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载火飞虫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码字不易, 请支持正版!

    皇帝李嘉懿也知其身体不适, 并不勉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过了。

    但这次, 李煜祺运气不好,朝会之上被李嘉懿点名汇报职务工作,而后又被问及了身体状况。

    前者, 昨夜经由尊王妃指导, 李煜祺与李嘉懿也能对答如流,从容应付。后者,她没留个心眼, 觉得身体舒适便随意答了个:“身体近日有所恢复, 舒畅无比。”

    这下便酿成大祸了!

    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 收回不得。既然身体无碍便要准时参加经筵,否则便是无视礼仪, 包藏祸心。多少言官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都在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皆想借这个机会好好弹劾一下李煜祺。

    几个幕僚的下朝之后赶紧来寻尊王。谆谆教诲道:事已至此,经筵是一定要听的。但要记得在经筵之上切勿走神瞌睡,切勿别他人抓住把柄。

    自己酿下的大祸,也不能怪谁了。李煜祺乖乖点头, 表明记在心里了。下了早朝之后,她便早早地来到文华殿, 在殿前广场上静静等候。

    “卜芥, 你回去告诉王妃, 本王要留在宫中听讲官讲学。午间不必候着本王吃饭了,让她吃饱,莫要饿着肚子。”本想回去之后与王妃一同品尝美味的桂花糕,这下,计划全泡汤了,李煜祺满脸苦涩。

    众臣并没有休息多久,皇帝李嘉懿在两支锦衣卫的保卫下驾到,他目不斜视地从群臣身旁经过,进入文华殿,面南而坐。而后下诏,传谕百官进入。

    李煜祺跟在六皇子李煜清的身后慢慢地往前挪着步,心中有些紧张。

    此次若是稍有不慎,那怕是要被言官们的口水吞没了。

    从容镇定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望着天书一般的讲义,她的内心却是极度不平静。李煜祺有一个坏习惯,一听那些史官讲那些长篇大论便犯困,排山倒海而来的那种困。

    两位身着红袍的讲官从李煜祺身旁经过,她不自觉哆嗦了一下。他们二位便是枯燥的来源,漫天困意的始作俑者。

    身着红袍的两位讲官分立于文华殿的东西两侧,左位讲授四书,右位讲授历史。

    左位讲官先行。只见他上前跨动一步,出列,磕头,而后起身站于殿内中央的位置,开始讲授四书。

    讲官一开口,李煜祺便有打呵欠的冲动,她拼命忍住,晃动着毫无生气的眼珠。一不留神,眼神便撇向左前方的辛王与秦王,此二人腰板挺直,双目锁在讲官的身上,还时不时配合的点点头,好似认真听讲一般。

    只有李煜祺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这二人与自己半斤八两,内心也是困意连连,烦躁不已,但表面功夫做的极好,是李煜祺望尘莫及的。

    忽然,秦王注意到了李煜祺的目光,回过眼来,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朝着尊王肆无忌惮地挑挑眉。

    李煜祺知道,这是一种挑衅的信号,他们都在等着看自己出糗的模样。

    不能让他们得逞!不能再被他们蔑视!

    她要保护王妃,变得坚强起来!

    李煜祺咬咬牙,发狠地拧了一自己的手臂,剧烈的疼痛感袭来,抵消了一些困意。

    而后,每每支撑不住,她便想想王妃,而后拧拧自己的手臂,便能撑得久一些。

    不过今日很奇怪,赵王的位置上,李煜擎不见踪影。他向来爱在皇帝陛下面前表现自己。如今像经筵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过?

    算了,他人之事,与自己何干?顾好自己便行了。今日如此不顺,还是想些开心的事情吧。望着那根烧掉一半的烟,李煜祺估摸着:再过一个半时辰便可以回王府看见王妃了。能尽快见到王妃便是乐以忘忧之事。

    **

    尊王府上,顾子瑄已经得到尊王必须参加经筵的消息。她将担忧放在心里,不与他人言说。面上依旧保持这端庄的笑容,她对着身旁的侍女说:“王爷午间吃不了这些桂花糕了,你且收下去。待她回来,再端来。”

    “王妃您不吃吗?”侍女望着原封不动的桂花糕,疑惑地问道。

    “我等王爷回来了再一起吃。”

    “那奴婢先收下去了。”

    侍女收走了茶点,顾子瑄转身进了账房,开始清理上个月王府的收支。

    突然,尊王府的管家匆匆跨入了账房的门,声音很是急切:“王妃,赵王府的管家来府中,说是赵王妃邀您去赵王府上一叙。”

    “赵王妃?”顾子瑄从厚厚的账本中抬起头来,眉头紧皱,这赵王妃闲来无事找她做甚?

    “是啊,但是王妃,赵王与王爷不太对付。您若是去那儿,老奴怕您受委屈,届时王爷怕是要大发脾气。依老奴之见,您还是莫要去了!”

    “多谢管家关心,但赵王妃都诚心诚意的邀请了,哪有不去之理?如此不给情面,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要折了尊王府的面子?”顾子瑄态度坚决,给人一种不可反驳的气势。

    “那那老奴多去安排几个侍卫与王妃一同前去?”

    “劳烦管家了。”

    顾子瑄放下手中的毛笔,合上账本,回到房间,换了身得体的衣服便出发了。

    马车行驶在通往赵王府的林路上,顾子瑄在脑海揣测着赵王妃邀请她的意图。

    结果想得太入神,马车外飘来一阵奇香,顾子瑄无意识中吸了一口。奇怪的味道顺着鼻腔往内递,顾子瑄一下子便分辨出了奇香内的几种成分。她惊呼一声,粗心大意了!

    此香味,主要成分乃是迷药!她万万没想到赵王竟如此的胆大妄为!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车夫挥鞭的声音也停止了,随车而来的侍卫一个个地倒下,所着的盔甲与地面撞击发出沉闷的响声。

    顾子瑄的手伸到自己的衣襟里,掏出了一包药粉,想自解其毒。

    但为时已晚,解药未拆开之时,顾子瑄的意识便消散了,身体摇摇晃晃倒于地,药粉掉了下来,滚落于马车的一角。

    赵王府的管家安然无恙的跟在后头,依然清醒,他见马车内已无声响,缓步走向林中,脸上带着奸邪的笑容。

    林中潜伏多时的黑衣人出动,有两人迅速窜入车厢里,用麻袋套住顾子瑄,扛于肩上,掳走了。

    一个时辰后,昏倒的侍卫抚着沉重发痛的脑袋苏醒了。为首的那个见众人皆倒着,立马意识到事情不对!

    他大步跨到马车里,掀开帘帐,尊王妃却不见了!

    “大事不好!王妃不见了!”

    “该怎么办?”

    不多时,晕倒的侍卫便全部苏醒,慌忙地寻找顾子瑄的下落。

    “你们在这找,我回去禀报王爷!”为首的砍掉了马车上缚住马的缰绳,轻轻一跃,骑了上去,快马加鞭,火速赶回尊王府。

    “管家!管家!王爷回来了吗?”

    “王爷已经出宫,正往尊王府来。怎么了,何事如此着急?”

    “大事不好了,半路有人将我们迷晕,把王妃掳走了!!”

    “赵王!一定是赵王干的!”

    “王爷归府!”

    正当二人捶胸顿足,一筹莫展的时候,丫鬟来报,尊王回来了。

    二人火速迎了过去。

    “王爷,不好了!王妃被赵王掳走了!”管家匆忙的禀报道,李煜祺那欢快的笑容一下子便凝在了脸上。

    “什么?何时发生的事?”

    “就在刚才,赵王妃请王妃与赵王府一叙,王妃便是在那途中遭遇不测的!”

    “岂有此理!李煜擎敢动我的王妃!”李煜祺双目赤红,右手按在腰上的配剑上,青筋暴起。

    “本王要去杀了他!”李煜祺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来到王府门口,跨上门口的坐骑,怒发冲冠地朝着赵王府去。

    “快!派人跟上王爷!”

    李煜祺面上的表情狰狞成了一团,她用力挥舞着马鞭,奋力缩短着前去赵王府的时间。多浪费一分的时间,王妃就多一分危险!

    她只能快!再快一些!

    哒哒的马蹄声在赵王府门口停下,李煜祺来不及喘息,一个飞跃从马上下来。怒容满面地推开门口的侍卫,浑身杀气地冲进内殿!

    “李煜擎呢!快把李煜擎给本王叫出来!”

    “尊王殿下,赵王爷他他不在府中啊!”侍卫上前阻拦。

    李煜祺抽出佩剑,一把架在他的脖子上,声嘶力竭地吼道:“那他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