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解决(上)

加入书签
    ();     那些动手的家伙们真的是运气背到了极点,好不容易能找到个机会郭泰来只带了两个安保坐着租来的车子外出,本以为这是个动手的好时机了,谁知道那个看起来租的车子里坐着的不止是郭泰来,还有一个查尔斯王储呢?

    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是只有两辆车,谁能想到有一堆车跟着呢?

    旁边那个一看就是女性开的小甲壳虫里还能跳出两个拿着冲锋枪的彪形大汉?

    一通枪战,跟着出去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脱,全都交代在了当场。

    皇家保镖们动手干净利索,下手也狠,没说留活口,那只要拿枪的肯定干掉,很符合郭泰来的行事方式。

    当然,他们能一个没有损伤,也在于郭泰来在适当的时候影响了一下那几个歹徒的运动系统,让他们在某些关键时刻枪口稍微歪了一下或者扣动扳机的手迟疑了一下,然后立刻就被皇家保镖们抓到了机会当场击毙。

    给查尔斯做护理的时候,郭泰来也问过查尔斯,为什么会这个时候才找上他。

    按道理说,郭泰来在瑞士去年就开始对外营业,要找应该早就找上门才对啊!“因为阿涅利先生。”

    查尔斯并没有对郭泰来隐瞒,飞快的说出了原因。

    尽管郭泰来已经名声在外,但是毕竟还是有很多身娇肉贵的贵族大人物们,对于郭泰来这个来自东方使用针灸的“巫医”并不敢完全相信。

    郭泰来只要琢磨一下自己接待的客户的顺序,大概也能看出来,最早接受的肯定是华夏人,他们对于针灸是从小就接触的,也认可。

    接着才是一些做灵活的生意接受新鲜事物快的老外,然后是娱乐圈里的人,真正的有着贵族头衔的,几乎没有,或许古莲先生算一个吧!阿涅利先生的身体状况,恐怕不少人都在关注,大家基本可以断定,他的状况已经不太可能挽回,最多也就是一两年的时间,这是自然衰老,没人可以抵抗的自然规律,现代医学也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可是自从三月份接受了郭泰来半个多月的护理之后,阿涅利先生整个人就从那种垂垂老矣的状态变得像是年轻了有二十岁,神采奕奕,身体的检查结果也是健康的不能再健康,根本看不出来是八十多岁的老人。

    这个结果惊到了许多人,特别是那些知道阿涅利先生真正的身体状况的人,其中就包括英国的皇室。

    这个世界上,视钱财如粪土的人很多,为了崇高的理想为此放弃自己生命的人也很多,但是,自己活得好好的,也不为什么伟大的目的就打算主动驾鹤西归的人却一个都没有,特别是这些老牌的贵族,有权有势的家族,更是如此。

    当阿涅利先生从一个将死之人变成了现在依旧还能精神头十足的处理家族生意的强大领导者之后,许多人都动心了。

    皇室也不例外,不是吗?

    郭泰来可以肯定,查尔斯只是第一个,而且他肯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有一种皇家试验品的感觉。

    他今天晚上一定会十分详细的做一次体检。

    让郭泰来多待几天,肯定是等待检查结果出台,然后查尔斯背后的大人物再决定要不要也做一次护理。

    连普大帝都忍不住接受了郭泰来的护理,那么七十多岁的伊女皇能忍住?

    也就是她比较谨慎,没有普大帝那么胆大,所以才会让查尔斯先去试试效果而已。

    回到酒店,郭泰来基本上就没出来,每天都老老实实的呆在酒店中。

    有人想要采访一概拒绝,全都交给彼得先生应付。

    反正他这个赛季也不会上任,正好处理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郭泰来这边倒是偃旗息鼓没什么,倒是阿布那边相当的高调,收购成功之后,马上就宣布将会斥巨资下赛季引进更有实力的球员,而且他并不排斥在媒体面前出现,风光无限。

    不过袭击查尔斯王储的事情太大,阿布的风光也被压下了,出事当天并没有查到什么消息,可第二天中午,就有隶属爱尔兰共和军的某个小组织跳出来宣布对此事负责。

    苏格兰场就势又把一顶暴恐组织的帽子扣在了爱尔兰共和军的头上,扣的结结实实的。

    第三天,查尔斯再次将郭泰来约了出来,还是在酒店坐上查尔斯乘坐的一辆陆虎,又一次开出去,去了另一个隐秘的庄园。

    皇家庄园可不止一套,有足够的地方安排郭泰来。

    这次,郭泰来不出所料的见到了伊女皇。

    七十多岁的伊女皇比阿涅利先生小了五岁,可是她的身体却比阿涅利先生好上太多了。

    反正郭泰来知道,可怜的查尔斯二十年后还是王储,比康熙他儿子还惨。

    护理嘛!完全没问题。

    郭泰来现在英国有行医资格,而且人家是正经的走的郭泰来的推荐规矩,瑞银推荐的,查尔斯消费超过了两千万美元,当然有资格推荐伊女皇。

    这家人有钱,又不需要郭泰来免费服务,郭泰来完全不用考虑别的事情,只要当做是一个普通的贵宾进行服务就好。

    几乎是同样的护理,内脏护理,皮肤状态护理,伊女皇年纪大了,需要做一些深度护理,反正不便宜,但效果显然是立竿见影的,伊女皇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年轻了二十岁,十分的开心。

    女皇并没有多呆,治疗过程中很是温和的勉励了一番郭泰来好好经营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护理完成之后连晚饭都没吃,就匆匆赶回了白金汉宫。

    她和查尔斯不一样,一举一动更受人瞩目。

    查尔斯再次招待郭泰来吃了一顿英式皇家晚宴,本该是餐后休闲时光的,查尔斯却带着郭泰来去了庄园当中的一个房间。

    房间的门口,有四个皇家保镖在看守,见到查尔斯带人过来,其中一个急忙打开门,将两人带进去。

    把郭泰来带进门,房间里灯打开,郭泰来就看到了一个被铐在椅子上坐着脑袋蒙着黑布的家伙。

    “我说过要送你一件礼物的。”

    查尔斯笑着说道:“这个家伙,是那天袭击我们的时候坐在直升机上盯着我们车子的那个。

    直升机被我们的战机用导弹逼迫落地,相信你会很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