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乱作一团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码字不易, 请支持正版!  “岂有此理!”皇帝李嘉懿勃然大怒, 用力地拍着桌子。“真是反了他们了!”

    朴硝垂目低眉退至帘帐后,不留痕迹地笑了一下。

    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来人,通知木通和常山, 将李温纶和赵旭东的老底也给朕查查。”

    “是!”

    **

    二日之后,李嘉懿复收到了木通发出两份密信。信上说道:“内阁次辅李洪波之独子李温纶十三岁宿青楼,十四岁霸民宅,十五岁抢民女,贪污受贿无恶不作。”

    “南山候骠骑将军赵元正之孙赵旭东,前年娶一小妾,孕有一儿。得知有望成为陛下的乘龙快婿之后, 便休妻弃子, 疑似骗婚。”

    “好大的胆子!此等货色也配做皇家的女婿!来人, 将这两人给朕抓起来!打入天牢!”李嘉懿怒不可遏,将手里拽着的纸攥成了团。

    其他的候选已然落空, 李嘉懿不得不承认,普天之下,只有顾子由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边是他吧, 犹豫许久的皇帝终于做出了决定, 当即写了赐婚之旨, 速速递往公主府中,并命令太常寺司天监挑选黄道吉日。

    皇帝赐婚的旨意一从宫中传达出来, 便引起了举世的轰动, 最终夺魁者便是名不见经传的顾子由, 着实是鲜少的人能料想得到。

    在公主府里,便是一番下人比主子兴奋的情景,顾子由的三个随从闻此消息可谓是兴奋得一蹦三尺高。皇家的乘龙快婿,飞黄腾达啊!而两位主角却是风平浪静,似是一切早已料定。

    既然驸马之事已然是板上钉钉,那便要将早早地将延平的爹娘请来,完成婚礼。

    “甘遂,你速速回延平,将这份信件交于老爷。”顾子由亲笔写了书信,火速送回延平府。只是她有些担忧,但爹爹知晓自己要成亲,而且还是迎娶公主时会不会五雷轰顶?

    罢了,解释之语,还是等他到了京城再当面说吧!

    顾子由略懂天象、黄历,稍微掐指一算,便知大晋朝的司天监极以及皇帝陛下有可能会挑选的日子。

    她与公主二人生辰八字所吻合的黄道吉日便是在五月初十,下一个便要等到当年腊月十九。

    隆冬寒月大婚李嘉懿定然是不愿,而再拖到下一年,也是万万不可能。

    所以极为可能的日子的便是五月初十。

    这个想法与李唯兮的不谋而合,今日已经是四月三十,离五月初十只有十天。皇家嫁娶繁文缛节甚多,若是不早作准备,那怕是要赶不及了。亦或是婚礼中出了些差错,二人也是十分不愿的。

    故而,多天未打过照面的顾子由与李唯兮在公主府的藏书阁相遇了。二人的想法又出奇的一致:日子还未敲定,若是询问他人,传出去怕是也要折了颜面。倒不如翻翻典籍,收获诸多。

    二人在门口寒暄一下,便有意地分头行事。李唯兮提着裙摆往右门沿的方向走去。顾子由则是从左边开始搜寻起。

    一个时辰有余,二人在藏书阁里绕得是头晕眼花,依旧没有找到她们心中所心仪的书目。

    复找了一炷香的功夫,突然一本名曰《皇室婚礼之仪》出现在顾子由的视线中。

    顾子由眼前一亮,这正是她想要的。于是她伸出手去,握住了书的上沿。正当她想要抽出书时,一双葱白的手扯住了书的下沿。

    顾子由怔住了,没有刹住动作,书沿着书架滑出,白皙的两只手在书沿两边分立扯着。

    顾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子由撑起腰背,注视着另一只手的主人。忽的,脸一红,嘴里结结巴巴地喊道:“公...公主殿下...”

    她与李唯兮拿上了同一本书。

    李唯兮只是弯眼笑笑,眼睛流转着一种不期而遇的惊喜。

    “原来子由也看上了这本书啊。”

    “不不,是公主先拿到的,公主先行阅览,臣再去找其他的。”地位尊卑,顾子由自是懂得,她哪里能与公主夺书呢?

    正当顾子由要往回头路走去时,李唯兮出声道:“别找了,你从那头找来,本宫从这头找来,皆未果。合适的便只有这一本了,一起看吧。”

    同样的,地位之别,公主的邀约照样难以拒绝。顾子由只好默默的跟在公主的身后,来到阅览桌旁。

    余光所及,顾子由瞄到公主手上还拿着另外的一本书。

    “对了,本宫方才看见这个《驸马之礼》便替你取来了,应当对你有用。”

    原来是善意之举,顾子由在心里感激着李唯兮的体贴。她也缓缓提起手来,将手中拿的那本书现了出来。

    “多谢公主,臣恰巧也看到一份《公主之礼》,也随手带上了。”

    二人双目再次对上,皆染上了柔和的笑意。

    一个满是碎阳的午后,一张历经百年沧桑的楠木桌,两个挨得极近的身影沐浴在阳光里。面前摆着一本书页泛黄的古书,二人步调一致的阅览着。斜阳将她们的影子投在地上,乱作了一团。

    看到疑问之处,四唇微张,她们在窃窃私语些什么。

    “顾知府与顾夫人可赶在纳采之前抵达京城?”

    “他们昨日便启程,应当可以。”

    “家中银两可是充足?彩礼有无困难?”

    “爹爹为官清廉,鲜少积蓄。但二哥经商,应当是有存余,在加上一些延平特有之物,应当能应付颜面。”

    “那感情好。”

    “公主不必担忧臣之家境,就算此番倾家荡产,皇上后续给的嫁妆便足够抵上十个顾府了,臣自是不担忧。”顾子由适时说起玩笑,惹得李唯兮浅笑不断。

    “你这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好。古今中外,有多少人惦记着这个驸马之位,荣华富贵,位居一品,应有尽有。”

    “所以书上所说骗婚之事也可理解,飞黄腾达的契机,多少人因此利欲熏心。但此婚约毕竟是公主所提,故子由也能摆脱这骗婚之嫌疑。”

    “说起那契约,本宫方才想起,那协约还得加上一条。”

    “是何?”

    “人前琴瑟和鸣,感情和睦。”

    “这是自然,臣理当履行。”

    在后来的一个时辰里,二人出奇的默契,共同将整本书籍通览了一便,皆做到了心中有数。

    夜幕,太常寺司天监选取了几个适宜的大婚日子,递于皇上。皇帝李嘉懿过目一遍,认真比对一番,最终定于五月初十。

    这个空前盛大的婚礼便这么慌慌张张地开始了。

    宗人府,礼部,公主府,乾清宫,自从得知明确的日子后,便开始忙活不停。

    最为措手不及的顾知府与顾夫人,得到甘遂的报信之后便昼夜赶路,终于早早地来到了京城,慌不择路的做起来夫家之仪。京中若是建驸马府,又得大费周章,费时费力。但礼仪致上,顾子由万万不能在公主府在住下去了。

    于是乎,她借住到了尊王府。尊王妃都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欣然同意了,尊王自然是不敢多言。

    **

    “老爷,为何子由大婚,您看似不是很高兴?”入京途中,顾夫人很明显的感觉到,顾辛的脸上十分不悦,一些隐隐的担忧总是在他的眉头环绕。

    “皇家争权夺势,勾心斗角之人不在少数,我不想子由卷入其中。”

    “但圣旨已颁布,悔婚可是要灭九族的啊!”

    “事已至此,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夫人,你去将子由唤来,我有事情要交代她。”

    “这就去。”

    得到召唤,顾子由匆匆放下手中的活,来到顾辛房中。

    “夫人,你先去找瑄儿,我有话要单独与子由说。”

    “好的,老爷。”

    门被关上,顾辛三步并作两步走,在门上落了栓,而后语气凌厉且不解的问道:“子由,你是女子之身啊!怎么当这个驸马呢?若是日后被公主发现,那可是欺君之罪啊!”

    “爹爹,你听我说。”此番盘问,顾子由早就料到,面对这个除去李唯兮之外,唯一知晓自己女子身份之人,她不想隐瞒。于是她一五一十地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了顾辛。

    听完之后,顾辛沉默了一会儿,复而说道:“这么说来,一年之后,公主便会放你归家。她可会信守承诺?不作食言而肥之事?”

    “白纸黑字已经画押,自是无法抵赖。”

    “哎,那也只能是这样了。苦了你了,孩子。”顾辛满目心疼的望着顾子由。

    “世事难料,困难总是猝不及防而来。但如今子由已经学会欣然对待,也算是成长了一番。”顾子由扬起嘴角,携着微笑说道。

    “孩儿,当真是长大了。爹只愿你安康一生。”

    “爹请放心,孩儿会照料好自己。”

    “既然如此,也无回头路,好好准备,也切勿折了顾氏的颜面。”

    “孩儿谨记!”

    “还...还好。”李唯兮脸上温暖的笑意,如春日的暖流一般清新舒坦。顾子由被这笑意感染,放松了一些,嘴角也弯起了一个弧度。只是现在她的脑袋有些昏沉,也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该如何挑起话题。

    接下来的她...她该说些什么呢?不然二人面面相觑也着实是尴尬。

    忽而望见桌上琳琅的菜品,灵光乍现,“公主是否饥饿?可要食些饭菜?”

    “先前已经服过驸马所给药丸,腹中饱胀,难以再食。驸马若是饿了,可以自行食用,不必拘束。”

    “臣酒桌上已食甚多,也已饱腹。那...那公主可要前去洗漱?”

    顾子由试探性的问话确实问到点子上了。这一身繁重的婚服,吵闹的银饰,李唯兮早就想脱掉了。

    “驸马今日疲惫,驸马先行洗漱吧。”但李唯兮也知顾子由今日比她累得多去了,理当她先行洗漱。

    “不不不、公主先!公主先!”饶是她们已经成婚,依旧是尊卑有别。顾子由哪里会同意李唯兮的建议。她连连摆手、作揖,态度十分坚决。

    见他这般局促又果决的模样,李唯兮也不好刁难,忙说道:“那驸马稍等片刻,本宫先去洗漱。”

    “好。”

    言闭,李唯兮起身,提着裙摆,往偏殿的浴池走去。寝殿一下子便寂静了下来,只剩下了顾子由一人。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松了神,而后像是被抽干气力一般,双臂低垂,瘫坐在床榻之上。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今日好生的疲惫,今日的公主殿下也着实好看...

    氤氲的睡意中,顾子由眯着眼,眼前似乎浮现了身着婚袍的李唯兮朝她微笑的模样...

    澹澹光华,犹如天仙...

    许是酒意复起,脑中开始胡思乱想,眼皮也慢慢便沉重。不听话的脑袋摇摇晃晃地向着金玉枕慢慢倾斜。在离金玉枕不远的地方,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她再也抵不住困意和累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李唯兮对寝殿里的事情毫不知情,她动作麻利拆着头上叮当作响的银饰,嫌恶的将她们置于梨木桌上。心里腹诽到:这些银饰,此生也不想再戴第二次了。

    而她后取来清水,卸下满脸的胭脂。

    当柔软的布帛滑过自己的细眉之时,李唯兮忽的就想起今日顾子由的那对英气之眉,自成大气,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提了起来。这人平常若是都这副打扮,也是仪表堂堂,俊秀非凡,相处起来也着实是赏心悦目。

    脱下那一身厚重的衮裙,轻轻挂于木架之上,李唯兮步入舒适的水温之中,洗漱着一天的疲惫。

    当她着一身雪白中衣回到寝殿之时,床榻上的顾子由已然熟睡,双手与双腿皆蜷着,看上去十分不舒适。

    这人当真是累坏了。李唯兮的眼里透漏出心疼之意。

    她皱了皱眉,忙上前轻轻唤了两声:“子由,子由。”

    皆是没有回应。

    听着那安稳的呼吸声,李唯兮并无再多的犹豫。她揪住顾子由鞋履的边缘,轻轻一发力,便将两只绣金布鞋脱了下来,放于床边。而后脱下薄袜。再将她的身子掰平,脱下她的外衫。

    接下来,她打来一盆清水,轻轻的拥着湿布擦拭着她脸上同样厚重的脂粉。

    最后盖上薄被。

    一气呵成地完成上述工作之后,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出现在李唯兮的脸上。自己从小到大,千金之躯,何时这般服侍过别人?这顾子由怕是全天下最幸运的人了。

    且当谢她的尽心尽力吧。李唯兮这般宽慰着自己,不然她也不知这该如何解释。

    洞房之内,烛光摇曳。时候已晚,李唯兮也觉得深深的疲惫,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一天的兵荒马乱总算是过去了。

    接下来,好好睡一觉吧。

    李唯兮吹灭了寝殿之内的几盏烛灯,仅留下一盏即将烧完的,用以明路。

    新房之内的烛光骤然熄灭,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疾呼。

    “呀!”声音一闪而过,影影绰绰地撞进李唯兮的耳里。当她停下脚步想听个清楚的时候,声音又戛然而止了,她歪了歪脑袋,且当是无名小卒不经意而发,继续朝床榻走去。

    洞房外的不远处,尊王的嘴巴被尊王妃死死捂住,拖到了一个假山之后。

    那声音便是尊王所发。

    “不准叫那么大声,听到了没有?”顾子瑄严厉地训斥道。

    尊王乖乖的点了点头,顾子瑄才把手放开。

    “你啊你!差点就被发现了!”惊魂未定顾子瑄拿着手指点了点李煜祺的额头。

    “王妃,本王知道错了,你别生本王的气啊!”见尊王妃有些生气的迹象,尊王立刻小声地在她耳边撒娇求饶道。

    看着尊王这副孩子气的模样,顾子瑄自然是气不出来。跟尊王相处久了,她发现自己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好了。而且尊王对她的戒备心也明显降低,依赖性也愈来愈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