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4章 噬魂紫金劫

加入书签
    阴霾布满凶境的天空,回荡着伏地骷雕的吼叫着,令众人觉得震耳欲聋,都晓得怪兽发怒了,接下来将是大开杀戒,未免心中忐忑不安。

    倒是秋羽看出门道儿来了,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他的计划已然成功,除了之前虚无缥缈的妖魔,又用炼妖炉弄出了上百个金属妖怪,战斗力升级不说,拥有了钢浇铁铸般的躯体,堪称刀枪不入,骷雕也没法子把这些妖怪吞了,处在了被动状态。

    再加上己方多了梵妮和七巧夫人作为帮手,综合实力明显增长,已经有了与凶兽拼死一战的资格,他冷哼道:“少废话了,老子怕你不成,好端端的你在地下当孙子得了,非得出来抢夺宝炉,分明就是找死,本少爷成全你好了,让你灰飞烟灭。”

    这小子挥起了黑魂幡,上百个金属妖怪犹如狂风扫落叶般飞过去,其中人形妖怪全都身披盔甲,手持刀枪等武器,舞动起来向骷雕发起凶悍攻击,另有狮虎豺狼等兽形妖怪,或张开口吐出一道道凌厉光柱,或爪子荡出锋芒,杀伤力极强。

    李震霆所持巨剑倏然递出,犹如惊雷般的咆哮道:“斩天裂地……”剑芒呼啸着从天而降,分明就是一大片紫色光芒,高达十几丈,几乎能够摧毁任何生物般的气势,居高临下的斩向骷雕,触目惊心。

    两位女巨头也分别施展了绝招,形成对巨兽最狠辣的攻击,令伏地骷雕觉得愈发被动,却也豁出去了,双翅扇动使得空中布满泥土,里面飞出五根巨型獠牙,分别冲向那些围攻者。然后另有泥土幻化成好些骷髅厉鬼,都有一丈多高,浑身只有骨骼的存在,黑幽幽的极为瘆人,向着周围扩散开来,张牙舞爪的发起反击。

    “嗙嗙嗙……”

    “通通……”

    空中接连发生碰撞导致爆炸声此起彼伏,好多幻象灰飞烟灭,任凭伏地骷雕有多厉害,这回也倒霉了,那些兽角都被击毁,好些骷髅厉鬼更是遭受金属妖怪的肆虐,都被砸的稀烂,无比霸气的紫色锋芒落在其背上,羽毛纷飞。

    “嗷哎嗷……”

    伏地骷雕庞大的身躯向下沉去,后背出现长长的创口,飞溅出黑色血液,疼的它嚎叫不已,浑身颤抖着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威风,那些金属妖怪蜂拥而上,犹如许多豺狼般落在它身上,或用刀剑疯狂劈刺,或用利爪和牙齿撕咬,使得这凶兽遍体鳞伤,拼命挣扎着。

    看到这凶兽成了强弩之末,李震霆愈发振奋,口中吼叫出声,“噬魂紫金劫……”随着手腕翻动,那巨剑接连旋转荡出紫中泛金的光芒,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圆球,直径接近九丈,呼呼转动着飞过去,直奔伏地骷雕的头部而去。

    这凶兽已经扛不住许多金属妖怪的围攻,身上到处都是创口,鲜血淋漓的往下坠落,根本无法闪躲,惊慌失措之下口中喷出黑色光柱击在紫金球上,发出怦然声响,却并未将其完全击爆了,只让球上出现深深的裂痕。

    饶是如此,李震霆身躯也是为之一颤,不免暗自心惊,此兽都到了这样的地步,怎么还是如此厉害,实在太恐怖了。好在他反应够快,握着巨剑的手剧烈抖了数下,前边的巨球也就发生变化,竟然自动裂开了,形成许多花瓣,乃至变化成一朵超级牡丹花,散发着无比绚丽的金光,旋转着窜过去,猛地撞在了巨兽的骷髅头上。

    “轰……”

    那凶兽的头部被撞击的粉碎,一缕黑芒从中飞出来,乃是内丹都给打出来了,沉重的无头身躯向下坠落而去,给地面砸出个大坑。

    数十丈之外卧着伤势严重的龟永寿,之前在此运功疗伤来着,并且把腹部存储稀烂的水草浆液吐出来,渗入到背部的裂缝当中,使得伤处初步弥合。

    看到伏地骷雕的无头躯体落下,老龟人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仇恨的怒火在体内燃烧,猛地窜过去,巨大的身躯砸在骷雕身上,它恨恨的骂道:“畜生,你也有今天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的下场比老子还惨呢……”

    极度恼恨之下,龟永寿脖子猛然向前探去,张嘴从骷雕尸体上咬下一块肉狠狠的嚼着,含糊不清的骂着,“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老子吃你的肉,让你尸骨无存……”

    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终于结束了,参与者不同程度受了伤,好在终于击毙了七阶怪兽伏地骷雕,众人保住了性命,

    内丹有拳头大,仿佛装有墨汁的水晶气泡快速奔着东边飞过去,想要逃之夭夭,却被秋羽驱使一只猴子形状的妖怪抓住了,飞到他的面前,两只爪子笼着毕恭毕敬的奉上。

    七阶怪兽的内丹极为难得,秋羽自然不会错过,接过来就收到纳戒内,左手的黑魂幡挥动,使得众多妖魔和妖怪倏地聚集过来,都站立在他的身后,自动分成两堆,左边为更高级的金属妖怪,大概有上百个,右边是两百多个影子妖魔,别的都被凶兽击毁或者吞噬了。

    那么拥有如此厉害的属下,秋羽也就变成了无人敢惹的魔王,让梵妮和七巧夫人羡慕不已,更是觉得玄冥炼妖炉无比神奇,黑魂幡和夺魄大法实在太过了得,谁若是全都拥有了,就会成为邪道至尊,所向披靡,屠戮众生。

    目前情况下,两位女巨头想要获取炼妖炉已然无望,毕竟秋羽的师父修为极高,具备出神入化的功力,而臭小子更是掌控着众多妖魔,她们想都不要想了。不过还有机会,就是宝炉落在秋羽手中,千万不能让老头子毁坏了,到时候再把这小子拉拢到自己怀里,岂不是连人带物都得到了。

    基于梵妮和七巧夫人之前想要抢到宝贝彼此厮杀的恶行,秋羽目光斜睨过去,沉声道:“我已经说过了,此炉任由我师父做主,无论留下还是损毁,与你们无关,不许再染指。”

    二女心中难免有些恼恨,觉得秋羽哪样都是无可挑剔,就是太重情义了,管什么师父啊,自己抢了宝炉就好,却偏偏拱手余人,简直岂有此理。

    然而她们都晓得的,这小子吃软不吃硬,只能好言相劝,梵妮叹了口气,“小羽,你可千万别误会,以为我们见到了宝贝就会多么贪婪,想要抢了宝炉离开,实际上不是这样子,你想想啊,此物极为神奇,若不是你用它炼化了许多妖魔出来,又怎么打得过伏地骷雕呢。这可是好宝贝,流传了几百上千年,我们只是不想此物被毁坏了,岂不是太可惜了,寻思着带到别处藏起来,然后再交给你,毕竟你才是它的主人。”

    七巧夫人亦苦口婆心的道:“可不是吗,小羽你可千万别误会了……如今修界歹人横行,魔宗和冥宗以及血宗对名门正派虎视眈眈,早晚要有一场大战,肯定会导致极大伤亡,而你有了炼妖炉就不一样了,专门炼化了各种妖魔鬼怪,用来对付这些邪恶的组织,岂不是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