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割血超度

加入书签
    “她说什么了?”

    楚月寒正要开口,却被未亡人截断了话头:“好了,别赖在我这儿了。送你们回地面去。”

    她手一挥,一条旋转着的幻影隧道出现在两人面前。楚月寒头也不回,拉着诸葛花铃就走了出去。

    “喂——小楚!”见已经回到了地面,诸葛花铃扎脱开楚月寒的手,很不愉快地问,“她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她想要渡化全城。她想要最强大的力量。”

    “她要渡化全城?!”诸葛花铃惊叫起来,“这不可能的!除非神明降临!”

    楚月寒看着她。

    “小楚!神不存在了!自从梵天的一念之仁致使神王朝崩坏以后,因果轮回便全部乱了套。三位大神的力量和福报,或为恢复世界而用尽,或是被自然封印,又或者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诸葛花铃叫起来,“你个笨蛋!大笨蛋!”

    “你知不知道,冰若是困于自己的执念内,那任谁都无法拯救!这座城池最需要的不是谁的力量和福报,而是堪破和放下!世间八苦,莫不如是!”

    楚月寒静静地听着:“相信我。”

    “楚月寒!你要是敢瞒我,你要是敢死,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如果我再遇到你,我一定要欺负你。狠狠的欺负你!我要让你怕我,只敢听我一个人的话!我再也不对你好了!再也不了!”

    楚月寒闻言,原本该生气的,实则,却是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我给你欺负。”他低声,温柔得像白云,“现在就给。”

    诸葛花铃一听,只觉得自己如大火遇到了满海洋的水,刹那间就消了火气,只能赌气地哼哼两声作为回应,不再理他。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死城内,踏着死城的土地……发呆!

    又过了好一会儿,诸葛花铃忍不住了:“喂,她还和你说什么了?”

    “她说,我的血——可以涤荡一切罪孽。”

    诸葛花铃一听,气得连连啐道:“我呸!她是坏蛋!呸!大坏蛋!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在图什么!这么千算万算,要你付出,要你流血,削弱你的实力,不就是为了时之源么?时之源乃圣物,岂是她能染指的?一副恶心的宵小嘴脸!”

    越说她越来气,到最后便成了冷笑连连。

    只不过,诸葛花铃圆嘟嘟的脸蛋,配合着不算太成熟的表情,显得颇为可爱。楚月寒几乎忍不住要上去捏两把。他暗暗浮上了一丝笑意。

    “呵,那不过就是她自作聪明的算计罢了。时之源没有佛骨的配合,便也只是一块好看的宝石。一切都是我个人意愿。相信我,我能把握好的。”才说着,城内的幽魂已经无法忍受生人对他们的诱惑,纷纷聚拢过来。

    楚月寒的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悯和高贵。

    所有的幽魂都飘向他这边,然而却又不敢靠得太近。

    诸葛花铃想要紧紧地握着楚月寒的手不分开。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她还没用力,掌间已是一空。

    愣神的刹那,她只觉身子一轻,飘飞起来。

    “啊”字未出口,已经落到了包围圈的外面。她看着楚月寒被幽魂吞没。场景就好像第一次在神殿相遇时的那样——那种对视。

    “滚开!”不知怎么的,诸葛花铃莫名地一个哆嗦,冲上前去驱散了幽魂。可惜,这些幽魂还是不愿意散去,就只是在楚月寒和诸葛花铃的身边打转。

    “花铃?”楚月寒有些错愕地看着诸葛花铃。

    “不。我不能。”

    “不能?什么不能?”

    “小楚,你有事情瞒着我。”诸葛花铃一脸愤懑,“我想起来,师父说过,世间万物都是平衡的。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要付出与之等价的条件。如果连这一点都被破坏了,那么,离世界的崩坏也就不远了。”

    楚月寒一言不发。

    “我想说什么,你一定知道。”

    楚月寒点点头。

    “我要阻止你。”

    楚月寒的声音依旧柔和得像白云,但是语气不容置疑:“别这样。”

    第二次,他“温柔”地将她推送出包围圈,不再迟疑,朗声而颂。内力穿透层层乌云,带动沙尘在天地间翻滚,沸腾。就好像天上地下,十方诸众皆听从他的号令。

    “听着!今日,吾以至纯之血,换取尔等罪孽之泪,万千福祉尽散于此!万种罪过,吾一人承担!”

    天地间回荡起一阵山呼海啸的尖叫,仿佛地狱万鬼齐声高歌,寰宇之间,尽是阴风飒飒!

    楚月寒淡然地以指甲作刀,在指尖轻轻一划。鲜红的血液立刻如迫切想要长大的花骨朵儿,从切口处膨胀开来。

    幽魂发出耸人听闻的兴奋的尖叫。

    楚月寒顺势将指尖“波”地点压在附近一个幽魂的脑袋上。

    画面骤然静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