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危机重重

加入书签
    此为防盗章!码字不易, 请支持正版!  她脑中一片混沌, 如群蜂聚集, 嗡嗡嗡地扰得她不得安宁。她只祈望着公主殿下这尊大佛能够被“轻忘”之药消去记忆, 永世记不得她们曾经相遇过才好。

    相对于顾子由的战战兢兢, 李唯兮就显得落落大方, 她身着杏黄曲裾,翠羽明珰, 将她的整个人衬得华贵无比。肤若凝脂, 鬓发如漆, 眉若远山,鼻若琼瑶。一双凤眼微微上挑,威仪自生。整个人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顾家上下之人只敢用余光偷瞄,而后便偷偷垂下目光,绝不敢正眼直视。

    仅几步的路途,顾子由顿感十分漫长。她埋下头去,依然感觉永乐公主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了好久好久,久到自己虚汗直下。

    永乐公主走至上位, 顾辛携顾家众人于下位立着。他大呼一声:“臣顾辛携顾家老少恭迎公主殿下!”而后就鞠躬向下, 行了一个礼。

    说罢, 众人便仿着顾辛的模样深深的鞠了一躬, 除尊王与尊王妃外。

    “顾大人免礼,是本宫打扰了。”

    大礼一行完, 顾家下属各自散了去, 回到自己的岗位之上, 各尽其职。顾子由本想随着人群遁走,却被顾辛拉住,他要让顾家三个儿单独拜见公主。

    “见过永乐公主。”虽说如今自己辈分大一些,顾子瑄还是随着顾家向李唯兮行了一个礼。

    “皇嫂嫂客气了。”李唯兮连忙上前托起顾子瑄的手:“七皇兄大婚,永乐还未曾贺喜,罪过罪过。待会,永乐有一份大礼要送与皇嫂嫂。”

    李唯兮没想到,傻气冲天,胆小如鼷的尊王竟然在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成了亲。一个宫中女皇医成了自己的皇嫂嫂,也不知其图些什么。

    着实需要打探一番。李唯兮心中想到。

    “臣妾先谢过公主。”顾子瑄抿嘴笑着,落落大方。

    “哼,永乐你别想欺负我的王妃,本王会保护她的!”不明就里的,尊王从顾子瑄身后剑拔弩张地走上前来,一把揽过顾子瑄的身子,护在怀里。

    “呀!皇兄与王妃当真是伉俪情深。皇嫂嫂永乐欣喜还来不及呢,怎有欺负她一说?”李唯兮莫名其妙道。

    “哼!反正就不准你靠近本王的王妃!”尊王揽着顾子瑄向后退去,好似李唯兮是瘟神一般。

    李唯兮内地里气得直跳脚,心里腹诽:好你个尊王!本宫替你试探企图之人之心,你倒反过来咬我!吃里扒外!见色忘亲!

    内心暴跳如雷,面上依旧要维持善良大度的形象,李唯兮只是微微一笑,掩过尴尬。而后便等候着下面之人的谒见。

    “参见公主,草民乃顾家二子,顾子期。”顾子期大步走来,大方得体。

    “顾家二少爷着实是一表人才。”李唯兮礼尚往来地夸赞道。

    相互寒暄过后,接下来便轮到每分每秒想钻到地缝中的顾子由了。她牙一咬,心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与其诚惶诚恐地担忧着,还不如博一把。

    她大步向前,衣袖拂动,猎猎生风,对着李唯兮深深地行了一个礼,说道:“参见公主,草民乃顾家三子,顾子由。”说罢,顾子由抬起了头,直直地对上李唯兮的目光。

    她倒要看看,这位永乐公主竟有没有忘记那天发生的事情?

    二目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相对,直辣辣且带着探求意味的视线袭来,李唯兮怔了一怔:这人当真是不怕死么?自己初闻其秘密之时,分明是局促不安的。如今怎敢如此直视自己?

    难不成是试探?

    得知意图的李唯兮轻轻一笑,眼里露出深意,她倒要看看把柄在自己手中,这个臭流氓要如何招架?

    她居然...全都知道!

    顾子由望着李维兮的眼慢慢变得暗淡下去。她失策了...一种极深的恐惧与懊悔笼罩在她的心头。

    “子由免礼。”

    一场难得的拜见落下了帷幕,顾子由如行尸走肉般随人潮散去。

    她回到了房间,望着桌上琳琅的书本发起呆来,眼中似是没有了神采。

    **

    时候尚早,天色尚明,李唯兮有意在延平府中闲逛一圈,顾辛与顾子期陪之。

    “进城之前本宫便听闻,延平知府擅莳花,府邸如同人间仙境一般,春兰秋菊,锦花绣草,万金难求。如今一赏,当真是名不虚传。”看着面前百卉含英,逞娇呈美。李唯兮一扫昨日的阴霾,心情十分愉畅。

    “公主谬赞。臣之府邸原本并无花草,是臣之小儿喜爱方才种上。府中一景一物皆由小儿意图安排布置的。”听了夸赞,顾辛也是喜不自禁。

    “噢?不是出自顾大人之手?”李唯兮以为,如此老练的布景设计所构成的藓庭花院,定然是出自于有一定年岁,阅历非常之人。没想到却是那个“山野村夫”所为。

    “不是臣。此乃小儿十岁之作,后来小儿隐居学医,才由得臣代之养护。”

    “顾大人之三儿乃非常之人啊!”李唯兮语有深意的说道。

    “公主谬赞谬赞。”

    游览之后,李唯兮初显疲意,便回厢房歇着。

    **

    “公主,此乃顾大人送来的上好茶叶,说是延平特产,公主可想尝之。”

    “试之。”

    茯苓娴熟地在茶桌上泡起了茶水,茶香四溢,茶气氤氲。

    于朦胧的烟气中,李唯兮好似看见了十岁的顾子由庭院莳花之景。身子孱弱,却天真烂漫。

    “泽兰。”李唯兮朝着身旁唤了一声。

    “属下在!”

    “去把顾家三儿顾子由给本宫唤来。”是时候会一会那个臭流氓了。

    “是!公主!”

    伏于案前,顾子由抓耳挠腮地思索对策。此事若不能妥善解决,她怕是要成为顾氏百世流芳里的罪人了。

    “顾少爷,公主请,请移步厢房。”泽兰敲了敲顾子由的房门,朝内说道。

    “草民...草民马上便来...”当头棒喝般的寻呼声传来,顾子由苦笑着应道。

    随后便整理着装,前往公主厢房,不敢怠慢。丝毫不见晨间午后的气定神闲。

    厢房内,李唯兮屏退了身边的侍卫奴婢。

    “草民顾子由参见公主!”

    “子由,别来无恙啊。”李唯兮拂着茶水,面带微笑的说道。

    “公主唤子由来,欲意何为?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顾子由开门见山的问。

    “本宫就想问问,那日在五狮山,你向空中所洒之物为何物?为何转瞬之间,本宫便不省人事,而你,却不见了。”

    “此乃“轻忘”之药,可于忘却一个时辰之内的事情。”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轻忘””李唯兮小时听过医师授课,对此药特性略有了解,“可惜本宫先前误打误撞服下解药,真是拂了子由的愿了。”

    “草民隐瞒女子身份,使家族蒙羞,自知有罪,请公主降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此事臣一人承担,与家中亲戚皆无干系,愿公主不要殃及他们。”

    “子由确是坦荡。本宫且问你,为何你与本宫肌肤相触,那寒毒便被遏止?”

    “回禀公主,草民自幼身积毒气,时常服用烈性药物,所以体温要比常人高一些。那日...那日草民也是见情况危急,且别无他法,草...草民才出此下策,公主请恕罪,草民绝无侵犯之意。”

    说话之余,李唯兮也鲜明地感受到了。自顾子由踏进厢房起,一股暖流便被带入,扬面朝自己袭来。而后那些热气像是有了生命一般,从自己的肌肤上钻入,与寒气相搏。

    不久之后,李唯兮的手心居然有了些许暖意。仅仅是共处一室,二人竟然又如此奇妙的反应。

    “那日之事先不论,本宫再问你,依你所学,本宫这寒毒,是否能根除?”李唯兮暗淡了十七载的希望之火在这一刻重新燃起,她有预感,面前这个奇特之人,将是遏止寒毒的关键。

    “依草民所见,公主这寒毒虽是顽劣,但必有解决之法。如世间万物,相生相克。”

    “那你能否医治好本宫的寒毒?”

    “假以时日便可。”

    “这样吧,本宫与你做个交易。若你医好本宫的寒毒,本宫便保守你是女子这个秘密。”

    “公主愿网开一面,草民自当是鞠躬尽瘁。”

    一场惊心动魄的问话,随着顾子由的退场而落下帷幕。顾子由本是抱着必死之决心,没想到却意外的斩获得了一条生路。

    纵使寒毒艰深,她定会全力以赴,将其医治。

    “有栖身之处便好,本宫甚是满足。本宫这里有下属服侍,温知府退下吧,好好款待与安置府内的那些大人。”当所有官员都拥挤在不大的漳州府内之时,李唯兮才意识到自己的这次失踪有多么轰动,三省的官员几乎是倾巢而出,此种兴师动众的盛况也是百年难得一见。

    哎,她的本意并非如此啊!第一次,李唯兮开始责问自己,是否思虑不全?引得无数人担忧。

    “白芨,拿笔墨纸砚来,本宫要写信与父皇及母后。”李唯兮吩咐道。

    “是,属下这就去取。”

    跨入低矮木制的门槛,薪柴与燃炭之味扑面而来。李唯兮默不作声的皱起了眉头。这二者之味,着实是她生平最厌恶之味,但是无可奈何,她得倚仗着它们来续命。

    李唯兮独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而后便往满是火炉的桌旁走去。熊熊燃烧的烈火将整个房间烤得通红,这是一种李唯兮极其熟悉且安心的颜色。

    她拉开厚重的棉衫,将手置于火炉上方,烘烤着,待手有些许知觉之后,慢慢伸缩着僵硬的手指,来回搓动,使之重新归于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