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紧随其后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码字不易, 请支持正版!  李嘉懿心急火燎地拆开了这份从延平府快马加鞭送来的密信, 上面有他迫切地想知道的内容。

    摊开信件, 踱步走至窗边,李嘉懿一字不落地将信读了进去。读完之后,他依旧是眉头紧锁。

    信上, 顾子由的生平经历一五一十地都记录了出来, 事无巨细。木通说明了顾子由的幼时经历, 李嘉懿知他自小身患重疾,前往五狮山潜心修炼医术。也知他医者仁心, 时常救治百姓。

    人着实是一正直清明之人, 但李嘉懿还是觉得他差了些什么。

    如此不谙世事的人要如何照顾自己的女儿呢?

    不说别的, 就拿他跟自己选中的那两人比,总觉得是样样比不过的。出生、官爵、才能、似是根本无法比较。

    李嘉懿再次沉默。身旁, 余光四处飘的朴硝将他的表情看得是一清二楚。

    “朴硝,内阁李洪波之子李温纶,南山候赵元正之孙赵旭东已达京中了吗?”李嘉懿突然出声问道。

    “禀报陛下,二位公子昨日便到, 李公子已回自家府中,赵公子则在首辅大人府中住下。”朴硝答道。

    “妥善照料他们。”

    “是,陛下!”

    “再派人去公主府中,把顾子由给朕唤来。”

    “是!”

    自从昨日李唯兮进宫见过皇帝之后, 她便知皇帝很快便会颁旨召顾子由入宫。所以皇帝的一些秉性, 李唯兮早已与顾子由互通过。

    不出李唯兮所料, 接见顾子由的旨意马上便来了。

    “父皇欣赏从容镇定之人, 你只要适当表现,他自会欣赏你。”

    “子由知晓怎么做了。”

    公主府门前停驻的马车旁,李唯兮与顾子由做着最后的交代。二人心领神会之后,顾子由便坐上了马车,与宣旨的小太监一同入宫。

    马车缓缓的开动,李唯兮望着他们慢慢远去,眼里有一丝担忧。她心中暗暗诉说道:但愿这个顾子由不会让她失望

    飞驰的马车驶向庄严肃穆的宫城,这应当是顾子由第一次入宫。没有心绪欣赏大气恢宏的紫柱金梁,红砖高墙,顾子由直直看着城墙上的牌匾由永定门变成了承天门,脑中依稀回响着李唯兮叮嘱的话语。

    按照李唯兮的设想,接下来要路过的城门便是午门。但现实并不是此般,顾子由眼见着马车离了宫道,并不是往午门去。

    惶惑顿生,顾子由从车厢里探出脑袋,对着车夫旁的宦官问道:“请问公公,我们现在往何处去”

    “顾大人,我们现在往太液池西苑去,皇上在那儿等你。”

    “多谢公公告知。”

    马车缓缓地驶向景色优美的太液池,那儿玉兰正盛。

    “素面粉黛浓,玉盏擎碧空,何须琼浆液,醉倒赏花翁。”顾子由嘴里默念着古人咏玉兰之诗,借以分散自己略显紧张的心情。这是他第一次见这个王朝的最高权力者,还身负如此重任,万万不可有差错。

    “顾大人,奴才只能送你到这了。皇上便在那太液池边赏玉兰。”

    “好,多谢公公。”下了马车,顾子由朝那湖畔匆匆一瞥,便捕捉到了最为亮眼的那一抹黄。

    她拍了拍自己第一次穿上的官服,将上面一些不雅的皱褶拂去。而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髻束冠,确认无误之后,她深深的握了一下拳,深吸一口气,朝着那个衣黄色华服的人走去。

    “臣,顾子由叩见皇上!”

    “爱卿来了?”李嘉懿似是等候多时,见顾子由来的时候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平身,爱卿坐下与朕聊聊天。”

    “谢皇上赐坐!”顾子由忙的起身,来到宦官所搬来的凳子前,轻轻地纳了纳衣袖,举止得体地坐了下去。

    当李嘉懿转过身来面对她的时候,顾子由才看清他的面貌。

    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眸直直地望着自己。眉毛斜斜穿入鬓,显示出不怒自威的威仪来。

    若不是心里有所准备,面对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如何能镇定自若,对答如流?

    顾子由心里苦笑着,面上却得装作十分从容。

    “来人,将东西拿上来。”李嘉懿对身后的宦官吩咐道,然后转过头来,看着顾子由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这便是朕先前替兮儿挑选的驸马,爱卿看看吧。”

    开门见山,便是李嘉懿的风格,他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兜兜转转。

    “臣知此二人皆是英雄豪杰,人间贤才。与其相比,臣望尘莫及。”自谦为上,顾子由深知这一道理。

    “哈哈,你既有如此觉悟,那又有何底气来夺这个驸马之位?”李嘉懿话锋陡转凌厉,眉头一敛,等待着顾子由的回答。

    “术业有专攻,臣有一样能远远胜过他们,且全天下之人都比不上的法宝。”

    “哦?是何物?”

    “臣能保公主一世安康无忧。”

    “你的意思是,你能治好兮儿的寒毒?”

    “是!”

    “口出狂言!你可知全天下最厉害的医师都束手无策,你一个初出茅庐之人,如何医治寒毒?”

    “臣自有办法,有臣在,公主且不必依靠柴火来续命,有臣在,公主寒毒无忧,性命无忧。”

    李嘉懿怔住了,他没想到面前这个文弱的少年竟有如此大的口气,能医好寒毒,治好他的心头之痛?

    沉默的李嘉懿有些动容了,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倘然自若的人并非唇齿之戏。若有一个人,当真能医好兮儿的寒毒,并且能妥善照料她,那自己是否也能安心些?

    “朕知晓了,你先退下吧。”

    “臣告退。”

    出了太液池,顾子由长舒了一口气,她撑起衣袖擦拭着头上不断冒出的虚汗。皇帝陛下主宰生死,攻于谋术几十载,这气场着实是强大,与他对视两眼,便心虚心慌不已。

    好在,自己硬生生的扛住了。这一关总算是过了。

    顾子由步履匆匆,迫切地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当日,皇帝单独接见顾子由的消息便被传的沸沸扬扬。民间百姓茶余饭后皆在谈论,他与李温纶,赵旭东三人之中究竟谁会夺得驸马之位?

    但不论京城之中如何骚动,公主府依旧一派祥和。时候已到,李唯兮下达了命令:“白芨,让那些言官们可以动手了。”

    “属下这便去安排。”

    **

    翌日,皇帝便收到了四份弹劾奏章,矛头皆指向顾子由。措辞激烈,不堪入耳,文中细数顾子由十大罪状,简直令人发指。

    皇帝看了之后奏本一拍,怒火中烧,欲让西厂之人速速前往公主府捉人,拿顾子由问罪。

    可冷静下来之后,他又觉得事有蹊跷。

    顾子由入京这么多日,早不弹劾晚不弹劾,为何偏偏在其风头正盛的时候弹劾?

    不对劲!

    “朴硝,你派西厂的人去查查,这几位督察御史、给事中上书弹劾是否受他人指使?”

    “是!”

    “还还好。”李唯兮脸上温暖的笑意,如春日的暖流一般清新舒坦。顾子由被这笑意感染,放松了一些,嘴角也弯起了一个弧度。只是现在她的脑袋有些昏沉,也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该如何挑起话题。

    接下来的她她该说些什么呢?不然二人面面相觑也着实是尴尬。

    忽而望见桌上琳琅的菜品,灵光乍现,“公主是否饥饿?可要食些饭菜?”

    “先前已经服过驸马所给药丸,腹中饱胀,难以再食。驸马若是饿了,可以自行食用,不必拘束。”

    “臣酒桌上已食甚多,也已饱腹。那那公主可要前去洗漱?”

    顾子由试探性的问话确实问到点子上了。这一身繁重的婚服,吵闹的银饰,李唯兮早就想脱掉了。

    “驸马今日疲惫,驸马先行洗漱吧。”但李唯兮也知顾子由今日比她累得多去了,理当她先行洗漱。

    “不不不、公主先!公主先!”饶是她们已经成婚,依旧是尊卑有别。顾子由哪里会同意李唯兮的建议。她连连摆手、作揖,态度十分坚决。

    见他这般局促又果决的模样,李唯兮也不好刁难,忙说道:“那驸马稍等片刻,本宫先去洗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