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选秀之事

加入书签
    第七十二章

    “好好好, 娘亲看着你们也分外登对,就左边那个了, 我们择日不如撞日,立马就拜堂成亲。来人, 快将新房准备好!”

    听说要立马拜堂成亲, 李唯兮露出万分惊恐的神色, 她连连摇头, 欲阻止,奈何她嘴中被塞里一物,拼命抗议也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

    “夫人, 姑爷有话要说。”家丁见着李唯兮面红耳赤,怕他憋坏了, 连忙向赵家夫人禀报道。

    “将他嘴中之物去掉。”赵府夫人发令, 她到是不害怕了,反正人都到她府中了,这么多人看着,就算他是只苍蝇,也不让他逃了。

    一个家丁上前,揪掉了李唯兮嘴中之物。

    那物取下之后, 李唯兮可算是能畅所欲言了,她深深吸了两口气,大喊道:“我不能与赵家小姐成亲!”

    “娘!你看他!竟不愿娶我!”赵家小姐一脸委屈相, 摇着赵夫人的手臂, 像是埋怨又像是娇羞。

    赵家夫人脸色骤变, 她凌厉道:“这个由不得你!”

    “可我是女子!”

    李唯兮与顾子由本想着男子装束能省去一些麻烦,如今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此言一出,在座哗然。

    赵家夫人与小姐的表情如同被雷劈一般,骤然愣在原地,异口同声地吐出来两个字:“什么?”

    “我是女子。”李唯兮高声重复道,围在前厅的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另一位公子呢?”赵家夫人眼中欲垂泪,但依旧是不死心,将目光移至顾子由的身上,打起她的主意来。

    李唯兮再次高声道:“她是我的夫君。”

    在众人身后沉默许久的赵家老爷发怒了:“你们当真是胡闹!”

    他本就不赞同着掳人的行为,挨不住着母女俩的哭诉才默许的,如今又闹了这么大的笑话,赵家的脸面都要被丢没了。

    “老爷啊!玉儿可怎么办呢!她还这么小,不能让她入宫啊!”赵家夫人情绪骤跌,竟然在这前厅之地,嚎啕大哭起来,先前的端庄温婉全然不见。

    赵家小姐也不甘落后,抱着赵家老爷的手臂凄厉地大哭了起来。

    如若没有这选秀之事,这一家子应当是欢乐人家,生活无忧,吃穿不愁。

    赵家老爷又是气氛又是无奈,一番折腾下来,指责之语亦说不出口,一晃眼的功夫,面色都苍老了许多。

    “皇命不可违,我又能怎么办呢!”说道最后赵家老爷亦是老泪纵横。

    赵家上下哭倒一片,东倒西歪,不成人样。

    唯独顾子由与李唯兮这两个局外之人,镇定如常,默默站在原地看着。

    趁着这局势混乱之时,顾子由朝李唯兮走近,而后背过身子。她的手掌中握着一把小小的匕首,她扯过捆扎在李唯兮身上的绳子,小心翼翼的割着。

    李唯兮手中的绳结被割除,身上的绑缚物也可轻易解除。她自由之后,默契的拿过顾子由手心中的匕首,替顾子由解除绳子。

    顷刻之间,二人便除去绑缚之物,行走自如。

    不明就里的被掳来与人成亲,她们该愤怒才是。可此时她们望见此景,倒全然生不起气来了。

    无中生有,假传圣旨,是皇室所不能容忍的。李唯兮与顾子由决定留下,将这一切弄得一清二楚。

    “你们先别哭了!”李唯兮想要维持秩序,奈何的一人之声太小,转瞬之间就被淹没在鬼哭狼嚎之中,她十分无奈。

    顾子由也在一旁看着,她知如若不让这些人哭个痛快,是镇定不下来的,她将唇覆到李唯兮耳边,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此时便让他们哭去吧,待他们镇定下来,我们再了解情况。”

    “好。”李唯兮赞同顾子由的提议。

    二人便在原地候着。

    方才事发突然,家丁五花大绑使用气力之时也不知轻重,大概是真怕李唯兮跑了,手上绑缚之时也分外的用力,导致她手腕处被勒了好几道的红印。

    顾子由余光瞥见,皱了皱眉,拉过李唯兮的手腕放在自己的手心之中用手指揉捏着。

    李唯兮望见,淡淡一笑,朝着顾子由跨进一步,二人离得又近了些。

    哭了半个时辰,这一群人才哭得累了,哭声渐渐小了,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红肿不已。

    赵家老爷毕竟是一家之主,最先恢复理智,他见被自己夫人掳来的二人尚未离去,刚忙吩咐家丁去取了些银两来。

    他朝着二人走近,神色已恢复,他抱拳行了一礼,道:“二位,让你们见笑了,实在对不住。这些银两就当做是补偿了,你们速速离开赵府吧,莫要将此等事情放在心上。”

    李唯兮推开家丁手中的银两道:“赵老爷,我们留下并非为了这银两,我们二人有话要与你说。”

    “二位但说无妨。”

    “皇上选秀之事,赵老爷是从何处听来的?我二人自南京城来,得到的消息却与此截然相反。”

    “什么!此等大事还能有截然不同的说法?”

    李唯兮面色凝重道:“此事事关重大,郑老爷可否移步书房?”

    “好。”

    顾子由与李唯兮随着赵老爷入了书房。

    赵家家丁给二人沏了茶水之后便匆匆离去。

    赵家老爷急忙问道:“二位的意思是南京城张贴的公榜上说今年皇上不选秀?”

    李唯兮点点头:“是。”

    “那这就奇了怪了,昨日我是亲眼见着那皇榜上写着选秀之事,而且北京城之中,家家户户也如我们这般,拼了老命要将闺女嫁出去。不像有假,莫不是二位听错了消息?”

    “怎么”李唯兮还欲辩说,却被顾子由拉住了手臂。

    再多说下去,二人的身份怕是要暴露了。李唯兮理解了顾子由的意思,连忙改了说法。

    “赵老爷言之有理,皇榜之事怎会造假?我二人当日也是听邻家这般说,此番细细想来,兴许是他们胡言乱语了。”

    “劳二位费心了,见着二位不像是坏人,想必是热心相言。”

    “既然帮不上什么忙,我们也告退,不打扰赵老爷了。”

    “我送二位出去。”

    从书房走到府邸门口的途中,李唯兮随口问道:“赵老爷,我二人初来北京城,对北京城的一切皆不了解。不知现如今,北京城是何人在管理?”

    “是季凌峰大将军。”

    “季将军为人如何?”

    “季将军为将英勇无畏,为官仁厚爱民,备受北京城百姓的爱戴。他原不是北京城的驻将,后鞑靼与大晋议和。季大将军担忧鞑靼人狡诈,便向皇上请缨留驻此地。”

    说起这季凌峰,李唯兮倒是见过他几次。年幼无知之时,为那季初陵之事,与季凌峰也有些走动。

    当初晋伐熵,季氏一族立下了汗马功劳,可谓是开国元勋。

    寻常连皇帝李嘉懿都对他们敬爱有加,这样赤胆忠心的一个人,应当不是假传圣旨之人吧。

    “赵老爷留步,就此别过。”

    “二位好走。”

    顾子由与李唯兮离开了赵府,走在回客栈的路上。

    “子由,你觉不觉得,此事很奇怪。父皇为天子,说出来的话自然是一言九鼎,不会更改。那些张贴皇榜的官吏,如若没有上级的允许,亦是不会冒着此等杀头之罪去假传圣旨的。可偏偏选秀之事又有两种说法。”

    “既然你我二人都放心不下,又不知是何人所为,那我们便去打探一番吧。”

    “子由的意思是”

    “本想着这几日与你游山玩水,自在逍遥一番,没想到遇上此等之事,只能遗憾作罢了。”

    李唯兮笑道:“不碍事,只要与你在一处,何事都好。”

    **

    鞑靼大明殿。

    一身玄黑华服的纳真正将手背在身后,仔细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那一副大晋地图。她的眼里流出渴求的光芒。

    大晋幅员辽阔,气候适宜,物产丰富,是纳真魂牵梦萦之地。纳真做梦都想将其攻下,据为己有。到那时,她便是天底下最大的王,她说一别人不敢说二,而柯仑会相伴在她左右,母仪天下,与她共享尊荣。

    正畅想间,扬牧走近殿内,单膝跪下禀报道:“大汗,黑行将军传来讯息,大晋的公主离开南京城了。”

    纳真转过身来,惊喜地问道:“是那个大晋皇帝宝贝得不行的永乐公主?”

    “是啊,只要我们将其捉来,攻城之时便能用来威胁大晋皇帝。到时候取得天下便容易多了。”

    纳真听罢,大喜道:“好,扬牧,你速速派人潜入大晋,追寻她的踪迹,务必将这个永乐公主捉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