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该出现的一支军队

加入书签
    蒸汽连弩这种武器怎么听都觉得不科学,甚至雷欧都想象不出它的发射原理是什么,很显然单纯的依靠蒸汽瞬间推力,恐怕很难让射出的箭矢产生威力,但如果不是依靠蒸汽推力的话,那么歼灭者身后背着的那个半人高的蒸汽装置又是干什么的呢?

    带着心中的种种疑问,雷欧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歼灭者身上的装备。

    只见歼灭者全身都穿着蒸汽隔热服,眼睛的部位带着一副好像潜水镜一样的眼镜,手中提着蒸汽连弩的发射装置,而这个发射装置外形看上去很像雷欧在地球联邦武器图库中看到的旧地球时代的加特林机枪。

    在歼灭者的背后背着一个半人高的铁箱子,箱子外壳安装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功用的齿轮,顶端按设有一些仪表、活塞和出气管,靠近手的地方有两个调节手阀,从箱子底部延伸出一根密封管,和连弩发射器的尾端连接在一起。

    就在雷欧暗中观察情况的时候,远处一个身上皮肤被腐蚀得很严重的英格王国战士突然从战壕中钻了出去,发疯似的朝战场外围奔跑而去。

    这名战士弄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才跑出去几步远,就被人察觉到了。

    只见一名歼灭者喊了一声,做了一个手势,仿佛在对同僚表示这个人交给他了,跟着便看到他举起手中的连弩发射器,对准了那名发疯的战士。

    嗖、嗖、嗖!

    数声非常轻微的破空声从发射器中传出来,紧接着便看到那名发疯的战士身上扎入了五根长度大约二十公分的箭矢。

    箭矢尾端在飞行时放开的倒钩,避免箭矢穿透身体,并且给目标的身体造成更为严重的撕裂伤害。

    那名战士倒地的时候,身体已经被箭矢倒钩撕裂成了一些碎片,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虽然雷欧见到过星际联邦各种武器的威力,但依然要为眼前蒸汽连弩发挥出来的威力感到惊叹。

    雷欧将头缩回到了掩体后,心中估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

    要是他还是原来生化兵器的那具身体,这种射速的武器倒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麻烦,但现在这具身体虽然强度是常人的两三倍,可却也没有强到能够躲开那些比声音都快的箭矢,一旦他暴露出去,最终结果绝对不会比刚才那名发疯的战士好多少。

    想到这里,雷欧便小心翼翼的从残破掩体退回到了战壕中,蹲伏着身子,快速的回到了尼尔森和杰森躲藏的地方。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见到雷欧的身影出现,尼尔森赶忙问道。

    杰森也拔开身上的尸体,坐了起来,期待的看着雷欧。

    “很糟糕。”雷欧摇了摇头,回应了一下,又强调道:“非常糟糕。”

    随后,他就将刚才在外面见到的情况仔细的说给了两人听。

    听到外面的情况如此危险,尼尔森和杰森都有些沮丧的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变得心灰意冷起来。

    感觉到气氛不太对的雷欧立刻又给两人一点希望,道:“现在是无法逃出去,等天黑以后,或许能够发现他们防线上的漏洞。”

    虽然雷欧的话更像是最后的安慰,但至少给两人带来了一点希望,也令到周围的气氛稍微好了一点。

    在雷欧的提议下,三人移动到了更靠近战场边缘的一条战壕中,这并不是为了更好的观察那些法兰帝国的士兵,而是为了躲避毒气烟雾。

    现在三人身处的战壕内,毒气烟雾已经非常稀薄了,只要皮肤不直接暴露在外面,就不会受到伤害,而他们身上的防护也不再会被毒气烟雾腐蚀,能够让他们坚持到明天。

    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三人对面而坐,在雷欧的提议下,再次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行装。之前因为逃得匆忙,他们收集的物品都是直接塞入口袋中,这种情况在平常时候没什么,在逃命的死后却有可能成为一个致命的因素。

    为此,三人仔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物品,并且按照雷欧的建议重新放置了一下,使得身上的行装变得更加规整,走动时发出的异响也因此小了很多。

    在整理完行装后,太阳已经逐渐西沉,天色渐暗,有些无聊的杰森为了打发时间,没话找话似的朝雷欧小声的问道:“我们待在这里不会有危险吧?要是那些家伙推进到战壕里面,我们恐怕会第一时间被发现的。”

    雷欧微微闭上眼睛,一边调整呼吸节奏,修养身心,恢复体力,一边回答杰森的提问道:“不会的。看情况那些法兰帝国的军队在战场区域的毒气烟雾没有查的消散之前,他们是不会进入战壕的。”

    “呃!这就好。”杰森得到答案后,也稍微放下心来,之后干脆用自己的背包当枕头,倒下睡了起来,丝毫不担心今晚是不是能够从敌方的防线中找到破绽,逃离出去,完全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周围的气氛又沉静了下来,除了从战壕外不时的传出一些金属盔甲的摩擦声以外,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其他东西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照顾雷欧他们,明明白天时还晴空万里此刻却已经乌云弥补,将所有的星光月光遮挡起来,让天空下的一切变得更加黑暗。

    这时候,那些将战场包围的法兰帝国的军队收集来了大量的木柴,按照距离的长短,制作成了一个个火堆将其点燃,火堆产生的火光差不多干好能够找到周围的情况,并且和其他火堆的火光相接,形成了一道火光组成的探照隔离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都没有遭遇到危险,尼尔森的胆子也大了不少,找了一个木箱子垫在脚下,悄悄的将头伸出了战壕,手在面具上的眼睛部位拨弄了两下,像是望远镜一样看到远处法兰帝国战士的动静。

    尼尔森的举动也被雷欧看在了眼中,特别是调整面具上眼睛的动作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也试着按照尼尔森手指触碰的位置摸索了一下面具眼睛的边缘。

    虽然隔着手套触感变得有些不明显,但他还是感觉到了眼睛边框似乎有一个故意凸出的齿轮,跟着他拨弄了一下齿轮,发现面具上的眼睛如同望远镜一样向前向后延伸,让远处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

    “真是好玩意!”雷欧重新将眼睛拨回到原位,并赞许的说道。

    虽然这副眼镜放在地球联邦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老古董,但放在现在这样一个环境,将眼镜做得如此精致,实在难能可贵。

    “这是洛克机械学院专门替医学系设计的医疗设备,平时的时候只是一般的眼镜,做手术的时候就可以把它当作放大镜。”尼尔森缩回到了战壕中,正好听到了雷欧赞许的话,于是解释了一下,跟着他又语气沉重的说道:“刚才我看了一下那些法兰帝国的士兵,发现他们并不是普通的士兵。”

    “什么意思?”雷欧不解的问道。

    “他们是法兰帝国皇长子德温公爵的直属部队。”尼尔森解释着,同时指了指腰间一个部位,道:“这里有德温公爵的徽章印记。”

    雷欧闻言,回忆了一下那些士兵的装束,很快就从系统归纳的资料中找到了那个徽章,并确认道:“是那个双头鹿吗?”

    “是的。”尼尔森点点头,又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里并不是德温公爵的领地,他的直属部队为什么会来这里?而且还违反大陆协议用亚胺毒气,他难道就不怕大陆议会问罪吗?”

    “这些事情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知不知道都没有用。”雷欧对尼尔森所说的这些可能和这场战争有关的秘闻不怎么感兴趣,他更关心其他的事情,“医生,你既然能够一眼就认出那些人是什么德温公爵的直属部队,那么肯定对他们有所了解,说说看,他们的能力到底怎么样,我们知道得越多,等会儿就越不容易出现意外。”

    “你以为我是谁,我只是一个医生而已,怎么可能知道德温公爵军队的事情?”尼尔森说着话,自嘲的笑了笑,又道:“只不过德温公爵的直属部队在法兰帝国各个军团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稍微考虑了一下现在的形式,最终还是说出来,道:“我在医学院的同学曾提到过,医学院和德温公爵有过一次合作,替德温公爵发明一种能够激发人体潜能的药物,最终好像失败了,只制作出了一种残次品。”

    雷欧听到这个隐秘之事后,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那些来回巡视的剑甲兵,想到他们穿着全身重甲,身后还背着一块大盾,手里提着一把双手宽剑,来回走动依然显得很轻松,这让他不由得想到了尼尔森口中的药物。

    在地球联邦,利用药物增强人体潜能是常有的事情,一个普通人通过有系统的服用药物,最终能够拥有媲美战斗生化人相同的身体素质。

    虽然以这里的科技水平,就算科技树没有点歪,也不可能拥有地球联邦那样高效的潜力药物,但制造出类似的药物却也并非没有可能。

    于是,他立刻询问道:“你对那种潜能药物的残次品有所了解吗?”

    “不是很了解。”尼尔森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又补充道:“不过我见过使用残次品失败后的实验者尸体,那具尸体……怎么说呢?就像是长满肌肉的怪物一样。”

    听到这里,雷欧不由得把头伸出战壕,借着篝火的光芒,看了看远处来回巡视的剑甲兵,看到他们就像是挥动纸片一样挥动手中的双手宽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真的有些难办了!”雷欧皱了皱眉头,想到如果那些剑甲兵真的服用了那种药物的话,那么他的攻击恐怕很难对这种人造成致命伤害,那样的话,就可能惊动其他人,让他陷入到危险之中。

    尼尔森重新坐回到地上时,他随手放到一旁的那把机械连弩给雷欧提了一个醒,令他脑海中很快就有了一个计划,随后非常严肃的朝尼尔森,问道:“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你给箭矢上加了一种毒药,那种毒药的效果怎么样?”

    “很强。”尼尔森颇为自信的说道,但似乎感觉到话说得太满了,又补充道:“药效很强只是对普通人而言,我并没有在那些情况特殊的人身上试验过。”

    “这种药粉被火烧会怎么样?会失去药效吗?”雷欧又问道。

    “药效会受到影响……”尼尔森很快做出回答,紧接着他愣了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雷欧,问道:“你是想要把这些药粉,丢到火堆里,制造毒烟?”

    雷欧点点头,问询道:“能够有用吗?”

    尼尔森沉思了片刻,似乎在考虑雷欧的想法,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单纯用这种混合药粉的话,恐怕很难产生你想要的效果,但我能够把药粉改进一下,让它通过焚烧产生效果,不会对药效减弱太多。”

    雷欧露出喜色,立刻催促道:“很好,快配置出来。”

    在雷欧的催促声中,尼尔森立刻取出药品皮箱,从中拿出几瓶药粉以及一套天平砝码,仔细的按照配比公式来混合这些药物,没过多久就装了小半个铁盒子,而配置毒药所需的药物这时候也用完了。

    雷欧从尼尔森的医药箱中找来了一个宽口烧瓶,将铁盒子的药物全都倒入进去,然后用木箱子和厚布制作了一个遮光帐篷。

    他在帐篷里拿医用的酒精灯烧了一些清水。等水沸腾了之后,他才将火苗熄灭。

    跟着他将一块半米长的绷带,塞入装满毒药的宽口烧瓶内,将温热水倒入其中,用软塞把宽口烧瓶的瓶口塞住,用力摇晃瓶子,让瓶中的毒药快速的溶解到水中,水又将瓶中绷带完全渗透。

    做好这一切准备后,雷欧示意尼尔森现在休息一下,免得等会儿突围的时候没有力气逃跑。

    而他则用绷带做了一个小旗子,将其插在了距离壕沟不远处的掩体上,然后坐回到了战壕内,安静的看着不断被封吹动的小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