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学生

加入书签
    那次巨大雷暴被记录在了帕尼尔及其周边所有部落的历史中,祖姆树被雷暴连续集中,被点燃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火把,掉落的燃烧树枝,又点燃了周边的森林,将帕尼尔将近一般的森林烧成了灰烬,生活在附近的部落能够村落下来的不到百分之一,其他的都死在了这场大火之中。

    于是乎,祸兽卡咕咕就从这场大火中诞生了,虽然祖姆树彻底烧掉了,但祖姆的信仰却并没有消失,而伴随着祖姆信仰的教义也在大火后出现了一些转变。

    在过去的教义中,祖姆都是仁慈祥和的象征,对其信仰者从来都是不吝恩赐,而现在祖姆有了暴怒的一面,祸兽卡咕咕就是祖姆的愤怒化身,祂通常是以雷暴和火焰的形式出现,外形是一团模糊的火焰周围闪耀着雷光。

    虽然帕尼尔人对卡咕咕极为敬畏,也建造有专门的神庙,但在祖姆教义的信仰中,祖姆的主神像绝对不会和卡咕咕的化身神像放到一起,因为在他们看来将这两个神像放到一起,就意味着灾祸,任何一个见到这两个神像在一起的帕尼尔人都会被灾祸缠绕。

    众神殿在建造祖姆的神龛时,也知道祖姆教义的这个禁忌,只是当时建造众神殿根本没有考虑过会有人在这里进行任何的宗教仪式,所以任何禁忌都没有被考虑进去,卡咕咕的化身神像也就堂而皇之的摆放在了祖姆的神龛中,而且是和祖姆并列摆放的,任何一个进入神龛,或者从神龛门口经过的人都能够同时看到这两座神像。

    对于那些非帕尼尔人而言,这样的神像摆放位置没有什么问题,但对于帕尼尔人来说,这种景象简直就是灾难一般,在经历的最初的震惊和慌乱后,他们,特别是帕尼尔使团中那些祖姆信徒门都极为愤怒,试图将神龛里面的卡咕咕神像捣毁。

    只不过,这一行径被负责这一处神殿的神学院工作人员给制止了,两者也因为沟通的问题产生了争执,而且因为工作人员那种英格王国对前殖民地人的一种天生傲慢态度,以及工作人员是非常虔诚的海神教徒,对其他神灵教会极为蔑视,从而使得原本可以平息的矛盾有扩大的迹象。

    雷欧到来的时候,双方的气氛已经到了要动武的状态。

    神学院这边的众神殿守卫也在吵闹声中赶过来,虽然他们暂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本能的站在了自己的同僚身边。

    而帕尼尔使团这边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或许是因为帕尼尔的环境和生活习性原因,每个帕尼尔人都身强体壮,孔武有力,一看就是久经战场的战士,所以气势和武力方面一点也不比这些神殿守卫差。

    双方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打起来,更多的是因为站在双方中间的那个帕尼尔人在缓和气氛,居中调和,而雷欧从这些人的话语中也能够听得出这个帕尼尔年青人就是自己这次来都林的目标帕萨·古卡兰。

    其实不需要听双方的话语,雷欧在看到这群人的时候,注意力就直接落在了帕萨·古卡兰身上,因为这个帕尼尔人身上蕴藏了一股非常原始的力量,这股力量并不像眷族或者超凡者那样源自于身体的血脉,而更像是源自于灵魂,甚至雷欧在开启灵视的时候,能够看到对方的力量在头上隐隐形成了一只长着六爪、钩尾的凶兽。

    “兽魂战士吗?”看到这种景象,雷欧立刻从脑子的资料库中找到了对应的资料,莫桑大陆最为神秘、也最为强大的一种战士。

    最早记录兽魂战士的书籍是西格玛王国大冒险家比迪亚的莫桑历险记,他记录了自己是如何带领西格玛的部队征服一个部落,建造西格玛王国,乃至整个维纶世界北部文明王国在莫桑大陆的第一个殖民点的。

    虽然在这本书中他用极尽轻蔑的语言讲述莫桑大陆的部落人是如何野蛮、如何原始的,但其中有一篇文字却充满了敬畏,在这篇文字中,讲述他带领的军队遭遇到了一个人的拦截,而那个人只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将他索带领的军队拦截在了一个山谷入口中,让后方的部落能够安全转移,而这个人就是莫桑大陆各个部落最为神秘的兽魂战士。

    在莫桑大陆的部落中,兽魂战士的数量非常少,绝大多数部落都有一两个萨满,但却不一定拥有兽魂战士,而且兽魂战士的力量强弱和能力高低从来都不是固定的,最主要的是要看兽魂战士献祭融合的神话生物。

    对于兽魂战士是如何产生的,不仅仅莫桑大陆部落以外的地方不清楚,甚至就连部落本身也是一无所知,而对此过程最为了解的兽魂战士像是签订了某种生命契约一样,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不会透露半点和兽魂战士产生有关的信息。

    外界对兽魂战士唯一了解的地方就是兽魂战士的产生和一些神话生物,也就是灵能生物有关。

    “莫莫比噜!”雷欧通过灵视仔细辨认了一下帕萨·卡古兰身上力量形成的凶兽幻象,并且找到了与之对应的神话生物。

    莫莫比噜是在帕尼尔及其周边地带的传说怪物,在西格玛学者编写的莫桑神话生物选集中,记录了莫莫比噜的相关信息,这种神话生物会在深夜出现,找到部落中最邪恶的人将他吃掉,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

    西格玛学者认为莫莫比噜其实并不存在,完全是一种幻象生物,是部落报仇文化的一种体现,在暗中杀死仇敌,只要没有证据就可以说是莫莫比噜吃掉了那个仇敌,那个仇敌是一个邪恶的家伙,这样既可以杀死敌人,又能够破坏敌人的名声。

    不过,从现在帕萨·卡古兰身上的情况来看,莫莫比噜很显然不像是西格玛学者所说的那样是不存在的。

    兽魂战士有一个特点,他没有使用他的力量之前,只是一个普通人,用任何方法都无法看出对方的力量底细,就像现在雷欧即便能够看出对方的力量来自于莫莫比噜,但却也无法分析出对方的力量强弱。

    就在雷欧在观察目标的时候,作为目标的帕萨·卡古兰也不知道对自己使团里面的同僚说了些什么,之前还表现得极为暴怒的使团成员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并且主动离开了众神殿,只是离开时的脸色非常难看。

    而帕萨·卡古兰并没有随使团同僚一起离开,而是留在了原地,转过头来极为严肃的朝神学院方面的人说些什么,而神学院方面的人也一改之前轻蔑、随意的态度,神色变得严肃了不少,甚至有人还无法掩饰的露出了慌乱的神色,可见帕萨·卡古兰所说的话对他们有着不低的威慑力。

    之后,帕萨·卡古兰走到了神龛前,朝祖姆神像做了一个简单的宗教祈祷仪式,而祖姆神像旁边的卡咕咕神像则像是成了空气一样,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但作为旁观者的雷欧却能够从对方激烈的心跳声和其他一些细微动作,看得出对方的内心似乎并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平静。

    神学院的工作人员和神殿守卫见到帕萨·卡古兰的动作都认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便陆续离开,继续他们手中的其他工作,至于那些围观者也很快散去。

    在经过简单祈祷后,帕萨·卡古兰结束了每天的例行宗教活动,转身准备离开,而他刚刚转身正好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的雷欧,神色不由得愣了一下,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显然他应该是认出了雷欧。

    雷欧没有说话,只是朝不远处的神殿出入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就直接转身走向了那个神殿出入口。

    帕萨·卡古兰对雷欧的举动感到有些惊讶,同时也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阴沉着脸,跟在雷欧身后,从最近的神殿出入口,离开了众神殿,一路跟随来到了位于神殿外不远处的小花园中。

    雷欧在进入花园的门口,跟小贩买了一些碎面包屑,走入到了花园中,随便在花园广场找了一条空出来的长条椅坐下,从纸袋中掏出了一些碎面包屑洒在了面前的空地上,引来了一些广场上的鸟雀争相啄食。

    帕萨·卡古兰也和雷欧一样,买了面包屑,坐在雷欧的旁边,没有说话,朝前方的鸟雀群撒了撒面包屑。

    有趣的是,雷欧撒的面包屑有大量的鸟雀聚集过来啄食,而帕萨·卡古兰的面包屑却没有鸟雀愿意碰,都远远的躲开。

    帕萨·卡古兰也发现了这点,皱了皱眉头,他似乎知道原因,所以干脆将纸包随意的放在地上,没有再抓洒面包屑。

    在看了一会儿雷欧洒面包屑,帕萨·卡古兰的耐性似乎耗尽了一般,有些像是没话找话一般,说道:“英格王国这边的黑市实在不怎么样,竟然随意的把客户情况透露出去。”

    雷欧将纸袋中最有一把碎面包屑撒到了广场上后,将纸袋揉成团,随意的丢到了旁边不远处的垃圾桶中,然后转头看向帕萨·卡古兰,沉声问道:“我们认识吗?为什么要购买我的资料?”

    “不认识,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帕萨·卡古兰不太习惯被质问,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压下了心中的不悦,耐心的回答道:“不过,我经常听到过你的名字,所以想要看看被老师经常挂在口中夸奖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着,他朝雷欧伸出手来,说道:“帕萨·卡古兰。”

    “雷欧·多德。”雷欧握了握对方的手,又问道:“你口中的老师是伦勃朗老人?”

    “是的。”帕萨·卡古兰点点头,说道:“我两年前就在老师身旁学习,无论如何努力,从老师口中听到的都是有关你在他那里学习十几年天的经过,所以我一直都很好奇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在老师身边学习了十几天,就让老师有那么深的印象。所以我就设法收集你的资料。不过你显然不是什么名人,就连黑市里面的资料也少的可怜,直到最近你的资料才多了起来,而且还被黑市设定成了特殊资料,必须到英格王国来才能够购买,这也就是我跟随使团到英格王国的主要原因。”

    雷欧听了帕萨·卡古兰的解释后,没有说什么,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碎面包屑,准备离开。对于他来说,知道对方购买自己资料的真实情况后,此行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没有必要多留,他现在的心思早就已经飞到了明斯克大陆的古伽沙漠,脑子里想的更多的是众神殿里面发现的秘密。

    “等等!”帕萨·卡古兰忽然叫住了雷欧,并问道:“如果我刚才没有表明和我老师的关系,并且没有恶意的话,那么雷欧先生你会怎么做?”

    雷欧没有思考,直接反问道:“你会对你的敌人怎么做?”

    帕萨·卡古兰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于是又问道:“雷欧先生,不关心老师现在正在做什么吗?”

    雷欧又反问道:“我问了你会说吗?”

    帕萨·卡古兰感觉非常糟糕,不仅仅雷欧给他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压力,也因为他在这种压力下,连连做出了愚蠢的表现。

    只不过,雷欧并没有给他提第三个问题的机会了,在他考虑该问一个什么不那么愚蠢的问题时,雷欧已经从他身边走过去,很快消失在公园的转角。

    从神学院出来后,雷欧直接乘坐马车回到了旅馆,他来都林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只需要等弗兰克·福森那边的消息就可以了。

    只不过,很多事情并不像是雷欧所预料的那样简单,有些时候他不去招惹麻烦,麻烦也会紧随着他左右。

    就在当天深夜,雷欧准备休息的时候,房间门被人敲响,雷欧的精神网张开查看了一下,结果让他有些意外,因为门外是一群身着便服,受持武器的普通警察,看他们一个个严阵以待的表情,显然是将房间里面的人当成了某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了。

    雷欧虽然疑惑门外的动静,但也没有想太多,直接走到了门口,将门打开,并且朝门外的警察,问道:“有什么事吗?”

    “雷欧·多德吗?”门口警察严肃的看着雷欧问道。

    “是的。”

    警察不给任何解释的说道:“有件案子需要你和我们走一趟,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