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公主失踪

加入书签
    “禀...禀报皇上,大事不好啦,永乐公主丢了!”

    “什么?!!”

    谨身殿下,锦衣卫统领木通哑着声音战战兢兢的禀报道。这一句简单的话几乎用尽了他全部的气力,不是因为舟车劳顿的疲惫,而是他深知自己罪孽深重。他居然把普天之下最为金贵的永乐公主给弄丢了,如今生死未卜。倘若不将公主平安找回,自己这脑袋外加九族亲戚的命怕是要保不住了。

    龙椅上,紧紧攥着拳头的皇帝怒目圆睁,雷霆大怒的说道:“谁给你的胆子,敢把朕的公主给跟丢了。你知道再过两天便是十五月圆之夜了吗?”

    “卑职认罪,但请皇上给臣...臣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臣立马带人前去搜寻!”锦衣卫统领木通在宣化殿上重重磕下一个响头,以表决心。

    “滚下去!去!”李嘉懿愤怒地挥动自己的衣袖,满脸怒气地站起身来。

    “来人,传朕圣旨,无论是谁,找回朕的公主,朕给他加官进爵重重赏赐!”

    “是!”

    前几日,本是皇后回乡省亲之日,但皇后染上风寒,咳嗽不断,不宜舟车劳顿。

    喜欢四处玩乐的李唯兮主动请缨,说什么也要替皇后跑这一趟。皇帝初闻并不应允,担忧旅途艰险,路上有贼人欲对公主行不轨之图。他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啊,绝绝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李唯兮自小极尽宠爱,恃宠而骄,秉性也是极其固执,认定的事情绝不会轻易罢休。而且她深知皇帝的脾气,知她如何软磨硬泡便可成功说服他。

    仅二日,在李唯兮的糖衣炮弹之下,皇帝便点头应允。

    为排除艰险,皇帝派遣三千官兵保驾护航,暗地里唤百余名锦衣卫紧紧跟随。此种阵仗比皇帝自己出巡还要紧密许多。这便是大晋朝唯一的公主得待遇,令人倾羡不已。也是百姓茶余饭后啧啧称赞之事。

    但是还是把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小祖宗弄丢了。

    三千余人,看不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主。

    一时间皇城内外半数兵力倾巢而出,在永乐公主丢失的地点进行地毯式的搜寻。

    大批部队涌进浙江,前往清潭县,把沿路的官员吓得不轻。上至浙江巡抚,下至各地知县,闻讯之后统统赶来,气喘吁吁,心惊肉跳的聚集在弹丸之地——清潭县。

    锦衣卫统领木通无暇寒暄,立马下达搜寻令。紧急搜寻分三路进行。木通携锦衣卫与皇城官兵进行搜山以及水路船只,浙江巡抚携浙江守兵搜索民宅街道。各地知府带民兵搜寻清潭县附近乡县,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

    如此大规模的搜寻进行了两天两夜,把清潭县以及附近乡县,甚至是整个浙江省,翻了个底朝天,但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一种深深的恐惧笼罩着整个浙江省。

    几天几夜未曾合眼的木通未曾放弃。他接受了既定的现实,永乐公主已经离开浙江省,前往异地。清潭县没有任何公主遭到残害的线索,那就说明这人在短时间内还是安康的。

    只是在拖下去,就说不定了!

    今天便是十五月将圆之也,是永乐公主寒毒必发之日,若不能妥善照顾,这性命怕是也要不保了。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安徽巡抚、江西巡抚、福建巡抚紧紧出动,号令各地官员配合搜寻。

    就在这局势紧急,万人命悬一线之时,万金之躯的罪魁祸首正在福建的某个小乡县里优哉游哉的玩乐着。对各地官员分秒必争的急迫毫不之情。

    她的想法很单纯,只是想远离那些看守与眼线,一人独自游荡几天。自小金贵是金贵,太监宫女不计其数,稍微重一点的活儿都不需要她干,定会有人前赴后继的涌上来。但她没有自由倒也是真,自小出行,后面就要尾随着长长的部队,一举一动都要在成百上千之人的注视之中。好生的不自在!

    恃宠而骄,恃宠而任意妄为,在那些个情绪烦恼堆积到顶点之时,小祖宗整了这么一出偷跑。

    最后她成功了,在三千多人的眼底,独身一人,从马车里溜走,登上一艘货船,沿着水路,从浙江到了福建。

    卸下精致的胭脂,换上朴素的衣衫,李唯兮毫无违和感的穿梭在闽南地区大街小巷里。这儿的人们都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但见到她时,都善意地微笑着,他们并不认识她。这便是她父皇统治下的太平盛世。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外户而不闭。

    阳春三月,桃红柳绿。古人云: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这个时间,没有什么比去山水间走一遭更舒服的事了。永乐公主是这么想的,去山间小路上游荡几下,微微欣赏一些周遭的风景,呼吸清新自由的空气。正午便回,随即前往当地的衙门,亮出自己公主的身份,而后便让他们准备度夜的柴火。十七日便启程回京。

    一场再完美不过的任性之旅就此落下帷幕。

    但是...人生总有意外。

    永乐公主前往的这座山头名为五狮山,山上奇石众多,在山顶处簇立成狮子状,当地百姓便以形为名。

    山上微寒,早樱已然开放,漫山遍野,皆是姹紫嫣红一片,令人流连忘返。永乐公主便在这流连忘返的情境中越走越深,越走越深。最后囿于山中。

    时辰已过午时,永乐公主显然是忘记了与自己的约定,她沿着蜿蜒的山路,随着灿烂的山花,不知不觉地翻越了一座山头,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是天上那一轮将明的圆月提醒了她,时候已经不早啦。看着那梦魇一般的月影,永乐公主方才如梦初醒,一种紧迫的往回走的心情浮现了出来。

    后退的脚步不自觉的加快,现在是未时,离太阳下山,月上梢头仅仅一个时辰。

    她必须在天黑之前到达衙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永乐公主有些慌乱,一种懊悔的情绪渐渐显露了出来。她眉头紧蹙,感觉脚边的露气有些冰冷,寒气顺着湿润的脚踝爬进她的身体里。她停下脚步,从自己的衣兜里迅速的掏出一个锦囊,从中掏出两粒药丸,迅速服下。那是皇医顾峰会特意为她炼制的御寒之药。

    服下药后,由内及外,身子果然暖和了一些,永乐公主沉了沉心,稳住呼吸,按照自己的出色的记忆力往五狮山走去。

    申时末,李唯兮走出寒气深重的后山,回到了早樱灿烂的五狮山。静默的夜染上那片绚烂的樱花,李唯兮早没了白天赏花时悠游自在的心情,她急促的往前走去。地上散乱分布的枝杈时不时拌她一脚,黑灯瞎火的穿梭也大大减缓了她的速度。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酉时末,李唯兮还在五狮山中环绕,未寻出路。积蓄已久的寒毒慢慢发作,阻遏着李唯兮的步伐。刺骨的冰冷从脚边蔓延开来,慢慢摧毁她的理智。

    自小备受宠爱的李唯兮泪意上涌,每次发病之时,都有父皇母后,以及数不清的宫女太监们的问候,以及贴心的照料。

    可这一次,偏偏是自己任性妄为之时,无人援助,迷路山中,生死未卜。

    “父皇,母后,太子哥哥,兮儿好想你们啊.....”

    李唯兮心里坚强的防线崩塌了,寒毒僵住了她的双脚,她的身子慢慢的往下倒去,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最后在夜晚无尽的寒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静谧重新回归于这座山林。

    一炷香之后,林间几只惊鸟腾飞而起,徐徐的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

    一丝微弱的光亮在黑夜中晃荡着显现了出来,一个面带笑意,身背草篓之人出现在小路的那一头。嘴里哼唱着不成调的曲,顾子由出现在不远处的微光里。

    刚刚采完草药回来的她正在往半山腰走去,那里有她的栖身之处。怀里揣着一封热帖的信,那是来自于他父亲的亲笔。

    七年的隐居山林,苦读医术,总算把自己那一身积蓄的毒气清除了九分,看着脚踝的梅花印记颜色慢慢变浅,顾子由长舒了一口气。自己终于能回到那个阔别已久的家了,明早便启程,她在心里这般想到。

    又往前走了几步,一个突如其来的凸起拌住了顾子由,她险些被摔得个七荤八素。好在踉跄了几下就保持住了平衡。

    人在绊脚之时,会下意识地回来看一眼那个绊脚之物,顾子由也不例外。

    她提着灯笼,朝着那不明之物慢慢靠近。但人体的轮廓全部显现出来之后,她大声惊呼:“居然是位姑娘。”

    “这黑灯瞎火的躺在这里,难不成遭遇了什么叵测的事情?”

    医师的本能让她探出手去,她用自己手指探上李唯兮的鼻息,而后又寻出她的手腕,把起脉来。

    “这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寒毒啊!”把完脉的顾子由眉头紧皱,心中暗语道:这姑娘到底是何人?为何会染上如此奇特的寒毒?

    顾子由沉默着,她复探了李唯兮的颈温,发现的她脉象十分薄弱,再有一炷香的功夫,她便会被这寒毒夺去性命。

    救人之事十分紧急!

    顾子由抬头望了一眼山腰,又转眼俯看了一眼山脚,她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就地医治吧。

    她脑中已有了最恰当的医治之法。

    她将灯笼放在放在手边,脱下自己的外衫,只着一身中衣,而后也脱下李唯兮的外衫,放置在一旁。

    身子徐徐的躺下,枕在一个凸起的石头上,然后将自己的手臂穿过李唯兮的颈后,另一只掰过李唯兮的腰,将她牢牢的抱在怀中。

    薄布相隔,温热的感觉透过相触的肌肤慢慢注入李唯兮的体内,她得救了。

    微风拂过,吹熄了灯笼里的烛光,四周重回寂静。

    不久之后,深重的山林里多了两个绵长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