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疲惫不堪

加入书签
    “虽说老夫未曾想要弹劾荆襄吏治,只是这荆襄官场给的理由……实在是匪夷所思啊。品书手机端 m..甚么叫不曾阻拦公安县百姓援助武汉?”

    老张抖了抖手的信纸,冲一众幕僚很是无语,“年年发洪水把公安县给淹了,公安百姓逃灾还有错了?总不能平白被淹死拉倒吧,这荆襄士族说的是人话?怎不说‘何不作安安饿殍’呢?”

    拿公安县百姓逃灾来武汉的事情往脸贴金,也真是无耻出了境界,让老张叹为观止。

    “这几日前来说项的荆襄官吏甚多,我等费尽唇舌也是说通不得,不知道是甚么事体引来变化,这帮人当真是入了魔一样,认定了咱们武汉要搞他们。”

    “实不相瞒,一连吃了七天酒,我的肚子……现在还发酸。”有个署理桑麻的官员脸色发白,“吐的我眼睛都绿了,现在见不得酒。”

    这个官员本是荆襄人士,只是家世不显,跟荆襄世族聊不到一块去。这一回陡然冒出来这么一个风波,他倒是成了香饽饽,酒宴不曾缺了,在江夏的官邸,还有在汉阳的房子,礼物塞得满满当当。

    连火腿都有十几只,过年的年货是肯定不缺了。

    “这些作疯的荆襄佬,到底是出了甚么鬼,好说歹说也是无用。”

    “使君,不若让人去荆襄打探一下?”

    “老夫让人去荆襄探问了,还不知道是个甚么状况,待过个几日,有了消息,也明了。”

    “也只能如此了,唉……夜里还有一铺席面,真是不想去,偏偏请来的说客,是内子的孃孃,连女人都派了出来,如何退却了去。”

    “且再看看吧。”

    散了会之后,老张也是疲惫不堪,他本来公务繁忙。除了要盯着机车车头的研发进度,府内道路建设全面铺开,外来劳工的输入,短期内解决了不少基础劳动力的缺口。辖内几个矿山,以及江西行省的几个大矿洞,都要武汉这里出人出技术,房玄龄根本信不过江西本地官僚。

    全套制度维持运转起来,最少也要有半年的繁忙期,而后续的招聘、培训等等工作,也是消耗武汉的资源。

    每年新增那么多学校,连“师范”类院校都已经创办了好几所,各种速成班扫盲班根本皆是,但师资力量依旧是个大缺口。

    除了央政府要吸血之外,长江流域愿意砸钱买人才的地方多不胜数,淮扬、苏杭诸地除了苏州铁了心要自己搞“教育”,转向非常明确之外,剩下的都是“造不如买”的念头。

    帝国高速扩张期,的确能够掩埋很多对未来焦虑。

    这种情况对老张来说,既高兴又头疼,高兴是诞生小霸王学习机的基础又夯实了一点点,头疼的是小霸王学习机想要诞生……任重道远啊。

    夏秋交替忙着视察农事,今年武汉新增的梯田数量有限,大量垒砌梯田的能手,都是外派到了“湖北”,给“湖北”诸州县干活。半农半工的收入相当可观,而各地州县因为新增田亩,别管梯田好坏,账面只要好看,哪怕亩产一石,朝廷也是要嘉奖的。

    考绩么,本来是互相妥协互相糊弄。

    连续在外考察数日,终于荆襄那里传来了消息,打听清楚缘由的亲信跑到张德跟前,把内情呈“宗长,那边貌似还在京城活动,还有的去了徐州崔公那里,好些地方都有荆襄世族的连襟,似乎都是在帮忙说项。”

    “我怎么不知道?”

    老张抖开信纸,一边看一边说,“你说这群荆襄世族,不来老夫这里说话,偏在外面逛荡,这不是有病……嗯?!”

    信纸的内情说的很详细,但基本也打听清楚了。

    信说了,有人去了河南道找了萧铿萧二公子,然后看到了探望父亲的萧妍萧姝姊妹……

    于是乎,跑去找萧铿萧二公子帮忙的说客,脑补出了一出大戏。如说萧氏姊妹被某条江南土狗给抛弃了,这个渣男不但玩弄萧氏姊妹的感情和肉体,还要继续打击报复。

    谁叫你们姓萧呢?对不对。

    逻辑是这样,反正萧氏当年起起伏伏,搞别人的时候,用的是这种逻辑。

    “这尼玛……”张德一口老血差点喷不出来,这种脑补大于天的行径,居然也能成为历朝历代的顶级世族?还特么出过皇帝?

    萧何死不瞑目啊!

    “宗长?”

    亲信见张德神色变化,“荆襄那里,有甚吩咐,我好回转安排。”

    “不必了!”

    老张黑着脸,“你带几个子弟,却江阴寻些财帛,大张旗鼓的去山东是。说是给萧二公子的秋冬贴补。”

    “这般?”

    “这般。”

    “是,宗长。”

    等亲信离开之后,老张脸皮抽搐,心说萧二公子这个老不修也真是不要脸,怕麻烦不想惹事,连自己女儿也能“牺牲”,当真是老世族的做派,堪称风流无双啊。

    事情起因结果因为一个误会,而加剧这一切的,却是另外一个误会……

    望天流泪的感觉,大概是这样了。

    “老子都这么辛苦了,居然还要出这样的破烂事儿!”

    夜里回府吃饭,略微打听又汇总了一下情报的武二娘子笑的前俯后仰,“哈哈哈哈,你这汉子终日里口无遮拦,如今却也吃了一回恶果。却不想平白让姝娘、妍娘污了名声……虽说这屋里女子也没甚么好名声,这光景大张旗鼓的,当真是亏难了你和萧二的。”

    “吃你的饭,哪有恁多废话要说的。”

    “受了窝囊气,偏来与我横眉作甚?”

    “你聪明,晚饶不了你!”

    “呸!说甚么胡话!”

    饭桌,一群女郎都是窃笑,隔壁一桌还有大肚婆和小屁孩,老张跟武媚娘说着荤话,见几个屁点大的儿女瞪着眼睛看他。

    “看甚看,吃饭。”

    一大家子于是埋头吃饭,只是老张心不在焉,寻思着这帮荆襄二逼早晚要收拾一下,老子现在是江汉观察使,所以懒得搭理,等成了湖北总督,他娘的给你们一锅端!

    叫你们给老子难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