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麻烦上门

加入书签
    本应该在下午两点钟就该到站,两点半重新出发的蒸汽火车,直到入夜了都没有到站的迹象,刚刚车站候车室的机械时钟才敲响二十下,也就是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就在刚才,车站候车室的侍应来通报火车站站长的话,表示火车在半个小时后应该就会到站,并且第三次告知了火车如此严重晚点的原因。

    原来在南方的盖雷小丘陵地段,突降暴雨,引起了一阵泥石流,有多个路段的铁轨被泥石流覆盖,需要大量的人手清理,所以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晚点。

    所幸,所有的封堵路段已经过去了,再过不久火车就能到站。

    在购买车票的时候,尼尔森利用了一下他刚刚获得的爵士特权,购买了四张贵宾车厢的车票。

    按照授爵仪式,尼尔森必须拿着授爵书,在赛特港的贵族院登记后,经过一些烦琐的授爵仪式,才能算是正式授爵,但授爵书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爵士的身份证,可以提前获得爵士的一些贵族特权。

    凭借贵宾车厢的车票,一行四人自然是在舒适的贵宾候车室等车,虽然晚点的火车依然让人感到恼火,但比起普通候车室和候车大厅里等待的人而言,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不单单有酒水、瓜果供应,还有乐队演奏一些舒缓的音乐,到了晚上更安排了浴室,让贵宾候车室的人可以梳洗一下,用热水缓解有些焦躁的情绪。

    雷欧也稍微梳洗了一下,清理了白天粘在身上的工业灰尘,回到贵宾候车室后,就向侍应要了几份今天的报纸,翻看了起来。

    很快雷欧就看到了两条感兴趣的内容,第一条就是英格王国和法兰帝国的战事加剧,在布勒特依地区形成焦灼状态,有迹象表明德温公爵的直属部队已经控制了法兰帝国的前线部队,理由用的是共同抵御敌国入侵。

    看到这条新闻,雷欧不禁庆幸自己没有傻乎乎的往南边的英格王国占领区退走,否则的话,现在他肯定又会被送上战场,而且也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多收获。

    另外一条新闻,是兰锡本地的报纸,内容是本地商业联合会已经和工人互助协会达成了一系列的协议,包括每日工时从十五个小时缩减东欧啊十个小时、每个月有四天的休息,薪酬提升百分之十,将工伤补偿纳入劳务合同中等等惠及工人的协议。

    因为成功谈下了这些重要的协议,工人互助协会的会长马丁·路德获得了极大的声望,并且分别被商业联合会的董事推举进入董事局,被兰锡市政议会半数以上的议员推举进入议会,可以想见一个政治新星将冉冉升起。

    “这算什么?鲨鱼跑到养鱼池了吗?”雷欧在仔细的阅读了这篇新闻后,心中不禁嘲讽道。

    虽然雷欧不知道这些董事局董事、议会议员到底有多少能力,但他却很清楚马丁的能力,因此不难推断出马丁·路德进入这些地方后,会有怎样的作为。马丁·路德绝对不会像报纸上所说的那样是什么新星冉冉升起,很可能是一条食人鲨在里面游荡吞噬,可以想见未来的兰锡,或者法兰西部大陆各个城市恐怕会热闹了。

    “呜~!”随着一阵汽笛声响起,一辆刀锋状的火车头缓缓驶入车站,车旁的出气孔排出大量蒸汽,将整个车站给笼罩起来,贵宾室的专门登车引导员来到了门口,领着贵宾候车室的人从专用通道进入到了贵宾车厢的登车区域,并且在一一查看了车票后,由车上的乘务员帮客人提着行礼,引导前往对应的车厢。

    其他人的行李倒也不重,像雷欧这样根本不需要人拿的也不少,唯独杰森的行礼全都是沉重的燧发手炮,用了三名乘务员才将它们抬上车,这自然也花了杰森不少小费。

    虽然四人买的车票是连号的,但却并不是安排在同一个车厢内,比如雷欧就被安排在了三十七号车厢的五号房间中,而杰森、尼尔森和凯瑟琳则安排在了三十八号车厢。不过他们还算好的,因为车站多卖了车票,后面号码的乘客只能被安排在乘务员的房间,等有车厢房间腾出来后,再安排他们入住。

    到达房间后,房间另一个铺位没有人,但行李架上已经放了行李,桌上杯子里的咖啡还是温热的,应该是趁着停车的时候,下去走走,活动一下筋骨,或者买点当地的特产去了。

    雷欧仅仅只是本能的观察了一下,做出了分析,就没有再理会这些事了。他将行李放在了行李架上,然后拿出了凯瑟琳在车站书店替他买的古法兰语和英格语的双语字典以及一本法兰儿童作家用古法兰语所写的民间小说集,躺在了铺位上,安静的看着书,快速的记录学习古法兰语的读音、单词和语法。

    虽然现代法兰语和古法兰语都是法兰帝国的官方语言,但两者的关系并不大。

    现代法兰语是根据贝鲁特语演变而成,在语音上加入了古法兰语的一些读音,后来又混合了一点英格语,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法兰语。

    但古法兰语是源自古维纶语系中的斯卡语,是最古老的语言之一,读音柔和、多变,听起来像是在朗读诗歌,所以也有人认为古法兰语是贵族语,而现代法兰语是下等人的俚语。

    这种贵贱语言论流传甚广,很多人受到了影响,以至于法兰帝国的贵族、学者等等颇有身份的人,无论是书信,还是书籍,大多都喜欢用古法兰语来书写,而现代法兰语则更多的用于普通民众的交谈,以及政府公文。

    就在蒸汽火车拉响第一次提醒开车的鸣笛时,房间门被人打开了,一个留着小胡子、带着单框眼睛的英俊年青人走了进来。

    只见这人穿着法兰人非常流行的蕾丝纹边服饰、长套筒靴,走路、坐下等行为举止在雷欧看来很娘们,在其他人看来却是法兰贵族气。

    “雷欧·多德,这两天应该是你的室友。”雷欧主动的打了一声招呼,用的是刚刚学会不太纯熟的古法兰语。

    听到雷欧这一句非常生硬、听起来很怪异的古法兰语,小胡子笑了笑,跟着似乎想起了什么愣了一下,眼睛在雷欧身上扫了扫,看到雷欧挂在床头挂钩上、随手可以拿起来的那几柄帕尼尔战斧,不由得怔了怔,眼睛微微一眯,跟着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雷欧。

    “我们认识?”雷欧很轻易的就感觉到了对方视线的异常,于是合上手中的字典,看了看之前引起小胡子注意的帕尼尔战斧,朝小胡子问道。

    “不认识。”小胡子用一种很好听的声音说道,只是他说的不是法兰语,也不是古法兰语,而是英格语。

    听到对方的话,雷欧从铺位上坐了起来,双手抱胸,微微歪着头,打量了一下对方,说道:“看来我们应该认识,只不过我可以肯定,我不认识你,甚至没有见过你,你却认识我。让我猜猜你是怎么认识我的。”说着,他沉思了一下,说道:“我在其他地方的经历没有什么可说的,也不可能被人知道,所以你只可能在一个地方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兔皮镇,对吗?”

    小胡子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显然雷欧的话把他给镇住了。

    雷欧看着小胡子,继续说道:“让我再来猜猜你是谁吧?”

    说着,他又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是直接穿过黑森林到达兰锡的,所以用的时间很短,而你既然知道兔皮镇发生的事情,那么你离开的时间按照最晚来算,也应该和我差不多。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上横穿黑森林的我们,那么你就肯定是乘坐了大陆火车,从南部绕行过来的。能够乘坐大陆火车的人非富即贵,又是强行中途上车,你的身份肯定不普通,而且你又是在那么一个特定的时间出现在兔皮镇,所以我猜你一定就是莫泊桑男爵,对吗?”

    雷欧这种像是抽丝剥茧一般的推理能力虽然看上去很唬人,但实际上都是副脑系统收集资料分析的结果,而真正至关重要的线索,是小胡子进门时袖口露出了一个贵族纹章。这个双头雀纹章不单单在法兰帝国很有名,在其他帝国也名声不弱,因为拥有这个纹章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世界有名的艺术家,而这个纹章代表的就是莫泊桑男爵。

    “我真应该把那些收集情报的人送到卡特亚的矿坑里面去,让他们好好反省一下。”很显然眼前的莫泊桑男爵完全被雷欧给唬住了,脸上充满了惊讶的神色,习惯性的搓了搓嘴角的小胡子,坐在了对面的铺位上,微笑的看着雷欧,说道:“雷欧·多德,二十五岁,英格王国约克郡多德铁匠铺的老板,只可惜经营不善,签下了不小的债务,不得不从军还债。不得不说,多德先生,您真的很会伪装,从您的资料上来看,根本就看不出您是一个这么出色的人。”

    “你竟然能够查得这么清楚?”雷欧略显惊讶的说道。

    “想查的话,自然有办法查到。”莫泊桑男爵略显得意的微笑道:“而且你们逃离战场后,遗留的线索是在太多了,河边的军装上就由你们的姓名和所属部队,兔皮镇草药铺的老板也从来不是一个嘴硬的人。”

    雷欧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神情,只是轻笑道:“男爵阁下,你这样的大人物也对我这样的小人物感兴趣?”

    “你可不是什么小人物。”莫泊桑男爵挑了挑眉毛,说道:“能够把兔皮镇老猎人勃勃尔压制得连报复的举动都不敢有,你的名声过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黑森林周边地带。”说着,他看了看挂在床头的帕尼尔战斧,说道:“看样子追上去的那些家伙已经被你解决了。”

    “你的武器很好用,就是子弹少了点。”雷欧把腰间风衣撩开,拍了拍挂在腰间皮带上的子弹包,说道。

    雷欧这种略带挑衅的举动令到莫泊桑男爵的呼吸沉重了少许,脸上也浮现出一丝不悦之色,不过他心里在咒骂雷欧无礼的同时,可能更多的是在埋怨老猎人勃勃尔的无能。

    房间内的气氛也在这时候变得有些沉闷。

    这时,一阵开车的汽笛提示声响起,大量的蒸汽从窗边飘过,让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也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事情,跟着火车缓缓推进,钢铁的交击声、摩擦声响起,将周围所有的声音全部掩盖。

    就在这时,雷欧忽然从铺位上跃起,冲到了莫泊桑男爵面前,而莫泊桑男爵的动作也不慢,以极快的拔枪手法抽出了腰间的手枪,指着雷欧的头部。

    只是莫泊桑男爵并没有开枪,因为他看到雷欧的视线根本没有在他身上,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伸手在莫泊桑男爵的身侧一抓,然后便看到他随手将一枚子弹丢在了莫泊桑男爵的床铺上,又坐回到了自己的铺位上。

    直到这一刻莫泊桑男爵才看到这时的车窗上多了一个弹眼,弹眼周围的玻璃虽然布满了裂纹,但还没有彻底碎裂,看样子那枚子弹的速度应该极快,快到在穿透玻璃的同时,不毁坏玻璃。

    看着被丢到了床上的这枚又细又长的子弹,莫泊桑男爵心有余悸,虽然这一枚子弹并不一定能够对他致命,但却足以让他身受重伤,这样的话他到米丽亚城的任务也就不可能完成了。

    “谢谢。”以莫泊桑男爵的性子从他口中说出谢谢两个字已经非常稀罕了,要是有认识他的人在旁边,肯定会感到无比惊讶。

    雷欧重新躺在了铺位上,拿起书籍,一边翻看,一边语气平淡的说道:“不用谢,我只是自救罢了!毕竟你死在了这里,而这里又只有我一个人,我很难解释清楚。”

    听到雷欧的话,莫泊桑男爵又习惯性的挑了挑眉,如果认识他的人见到了他这样,肯定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过了一会儿,蒸汽火车的速度开始稳定后,莫泊桑男爵就站起来,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该死的!怎么这么倒霉?看来有麻烦了。”雷欧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门口,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