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全都要死

加入书签
    ();     从花园王宫出来后,雷欧在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树林阴影中脱离出来,虽然只是很短一段距离,但花园王宫内的干扰装置却对他造成了很大影响,刚才短时间内令到他失去了对阴影之力的控制,差点被拉入到了阴影界。

    不过,脱离出阴影后,雷欧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自己刚才遇到的危险上,他第一时间是开启灵视,将织网者印记的力量注入到了眼睛中,而引入眼中的景象让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因为他眼中看到的所有人身上都有一条织网者的丝线,而且这些丝线全都变成了黑色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人全都会死亡。

    “小范围杀伤武器!”雷欧瞬间想到了宇宙中那种轻易摧毁一个城市的小范围杀伤武器,因为只有这种武器才能够一次性的让这么多人同时死亡。

    雷欧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既然这么多人都在死亡之列,那么自己呢?想到这里,他立刻抬头朝自己的头顶上看了过去,只见一条不断变换着黑灰两种颜色的织网者丝线在自己的头上挂着,这个景象也就是说他会在这场灾难中受伤,甚至死亡。

    见到这种情况,雷欧不由得转身朝刚刚离开的花园王宫看了过去,视线仿佛穿过了花园中的树林、土丘,落在了那个营地帐篷中的米蒂·格兰特身上,心中嘀咕道:“她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武器?”

    雷欧并没有想过回去阻止米蒂·格兰特,因为他感觉到就算是去阻止米蒂·格兰特,恐怕也不可能阻止这场灾难,因为在他记忆中有太多武器不需要动手操作,只需要达成某个特定条件,比如拥有者死亡,武器就会自动激活。万一要是米蒂·格兰特也是拥有这样一件武器,那么雷欧就算将她杀死,恐怕也不可能阻止武器激活。

    至于,米蒂·格兰特到底是不是拥有这样一件小范围杀伤武器这件事,雷欧根本没有怀疑,因为既然米蒂·格兰特拥有一件可以使用的能量武器,那么掌握一件小范围杀伤武器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其实以雷欧的能力,最快速度远离都林城也不是什么难事,按照他的推断,哪怕是那件武器被激活了,造成的破坏也只会在都林城内部。

    这个范围并不是他胡乱预估的,而是通过分析得到的将诶过,因为从现在他头上的织网者丝线可以看得出,哪怕是在爆炸中心他依然有存活的可能,那么就能够以此推断出武器的威力,进而推断出武器的类型和覆盖范围。

    如果是在以前,雷欧或许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都林城,因为生化人的内心不存在同情心之类的事物,有的只是安危得失,哪怕都林所有的人都死了,他的内心也不会有半点波动。

    事实上,过去在战场上,他曾遭遇过无数类似的事情,而面对这样的事情,哪怕那个城市连同城市里面数千万的人口同时死于战火,他的内心也不会有任何波动。

    可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他已经拥有了正常人的情感,并且也非常适应现在的正常人类情感,当看到如此多的人将会死去时,他并没有做出最理性、也是最正确的选择,而是随着内心,选择冒险在危及爆发之前解决掉这场危机。

    “既然不能阻止米蒂·格兰特,就阻止那些威胁米蒂·格兰特的人好了。”雷欧脑海中很快就有了对策,并且在做出决定的同时,精神网也快速展开,感知周围的情况。

    虽然因为王宫花园的干扰余波,精神网感知到的信息也受到了影响,但他依然还是能够探索到不少想要的东西,比如有不少带有明显政府特征的人隐藏在周围的大楼和店铺里面,监视着花园王宫。

    这些人中有不少身上拥有眷族的能量波动,而且所有能量波动都是同一种类型的能量波动,那么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来自于同一个眷族体系。

    在英格王国,只有英格王室才有可能拥有如此多的同一种眷族体系,海神眷族在英格王国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而海神眷族是如何保持如此稳定的生命形态,不发生变异,一直都是暗世界各类眷族都希望得到的秘密。

    毫无疑问,这些人应该都是王室秘密培养的手下,也是一个没有列入国会政府编制的特殊部门第二王室卫队。

    当年,在王室叫出军队权利的同时,国会同意王室保留一定的军事力量,而这股军事力量的所有供给也会由国会每年定期拨款,这个军事力量就是王室卫队,也是第一王室卫队。

    只不过,后来国会对这件事反悔了,想要通过断掉国会拨款,让王室自动放弃这支军事力量,可英格王室却并没有如国会所愿,反倒将这支军队的所有军费转移到了王室内库,并且借着这个由头,把国会安插在王室的人手全部剔除,彻底的从法理上控制住了这支军队。

    面对这种情况,国会虽然不甘,但谁让他们之前自己做得不地道,现在再想要对王室发难已经不可能了,毕竟王室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王国最大的贵族,王国其他贵族派都在盯着这件事,如果国会做得太过分了,那么其他贵族派恐怕会认为国会是在针对整个贵族圈,到时候原本站在中立的贵族派也会站在王室那边,那么事情恐怕就糟了。

    所以,国会再怎么不甘,也没有再对王室卫队做任何事情,算是默认了王室对王室卫队的绝对控制。

    英格王室在如愿获得了王室卫队的控制权后,一开始没有利用王室卫队进行一些操作,但随着事情平息下来,国会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了外界,转移到了殖民地的战争,王室就开始利用王室卫队作为跳板,开始构筑了专属于王室的武装。

    比如现在海上风暴期唯一航行的王室海上商队就是归属于王室卫队名下。

    不过,无论王室对王室卫队如何操作,他们都死死的守住王室卫队的最大编制底线,没有给予国会任何找茬的借口。

    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一个传闻开始在王国内部开始流传起来,这个传闻就是王室其实在王室卫队以外,还建立了另外一支数量更多的王室卫队,这个王室卫队就是第二王室卫队。

    当时这个传闻流传出来的时候,国会还曾经介入调查过,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甚至直接宣布根本不存在第二王室卫队。

    只是,后来谁都知道王室的确是拥有第二王室卫队,只是对第二王室卫队具体有多少人,并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王室每年给第二王室卫队的经费拨款,是正规王室卫队的数倍。

    “的确精锐很多。”雷欧将那些被他找出来的第二王室卫队的人标记起来后,转头看了看把手着花园王宫入口的正规王室卫队,心中不由得嘀咕了一声。

    在标记了这些人后,雷欧没有在多做考虑,直接动手,快速的走过马路,从一个伪装成乞讨者的第二王室卫队成员身边走过,在走过的同时,直接使用灵能冲击,将他打晕,在他晕倒的那一瞬间,直接用脚踢在了这人的膝盖上。

    虽然这一脚不会让这个人有残废的可能,但伤势足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无法正常移动,而且为了保险,他还往里面注入了一点灵能,拖延伤势愈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面这个人无法再形成有效战力。

    解决了这一个后,雷欧继续朝下一个目标行进,在那个目标有所察觉的时候,将其干掉,就这样雷欧通过精神网标记目标,讲所有他认为可以的对象,哪怕其中有无辜者,但雷欧依然没有放过,讲他们一个个解决掉,让他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失去战斗力。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雷欧也在观察织网者丝线的变化,以判断他的做法是不是真的对局势有好的影响,而随着织网者灰黑两色的变化减慢,灰色开始逐渐占据多数,雷欧明白自己的做法是对的。

    他围绕花园王宫走了一圈,将潜伏在周围三百多名可疑的人全都解决掉了,其中或许有无辜的人,但数量绝对不是很多,而且除了王室卫队的人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人,这些人既有警局和特别局的人,也有一些戏剧迷雇佣来监视剧团的。

    虽然他已经将花园王宫周边对戏剧团有威胁的人全部清理干净了,但情况还是不能说很乐观,因为头上织网者的丝线还会不时的变成黑色,表示危机并没有彻底解除。

    这时候,雷欧忽然看到瓦斯琪从花园王宫内走了出来,而从瓦斯琪面纱下半张脸露出的表情来看,很显然她没有能够说服米蒂·格兰特取消今晚的演出,离开都林。

    从花园王宫走出来的瓦斯琪,也看到了雷欧,立刻快步朝他走了过来,在来到他跟前后,就立刻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什么都会死?又莫名奇妙的让我劝说米蒂取消今晚的演出?你到底怎么了?你在营地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不要动。”雷欧开口解释,而是伸手朝瓦斯琪的额头摸了过去,并且在瓦斯琪准备让开的时候,提醒了一声。

    瓦斯琪本能的想要避开雷欧的手,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避让的冲动,任由雷欧的手掌覆盖在了他的额头上,紧接着她就感到眼睛似乎有些生涩肿胀,然后眼中的景象瞬间改变,她见到了周围所有人头上都多了一根丝线,而且那些丝线全都是黑色了,并且她抬头看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天空尽头似乎有一张巨大的网将整个世界网在其中,并且在网外,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存在。

    当看到天空中那个存在的时候,瓦斯琪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压力落在身上,就像是身上忽然多了一座山峰似的,让她喘不过气来,脑子也变得无比混乱。

    而这时候,雷欧放在她额头上的手及时的拿开了,眼前一切导致她不适的景象立刻消失不见,只是她身上的不适并没有就此消退,依然还是对她的身体造成了极大影响。

    雷欧也察觉到了瓦斯琪的不对劲,他立刻走到了瓦斯琪的身旁,伸手搀扶着瓦斯琪,走到了位于路旁的一套等待马车的公共座椅上坐下,然后沉声说道:“用力吸气,然后慢慢的吐出来,用力吸气,慢慢吐出来……”

    在了欧带有节奏的声音中,瓦斯琪忍不住按照他的指示调整呼吸,随着呼吸的改变,她身上的无形压力和干扰脑子的混乱念头,逐渐平复下来,她也慢慢的恢复正常状态。

    “刚才那是什么?”在稍微清醒了一点后,瓦斯琪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织网者的网。”雷欧没有隐瞒,直接说道:“还有死神加因。”

    “织网者?死神?”瓦斯琪愣了愣,忍不住惊声道:“这不可能,祂们不是传说吗?”

    雷欧说道:“祂们的确是传说,但对于普通人而言,我们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传说。”

    瓦斯琪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那些丝线?那些黑色的丝线是什么意思?”

    雷欧解释道:“代表那些人快要死了。”

    “全都要死?”瓦斯琪脑海中重新回忆起了刚才看到的景象,她发现天空垂下来的丝线遍布整个城市,所有人都被丝线连接着,按照雷欧所说的,这也就代表了整个都林城的人都会死。

    瓦斯琪很想询问雷欧怎么拥有这样的能力,但或许是因为时机不合适,她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而是询问了和眼前这件事有关的问题,道:“是因为米蒂吗?就因为米蒂坚持晚上的演出,就会导致整个都林城的人死亡?”

    “是的。”雷欧点点头。

    瓦斯琪提出了一连串的质疑,道:“这怎么可能?就算戏剧团的那些人全部动手,又怎么可能造成这么多人死亡?这里的人站着不动,让他们杀,他们也杀不完呀?”

    “如果有一种武器可以瞬间杀死整个城市的人呢?”雷欧反问道。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