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特别局干员

加入书签
    ?

    只是这只被供养灵附身的兽骨还没有袭击被它选中的下一只猎物时,人群里面一个看上去很疯狂的男人忽然冲到了兽骨面前,在兽骨反应过来之前,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双管猎枪,对准了兽骨脖子上的符文石,扣下扳机。

    一枚特质子弹从枪中射出,精准的打在了符文石上,一股灵能从子弹中用处瞬间破坏了符文石上的能量结构,附着在符文石上的供养灵也被灵能给弹了出去,兽骨也在这一刻散乱成了一滩碎骨。

    被弹出来的供养灵失去了寄身的奇物,立刻受到了世界之力的排斥,并且一股来自莫名之地的力量也在拉扯着它,如无意外它很快会离开这个世界,又或者在世界之力的冲击下,还原成最本源的世界之力。

    只是供养灵显然不甘心就这样消失,它立刻寻找可以附身的对象,只是在献祭仪式现场的人身上都笼罩着一股力量,这股力量阻止它靠近,让它无法附身在其中任何一个人身上。

    就在它绝望的时候,转机出现了,它感觉到了一个生灵正在靠近这里,而这个生灵并不在被力量保护之列,

    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它只能冲向这个陌生的生灵,就要附身在对方身上。

    而供养灵的举动自然也被刚才打碎符文石的那个男人眼中,他同时也看到了走出密林的那个陌生人,立刻大声提醒道:“小心,快逃!”

    虽然在提醒陌生人快逃,但他也同时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将手中的枪对准了来人,如果来人被附身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将来人击毙。

    只是,出乎供养灵和那个男人意料之外的是那个陌生人丝毫没有惊慌,并且在供养灵靠近的时候,仿佛看得见一般伸手朝着无形的供养灵抓了过去,并且真的抓住了供养灵。

    供养灵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到一股力量从陌生人的手掌心传出来,就像是海啸一样拍在了它的身上,瞬间将它拍散,让它毫无抵抗的回归世界本源之中。

    看到供养灵在陌生人手中被驱散,那名男人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反倒更为紧张,手中的枪也没有放下,并且还从自己隐藏在大腿处的特制口袋中,掏出了一把短剑,紧握在手中,同时警惕的看着正在缓步走过来的人,沉声问道:“你是谁?”

    “一个普通市民而已。”陌生人完全从漆黑的树林中走出来,来到了篝火旁边。

    这时候,这个男人才看清来人的样貌,就样貌而言来人并不突出,身材在赛特港这个充满工人和搬运工的城市中也只是一般而已,但对方身上却有一种无形的气质,这种气质让他感觉就像是见到了公爵、国王之类大人物一样,整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从身体到心灵的无形压力。

    男人在惊讶这个陌生人的无形气质的同时,也在猜测陌生人的身份,而给予他提供猜测线索的正是对方的衣物。

    他看得出对方身上这套衣物是出自于老亨利服饰店,而老亨利的裁缝绝对是赛特港最好的,甚至可以说是英格王国最好的,因此他亲手制作的衣物也备受上流社会的追捧,价格自然也极为昂贵,穿上这身衣物的人非福泽贵。

    所以在想到这里的时候,男人对准陌生人的特质枪械也将枪口稍微转移了一个一点,并且自爆身份,道:“特别局尼克·兰德。”

    说着,用拿短剑的那只手小心的从裤子后面的口袋中,拿出一块用特殊金属制成的徽章,在陌生人眼前晃了晃。

    “雷欧·多德。”陌生人简单的说了一个名字,然后就蹲下身子,将地上已经被子弹打裂、失去效力的符文石捡起来,放在眼前看了看。

    “多德?”听到这个姓氏,尼克兰德愣了一下,因为在他的记忆中王国贵族中并没有一个姓多德的,而富商里面倒是有个姓多德的,但那只是一个小地方的富商,如果不是和议会中一名议员有些亲戚关系,根本不会被记录下来。

    很显然眼前这个雷欧多德无论是从气质,还是从身材,又或是刚才展现出来的超凡力量,绝对不可能是那个小地方的富商。

    想到这里,尼克兰德又不由得将枪口挪移了一下位置,只是他并没有将雷欧完全视为敌人,只是看作一个可疑对象,哪怕雷欧此刻的举动有些古怪,因为,他很清楚雷欧手中拿着的符文石来自哪里。

    对于雷欧而言,符文石是否损坏都没有关系,他需要的只是符文石上图灵字根的布置方法,所以这块符文石对他而言依然有用。

    在确认符文石还有用后,他也毫不客气的将符文石收到口袋中,转头朝正准备张口制止的尼克兰德说道:“这些人你准备怎么处理?”

    虽然符文石被破坏了,但周围这些参加献祭仪式的人并没有从迷失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依然做着各种惊世骇俗的事情。

    “他们会被送回各自的家里,让他们的家人处理。”尼克兰德根本需要回到雷欧任何提问,但当雷欧开口询问后,他却忍不住做出回答,并且在回答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脸上的神色也凝重起来。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被雷欧暗算了,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他身上的护身符根本没有反应。

    虽然护身符不可能绝对保护他不受那些超凡力量的伤害,但至少能够做到预警效果,让他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到超凡力量的攻击,而刚才很显然没有,现在回想一下,他之所以回答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必须回答。

    雷欧闻言点点头,转身原路往回走,而尼克兰德在愣了一下后,立刻出言说道:“你等等,特别局希望你能够协助调查……”

    “这不关我的事。”雷欧头也没回就直接拒绝了尼克兰德后续的提议,虽然他不清楚特别局是什么,但在地球联邦,任何一个国家的秘密单位都代表了麻烦,他不怕麻烦,但也不愿随意招惹麻烦。

    听到雷欧的话,尼克兰德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再开口挽留,但他还是决定记住了雷欧多德的名字,准备回去以后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人,因为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个人的实力极强,就连供养灵这样的异怪也能够轻易消灭。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因为前一刻他明明记得雷欧多德的名字和样貌,但现在这个名字和相貌就在记忆中变得模糊起来,无论他怎么回忆都始终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知道刚才来了一个人解决了那个供养灵,至于其他的就都记不起来了,甚至连交谈过什么都记不起来。

    这一异常情况让他心中一惊,立刻将身上的护身符拿出来,但依然完好无损的护身符让他心中的疑惑不但没有消失,反倒越来越浓了。

    其实尼克兰德并不知道,雷欧刚才虽然没有运用任何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但他配合自身高等生命体的生命压制,运用的心理暗示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和超凡力量差不多。

    这种方法是雷欧来到赛特港的这些天创造出来的,因为他和杰森游览城市的时候,总会发现那些和他接触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对他产生畏惧的情绪,并且将姿态放低,感觉就像是一个仆从一样。

    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形态所产生的无形影响可以利用一下,所以就配合从地球联邦学到心理暗示学,进而制造出了这种不属于超凡力量、但却效果显著的暗示法。

    离开那片献祭仪式的现场后,雷欧继续朝回家的方向走,之后除了遇到了几个夜晚跑到墓地抢劫的贫民以外,就再也没有遇到其他意外的事情了。

    回到公寓后,雷欧吩咐桑杰斯准备一些吃的,然后就直接到了顶楼的卧室中,将符文石、装战斗棋的盒子和祭祀书卷的盒子一同放在了桌上,稍微梳洗了一下,换上一身在家穿的舒适衣物,坐在桌旁,仔细的看着桌上这几样东西。

    最先被雷欧拿起来的并不是符文石,而是战斗棋的盒子。

    他将盒子打开后,把盒子里面那一枚灭战斗棋取出来摆放在桌子上。精神网的力量也集中起来,一点点的渗透到了战斗棋中。

    随后,一件既在他预料之中,也有些出乎他预料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战斗棋几乎同时在他的精神网渗透进去的那一刻,产生出一股强大的纯精神力将雷欧渗透进去的精神网力量给冲散。

    同时,在战斗棋上也显示出了一个个幻象,这些幻象和战斗棋本身所代表的人物一样,只是放大了不少,一个个冲着雷欧发出了怒吼,活灵活现就仿佛是真的一般。

    这时候,端着满盘食物的桑杰斯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来,他看到桌子上战斗棋显示的异象时,愣了愣,但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大惊讶,很快就恢复正常,将食物放在雷欧旁边,然后问道:“先生,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见过这种战斗棋?”桑杰斯的反应让雷欧有所猜测,于是问道。

    桑杰斯点了点头,但没有打算回答得更加详细。

    雷欧也没有逼问,挥挥手让他可以离开了。

    就在桑杰斯离开后没多久,战斗棋上显示出来的幻象也很快消退下去,战斗棋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只是战斗棋的表面显得比刚才要更加陈旧了不少,让人感觉像是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似的。

    看到战斗棋的变化,雷欧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感觉似乎有些棘手。

    其实在看到战斗棋的那一刻,雷欧就知道这幅战斗棋是一套巫师制作的战斗傀儡,而有关战斗傀儡的资料并不是来自于巫师的什么笔记,而是来自于织网者印记中蕴藏的知识。

    一直以来,巫师和教会关系都不怎么样,有一段时间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在教会的影响下,民间的排巫运动也愈演愈烈,不少稍微和巫师扯上关系的人都被认定为巫师,然后一个个活活烧死。

    对于这种排巫运动,掌握真正力量的高塔巫师并不在意,很为运动闹得再大,也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影响,反倒他们更愿意见到排巫运动在民间的盛行和扩张,因为这可以让高塔巫师借用民间的力量,更加方便的找到拥有巫师资质的人。

    但对于那些游走民间的普通巫师而言,排巫运动绝对是一场灾难,他们这些没有组织依靠,实力也不强的巫师都无法在排巫运动中全身而退,一旦被教会盯上了,就是死路一条。

    这些巫师为了活命,想出了各种各样用来保命的巫术,这些巫术无一例外全都是既强大,又邪恶,一旦施展出来,通常都是有大量普通人因此的死亡,而巫师战斗棋在这些巫术中并不算是最邪恶的,但却是最适合用来保命的。

    在织网者的印记中,并没有关于巫师战斗棋的详细制作方法和使用方法,只有一些模糊的资料,这些资料表明每一枚巫师战斗棋都必须用到一名正式骑士的血肉和灵魂,而巫师战斗棋一旦制作出来,就能够反复使用,直到棋子彻底损坏。

    就和其他一些民间巫师发明出来的邪恶巫术一样,在排巫运动结束的时候,都被高塔巫师给收走了,民间几乎找不到这类巫术。

    只不过,巫师战斗棋因为并不是单纯的巫术,所以并没有被高塔收走,而是在一些有心人的操作下,流落到了民间。

    一些人获得了没有特殊控制手法的巫师战斗棋就等同于获得了一个正式骑士,但更多的人是获得了带有禁制手法的巫师战斗棋,这些东西大多成了收藏品。

    不过,这些人获得的战斗棋差不多都是一两枚,像雷欧这样一次获得整整一盒,还从未有过,至少织网者印记中记载的资料是未曾有过的事情。

    织网者之所以会如此在意这些巫师战斗棋,是因为织网者最开始和其他神灵一样在维纶也有教会存在,只是这个教会存在时间很短就灭亡了,而灭亡这个教会的人是一个掌握五十枚巫师战斗棋的邪教徒,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使得织网者对巫师战斗棋特别留意,在织网者印记中有不少此类事情,甚至包括现在雷欧手中这一盒巫师战斗棋之前的归属也记录在其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