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目标

加入书签
    “你这两天做过调查了?”弗兰克·福森虽然因为进入退休状态,精神放松,不在状态,但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看不出来,在马车驶往花园区的路上,他就立刻询问确认道。

    “是的。”雷欧点头承认,道:“反正待在那里也没有事,所以提前做做调查,总好过事到临头,手忙脚乱。”

    弗兰克·福森又好奇的问道:“你查到了什么?”

    雷欧没有吝啬,将他调查到的东西告诉给了弗兰克·福森。

    弗兰克·福森在听完雷欧的叙述后,完全是一脸茫然,因为雷欧调查事情的手法实在和他了解的手法完全不一样,比如通过脚的大小和步伐的宽度判断身高等等,这简直就像是在听海神教会的神职人员讲授那些神神叨叨的教典。

    在仔细思考了一下,他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凶手住在花园区的卡夫街区的?”

    “鞋印留下来的尘土和泥屑。”雷欧解释道:“在那些尘土和泥屑上残留了大量的花粉,而且这些花粉来自不同的花卉,在整个都林拥有如此多来自世界各地花卉的地方只有花园区,而且还是靠近海德公园的地方。另外在那些尘土中,有大量的红土,在那片区域中,绝大部分的街区都是建造在沼泽中,所以泥土也是沼泽土,只有卡夫街区是建造在拥有红土的山丘上。”

    听到雷欧的分析,弗兰克·福森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雷欧,过了良久,才沉声问道:“你有没有兴趣来特别局做事?”

    “抱歉,我不习惯被人管制。”雷欧摇了摇头,拒绝来弗兰克·福森的好意。

    从他有记忆以来,一直都是在军队中,处于被管制的状态,在来到了维纶世界后,他感受到了以前没有过的自由,自然不会愿意再回到那种被人管制的状态。

    听到雷欧的拒绝,弗兰克·福森也没有再继续劝说,因为他很清楚他和雷欧是同一类人,只要做出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就像他决定退休一样。

    马车很快就穿过了大半个城区进入到了都林的花园区。

    花园区是都林城区内少数几个以景色著称的城区,仅仅这片城区就挤了三个公共花园,其中以移植了世界各地上万种花卉的海德公园最为有名。

    虽然,现在的花园区环境很不错,但在以前这里是都林有名的贫民窟,黑色地带,几乎所有都林的穷人都堆积在这里,有人不止一次称呼这里是都林的毒疮。

    正因如此,国会曾不止一次想要改造这里,可始终因为常年居住于此的十几万贫民的安置问题而不得不搁置。

    直到一场差点烧掉半个都林城的大火出现,将整个花园区的旧棚屋付之一炬,这件事才出现了转机。

    对于这场大火的出现原因到底是什么,众说纷纭,但最为流行的一种说法,是国会里面那些和房地产商勾结的议员见改造花园区的议案无法通过,所以决定放火烧掉这片城区,这样既可以省去一大笔的拆迁费用,也能够避免驱逐贫民造成的动乱。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把火完全超出了预计,差点危及到了整个都林,最终造成了都林城建造以来,最大的一次灾难。

    官方自然是否定这种说法,而民间一些人则找了各种证据来证明这种说法,比如最早出现火灾的地方就是在花园区的贫民窟,而出现火灾的早期附近的消防员都没有出动的迹象,另外还有就是大火过后有十几名国会议员突然以各种名目被抓,并且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等等。

    只不过,这些阴谋论流传再多,也不可能阻止国会对这片城区的改造,最终这片城区还是按照国会的设想,改造成了现在这样,而这里也因此变成了整个都林城房产最贵的城区之一,居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则贵。

    对于一个交际花能够居住在这片城区,雷欧和弗兰克·福森都不感到意外,因为卡夫街区是这片城区中最特殊的地方,算是花园区的一个小贫民窟。

    之所以,花园区的居民能够容许有这样一个贫民窟存在,是因为居住在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一些穷困的画家、诗人、演员和作家等等,这也使得这片城区成了整个都林城人文气息最重的城区,这样一个贫民窟不仅仅不会让花园区难看,反倒会让花园区更显品位。为此这片城区的房地产商甚至主动调低所有房屋的租金,让那些穷困的艺术家即便口袋里面没有多少钱,依然可以居住在这里,当然前提他必须要有一定的才华。

    一些过气的剧院女演员也会居住在这里,她们既是为了节省开支,也是为了让自己身处在这种特殊的人文氛围中,获得一些修养上的提升。

    只不过,哪怕居住在这里,依然会有不小的开销,为了维持开销,不少女演员也会客串一下交际花,这样既能够获得一些维持生活的金钱,也能够开拓人脉,要是运气好的更是能够成为某些权贵的情妇,甚至都有转正的可能,毕竟在过去也不是没有类似的例子出现过。

    “就是这里吗?”马车停在路边后,两人陆续下车,弗兰克·福森看了看眼前的屋子,转头朝雷欧问道。

    雷欧点了点头,只是脸上的神情有些阴沉,没有说话,迈步走进了眼前这栋公寓。

    眼前这栋公寓楼是卡夫街区常见的三层红砖小公寓,整个卡夫街区从山脚下一直到山顶全都是这种公寓楼,如果不是公寓楼外小花园种植的植物各有不同,当地艺术家在楼体墙面上绘制了各种不同的图案,恐怕就算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回到家也要辨认半天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住所。

    雷欧直接拉开小花园的木头栅栏,走到了公寓楼门前,稍微推了推门,门没锁很轻易的就推开了,而推开门的那一刻,一股淡淡的臭气从屋子里面传出来,无论是雷欧,还是跟在后面的弗兰克·福森都能够轻易闻出来,这是尸臭气,而且是死了好几天,尸体开始腐烂才会散发出来的尸臭。

    在闻到尸臭的那一刻,弗兰克·福森立刻熟练的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特制的枪械,这把枪械比起雷欧手中的国王、王后都要大一些,有些像是杰森手中的手炮,其威力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了。

    “别紧张,这里已经没有危险了。”雷欧朝弗兰克·福森示意了一下,然后直接走上了二楼,然后推开了二楼一个房间的门,加强数倍的尸臭气扑面而来。

    只见,这是一间卧室,而且是一个女性的卧室,从卧室墙壁上挂着的各种画像来看,这是一个过气女演员的画像,而现在这间卧室或者这栋房子的主人现在正躺在床上,在她身边是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他们两个全都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浑身浮肿,看不出半点身前的样貌。

    “你刚才就知道这里的情况?”弗兰克·福森看到卧室的情景后,将手中的特制枪械收回枪套,然后转头朝雷欧看了看,刚才雷欧的提示让他不由得猜想雷欧的能力。

    雷欧没有解释,而是默默的在房间内仔细的寻找着各种线索。

    虽然刚才他已经通过精神网仔细的检查过了整栋楼房的情况,但精神网有些时候并不能够帮助他寻找更加细微的线索,就比如地上一些不属于原主人的碎发等等。

    每找一个线索,雷欧就将线索记录下来,很快这间房间内所有有用的线索都被他收录了下来。

    “他们已经死了超过十天了。”弗兰克·福森也没有闲着,检查了一下床上的尸体,说道:“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大堂经理所说的交际花,只不过这个女人在案发的那段日子每天都会出现在万国酒店,显然和着尸体的死亡时间不符,所以那些天出现在万国酒店的女人都是凶手伪装的,帕萨·卡古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凶手带到了房间……”

    “不一定是不知情的。”雷欧纠正了一下弗兰克·福森的推测,说道:“我倒是觉得帕萨·卡古兰应该认识凶手,知道凶手的能力,只是……”

    说到这里,雷欧忽然想到了什么,将原本准备说的话又收了回去,然后快速的走出了这个房间,朝三楼走去,然后从三楼开始逐一检查了一下每个房间的情况,回到了一楼的客厅后,他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

    这时,紧跟着雷欧步伐的弗兰克·福森不知道雷欧到底在找些什么,见到雷欧停下来,立刻迫不及待的询问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雷欧点点头,说道:“是发现了一些东西,不得不说那位帕萨·卡古兰先生实在倒霉,他不应该主动接触凶手,更不应该向凶手表明自己看穿他或者她的行动了。”

    “你的意思是凶手的目标并不是帕萨·卡古兰?”弗兰克·福森愣了愣,沉声道。

    “是的。”雷欧将他的分析说出来,道:“这个凶手这些天待在万国酒店完全是为了另外一个目标,帕萨·卡古兰应该是无意中认出了这个凶手,并且把凶手带到了房间内,拆穿对方,想要对方收手。只是他错误估计了形式,以为对方不会杀他,也以为自己的能力足以在危险出现的时候自保,最终把自己给卷了进去,丢了性命。”

    “帕萨·卡古兰不是目标,那么谁是目标?”弗兰克·福森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雷欧拿起刚才从三楼带下来的一份报纸,放在了桌上,指了指上面的一篇报道。

    弗兰克·福森定睛看了看,脸上的神色也变得非常古怪,先是惊讶,又变得释然,并且喃喃自语道:“是他。难怪了,有人想要杀死他倒也不奇怪。”

    只见,雷欧所指的这片报道是一篇国家海军博物馆即将开展的报道,其中着重的提到了一个大人物会在开幕当日前来剪彩,而这个大人物就是现役王国海军总参谋长胡佛·汉森将军。

    对于英格王国的人来说,胡佛·汉森绝对是一个英雄般的人物,他通过过人的战略智慧,制定了海军近十年的发展计划,让英格王国的海军能够在承受住一次次其他国家海军的冲击同时,不断发展稳固海上霸权。虽然他现在只是总参谋长,按照职权来划分的话只是海军的第三号人物,但真正了解的人却都很清楚,无论是海军元帅,还是第一舰队总司令,都对他言听计从,他的权利和海军元帅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对于前殖民地的人来说,胡佛·汉森绝对是恶魔般的存在,在他年轻时,英格王国在莫桑大陆的殖民地还没有完全丢失,他担任殖民地第三王国军的将领,专门负责镇压殖民地的起义军,而当时他所用的手段非常残酷,死在他手中的殖民地起义军不计其数,甚至他还主导了好多次针对已经解放的殖民地城市的大规模屠杀。

    虽然他的手段高明,在无数次战斗中始终能够带领军队获得胜利,但整个殖民地的崩盘局面却不是他能够阻挡的,最终他在最后一块殖民地丢失之前,被英格王国调回到了国内保护起来,直到殖民地的风波平息下来,王国和殖民地建立的各国签订和平协议,才解除对他的保护,并且按照他本人的意愿送到了海军任职,最终有了现在的海军英雄。

    正因为如此,弗兰克·福森在看到雷欧点出来的目标人物是胡佛·汉森后,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说那样的话,毕竟整个英格王国遭遇刺杀次数最多的人就是胡佛·汉森,这四十多年下来,几乎每年他都要遭遇至少三次刺杀。

    有人曾戏说,如果那一年胡佛·汉森不再遭遇来自莫桑大陆的刺杀的话,那么莫桑大陆对英格王国的仇恨就真的已经彻底平息了。

    虽然这种话听起来像是在调侃胡佛·汉森在莫桑大陆的人缘,也在嘲讽英格王国和莫桑大陆各国的关系,但不得不说这句话也并非是毫无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