞射而来的暗器,虽然体型微小,但每一道,却都是势大力沉,威力强劲无比。

    哪怕他这个玄云境巅峰的强者,一人同时抵挡这么多暗器激射,也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也正是因为这暗器恐怖的威力,几乎是一轮攒射之下,项云、穆奇星、韩飞扬等,一行十一人的队伍,竟是瞬间死伤过半。

    此刻穆奇星身后,那名在拍卖会救过他一名的老家仆,也是一改先前的老态龙钟之态。

    只见他双目圆睁,周身银芒大放,手握两柄云力凝聚的大锤,汹涌挥动之下,也是将穆奇星护在当中。

    其实力之强,竟是更胜当初,穆奇星身边的阴阳二老,与刘洪的势力都几乎旗鼓相当,赫然也是一位玄云境巅峰的高手。

    此人正是穆家家族派来,保护穆奇星以及他所购得宝物的,家族供奉,战力极强!

    而反观兵部尚书之子‘韩飞扬’,他的身边并未跟随修为强横的家仆,几个跟随的黄云境护卫,皆是没有抵挡片刻功夫,便全都被这些暗器穿体而过,死的不能再死。

    韩飞扬本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也是面露悚然之色,不过他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竟是脚下运起某种玄妙步伐,身形宛如一杆风中芦苇,摇摆不定,堪堪避开这些笼罩而来的暗器。

    同时,他手中折扇一展,实在躲闪不开时,以扇面阻挡暗器。

    ‘仓啷啷……!’随着扇面闪烁出一道莹润光泽,暗器摩擦扇面,顿时带起一串火花,却是不能力透扇面!

    这折扇竟也是一柄,品阶不低的云器!

    几轮暗器的攒射之下,整个十一人的队伍,连人带马,瞬间倒下过半,血腥味顿时充斥了整条巷道,此刻巷子里,竟是仅剩下项云、穆奇星、韩飞扬、刘洪、以及穆奇星身边的老家仆,五人而已!

    几乎是坚持了数十个呼吸之后,虚空中,终于是再没有了暗器袭来,刘洪当即大喝。

    “快,大家一起冲出去,殿下,您跟在我身后,由我护着您!”

    此刻,众人身处巷弄之中,拳脚难以施展,地势不利,刘洪便要带领众人冲出去!

    “来不及了!”

    从第一个遭受袭击,到此刻,一直是面色阴沉的项云,眼中寒光一闪,扫过头顶四方,立在原地,冷冷的说道。

    众人闻言,皆是心中骤然一凛!

    下一刻,就听头顶传来数道破空之声,旋即五名黑衣人,宛如鬼魅般,从黑夜的笼罩下分离出来,瞬间飞窜而下,朝着五人袭来!

    五人皆是手持长剑,势若奔雷,银光闪过,一人杀向韩飞扬,两人杀向穆奇星和老者,另外两人杀向项云和刘洪!

    刘洪面对冲杀而来的二人,没有丝毫畏惧和迟疑,一步上前猛然踏地,发出一声惊天巨响,身形腾跃而起,手中长枪,瞬间与两名黑衣人的长剑交击在一起,电光石火间,对撼一击!

    三人一击正面对撼之下,刘洪竟是被震退一步,两名个黑衣剑客则是身形一滞,便再度持剑袭来!

    没有丝毫花哨的动作,剑法凌厉逼人,直取对方性命,二人显然不是普通的高手!

    与此同时,穆奇星身边的那名老家仆,也是手持两柄流星锤,佝偻身形变得挺拔如山,口中暴喝,双手流星锤大开大合,与那两名黑衣人对撼。

    虽然老者勇猛异常,更甚青壮高手,手中流星锤更是力达万钧,但那两名黑衣人,手中长剑却是举重若轻,一剑之下,同样是势大力沉。

    长剑与流星锤相撞,竟是发出暮鼓晨钟之声,老者应付两人,仍旧是落于下风,不过看此情形,倒是可以勉强保持不败!

    而独自一人,面对一名实力高深莫测的黑衣剑客的韩飞扬,虽然也是玄云境强者,但却毕竟不是刘洪与老家仆那般的,玄云境巅峰的强者。

    面对黑衣剑客雄浑的云力,以及强横的绞杀手段,顿时便落了下风,左闪右避,是狼狈万分。

    但韩飞扬毕竟是号称,风云国年轻一辈的一流天才,自然也是有些傍身本事的,依靠身法和巧妙的突袭,以及一些层出不穷的手段,倒是能够暂时的,与这名黑衣剑客周旋。

    此刻,场中项云和穆奇星二人都未出手,穆奇星看着五名来势汹汹,实力强横的黑衣剑客,不禁是目露惊恐,面色微微发白!

    他掌心中死死的攥住一枚,从指尖取下的储物戒,里面放着他花费了大半个穆家的积蓄,才拍下的地级武技。

    这是他穆奇星一飞冲天的希望,他一定要守住这件东西!

    而与此同时,同样没有出手的项云,却是目光如炬,一刻不闲的,观察着此刻出手的五名黑衣剑客,眼中精光闪动,面色微沉,似有所觉!

    仅仅两名黑衣剑客,竟然就能够压制住刘洪,后者可是曾经在雪狼骑,担任过营长职位的强者,乃是真正在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强者。

    普通玄云境巅峰高手与刘洪交手,只怕立时便要落入下风,甚至随时有被斩杀的可能。

    可见,这两名黑衣人的修为,定然也是玄云境巅峰无疑,而且都是不逊色于刘洪,这等百战强者的高手!

    项云看得出,这二人施展剑术的手法,凌厉异常,并非是剑术何等高明,而是施展经验太过丰富,已然是化简去繁,招招都是夺命之术。

    此等高手,风云国可是少见的很,即便有,只怕也是颇有名望名当世高手,如今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五人,项云却是看不出他们的武学路数,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这些人究竟是为何而来呢?”

    项云心中不禁疑惑起来,这些人黑衣人直接对所有人出手,似乎并不是针对自己而来,如此看来,他们定然别有目的。

    “难道是……拍卖会的宝物!”

    项云按照常理推断,这些人无故出手,若不是为了击杀某人,为任务或目标,那必然是想要得到什么东西。

    自己在拍卖会,不过是拍卖下了一块‘紫雷竹’,以及‘九阳火精’,算不得什么太了不得的宝物,五人犯不着为此兴师动众的袭杀自己,难道是……

    项云的目光看向了韩飞扬和穆奇星,怀疑二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伙人的注意,让他们甘冒如此风险,也要出手抢夺!

    果不其然,就在项云心中,刚刚生出这个怀疑,下一刻,就听到一名黑衣人厉喝道!

    “交出地级武技,饶你们一命!”

    “嘶……!”

    闻听此言,原本怀抱功法心神紧绷的穆奇星,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僵在原地,他心中暗道不妙,这群人果然是,冲着自己手中的功法而来!

    “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吗,这地级武技在我手上?”

    穆奇星脑海中顿时生出这个疑问,然而,如今的情势,哪有他多思虑的时间,跟随穆奇星的那名老家仆,虽然修为不凡,锤法精悍。

    可是他毕竟年事已高,血气衰竭,比起刘洪这等正当壮年的云武者,战力还是有所差距。

    久战之下,越发明显,他竟是连连败退,手臂处甚至已经有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血水顿时沾染了整只衣袖!

    “少爷,快,快放信号弹,将皇城禁卫招来!”

    老家仆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情急之下,这才想到了一个办法。

    下方已经心乱如麻的穆奇星闻言,顿时恍然醒悟。

    如今这条巷弄距离皇城不远,一旦出现大的响动,皇城方面立刻就会有人前来探查,到时候他们就能够安然脱困,呃!

    一想到这里,穆奇星哪里还会有半点犹豫,立刻掏出袖中一枚竹筒模样的东西,将竹筒朝天,伸手猛地扯下,竹筒尾部的一根丝线!

    “嗖……!”

    只听‘嗖’的一声,一道火舌窜上墙头,眼看就要飞向虚空。

    然而,就在火舌上升到巷弄高墙,不出三尺的地方,竟是突然停滞在虚空之中,隐没于无形了,竟是连个火星子也没有溅出来,就这么消失了。

    “这……”

    穆奇星当场就傻眼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嘿嘿……还想通风报信?哼,若是他们能够听见这里的动静,早就赶来了,岂会等到现在。”

    一名黑衣人见到穆奇星的举动,不禁是嘿嘿一声冷笑,黑巾之下露出的双眼,闪过一丝嗤笑之色。

    闻听此言,不远处的项云神色微变,抬头望去,这才赫然发现,整条小巷首尾,乃至虚空,都被一层若有若无的涟漪笼罩,阻隔了里面的一切声响!

    “阵法!”

    项云惊声脱口,心中终于是生出了一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