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作业(上)

加入书签
    当郭泰来沉下心来认真学习某一科的东西的时候,他经过控制系统强化的强悍的记忆力首先发挥了作用。那

    几本人体美学的大部头,郭泰来一晚上就全部都翻完了,当然,也记在了脑子里。不过,美学修养这种东西,绝不是把几本书的内容塞进脑子里就能够培养出来的,所以,郭泰来还得先去和邱成周学了基本功之后,然后按照刘教授的指点,用俊男美女做模特练习,同时找几个时尚摄影师来学习。早

    上起床,看着自己空荡荡的院子,郭泰来忽的特别想父母。二话不说,拿出电话就给家里打电话。

    郭建军和丁玉梅一大早接到了郭泰来的电话,高兴归高兴,可郭泰来竟然让他们到京城来住一阵子,这让他们很是惊讶。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问郭泰来,郭泰来也不说,只说让他们到了京城之后打自己的手机就行。两

    人听到这话更是有些担心,自家儿子这是做什么了?怎么几个月参加绝密项目才完成没几天,这就连手机都用上了?别不是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吧?丁玉梅担心不已,立刻决定,马上就去买票,怎么也要亲眼看一看面对面问一问才行。

    郭泰来打过电话之后,心里舒畅了一些,吃了早饭立刻赶到了中央美院,找到了邱成周,开始跟着邱成周练习雕塑基本功。

    雕塑雕塑,雕属于去掉某些部分的性质,塑却有补全某些部位的性质,两者相辅相成。同样的,郭泰来要整容也是如此,有去掉某些部分的,比如减脂削骨什么的,也有增加某些东西的,比如隆胸垫鼻子等等,所以,这些基本功还是要学的。有

    纳米机器人控制,郭泰来双手的灵敏度简直高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才跟着邱成周学了两个小时的泥塑,基本上邱成周就不需要再动手演示了,郭泰来下手的动作比他快的多,而且比他准的太多了。练习了一个上午之后,邱成周已经开始赶人了。

    太欺负人了!明明号称自己没有基础的,结果一上午下来,邱成周发现自己竟然没办法教了。他用的手法郭泰来比他用的还熟,也就是郭泰来暂时只能临摹,还没办法做艺术上的发挥,才能让邱成周这个自己认为艺术造诣不低的中央美院研究生有那么一点点的自尊。可

    在临摹上,邱成周完败。不管是速度还是相像度上,完全做不到郭泰来这个变态一样的结果。这时候不赶他赶谁?“

    回去做老师布置的作业吧!”邱成周也知道刘教授给郭泰来安排的作业,直接把郭泰来推出了工作间:“我们这里可不用俊男美女做模特,自己去找!”期

    间郭泰来也看到过一个供美院学生临摹的模特,还真不是俊男美女的类型。他们喜欢的是某些有特点的模特,而不只是简单的漂亮的模特。前

    后在中央美院里学了两天,郭泰来就分别被刘教授师徒二人赶出来一次。还好,接下来郭泰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先按照刘教授布置的作业完成再说吧!

    去哪里找俊男美女的模特呢?另外,既然要临摹,怎么也得要有个看起来像样的工作间吧?难道把人领到那个汽修厂?直接会被模特当做骗子吧?

    不过,这个问题不用郭泰来发愁,他现在可是有一个公司在手,二十几个青春靓丽的美女下属呢。赵晏晏找员工,貌似就没有找过不漂亮的,最开始的模特,就是她们了。

    吃过午饭郭泰来就兴冲冲的赶到了克里斯蒂娜公司,当然,随身带着一大堆的工具,都是用来雕塑的。此外,还有一大坨的橡皮泥,初学乍练,橡皮泥最适合郭泰来,也最简单,这也是邱成周的推荐。

    “谁暂时手头上没事?”郭泰来和几个相熟的打了招呼,也不客气,直接就在办公室里问众人。

    众女不知道郭泰来要干什么,但他两手一手一个包却看得清楚,谁都没做声。刘律师看不过去,叹了口气走了出来问道:“郭总什么事情?我还有点时间。”

    “那太好了!”郭泰来大喜,随手从旁边拽了把椅子过来:“刘姐你在这里坐好。”

    刘律师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郭泰来的要求坐了下去。周围的女同事们也都是一脸的疑惑,不知道郭泰来这是要做什么。“

    五分钟就好!”郭泰来仔细看了看刘律师,然后指点刘律师:“你把那一缕头发束好,对,就这样。换个姿势,二郎腿,对,没错,就这样,手这样摆,很好,不要动。”

    按照书本上的照片郭泰来让刘律师摆出来一个模特的姿势,随后从自己的两个包里分别开始掏东西。一排大家没见过的各种各样一看就是某种雕琢的工具,让众女全都是一愣,等到郭泰来从另一个包里弄出来一大块橡皮泥的时候,大家似乎也明白了点什么。

    随后郭泰来的表演就开始了。就在办公室里,也不知道是谁的办公桌边上,郭泰来把一坨橡皮泥揉匀实,墩在桌面上,然后拿着一把小刻刀,飞快的动起手来。

    众女只看到郭泰来双手如同上了弦一般的飞快的运动着,雕刻刀在那那坨橡皮泥上动来动去,只是片刻间,几乎是缩小了好几号的刘律师的脑袋就开始出现,随后是脖子,然后上上半身,最后是下半身,连那个椅子都没放过。全

    部雕刻完成,郭泰来只用了短短的三分钟。这其中,除了郭泰来还不够完全熟练之外,还有就是要计算各种尺寸的比例,以及绕着刘律师走了几圈看清楚每一个衣服褶皱耗费的时间。

    “喔!”看着那个橡皮泥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缩小版刘律师,众女一阵惊呼。除了橡皮泥只有一种颜色之外,橡皮泥像上的每一处,几乎都和他们看到的刘律师对应的清清楚楚,甚至于连头发丝都能够清晰的看到细细的轮廓,简直让人移不开目光。“

    刘姐,过来看看,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郭泰来冲着刘律师招手笑着问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