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做好事

加入书签
    “不稀罕也得吞下去!”

    “不要~”

    “……”

    随着西磊的一声惨叫过后,大厅四周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林飞掏出手机翘着二郎腿在旁边玩着,而西磊经过先前的一阵鬼哭狼嚎后,瞬间又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去,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后,西磊才突然双眼一瞪,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模样顿时显得多少有点吓人。

    “林医生,我…我…我觉得那里好热,好石更……”西磊喃喃自语,神情变得激动不已,他说的都是实话,就在刚才沉默的几分钟里,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气息由弱到强,慢慢地席卷全身,最后全部汇聚在自家兄弟那里,迅速形成一股崛起不懈的力量……

    西磊低头一看,差点想哭!

    兄弟那里撑起的规模,已经达到了巅峰,分分钟有撑破衣服挣脱而出的可能!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不能传宗接代了!

    这句话,正是西磊此刻心情最合适的写照,他很想喊出来,可碍于面子,最后还是没有喊。

    “好热和石更就对了,这证明你恢复得很好。”

    林飞起身收好手机,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道:“你没事了,记得在接下来的三天之内,每天早午晚按时饭后服用我给你特地调制的药丸,并且十五天内不能行房,否则精元一泄,神仙都难救了,不过你只要熬得过十五天,以后一次一两个小时,也是小事一桩。”

    “真的吗?太好了,太谢谢你了,林医生!”西磊听后一阵狂喜,满脑子都是十五天后一次两个小时的雄壮场景,想想就觉得兴奋,同时对林飞的感激更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之前对他的种种怨恨,此刻早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只有满满的尊敬和感激了。

    其实,这也是林飞想要的结果。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划算!

    能和西磊化敌为友,林飞也觉得是一件感觉很不错的事情。

    “不客气,我也是看在钱份上而已,不用谢我。”林飞摆手淡然道,“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还有很多事没忙完呢,就这样吧!”

    “好,林医生,我马上叫老卢来送你回去。”

    西磊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卢司机叫他过来,然后等卢司机一到,林飞就在西磊的亲送下上了车,离开了御龙山庄。

    回到半路,林飞就收到了一条银行到账信息,一千万!

    西磊这小子,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嘛!

    到家后,林飞正要下车,忽然卢司机转过头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林飞忍不住止住脚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林医生,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帮忙去看我母亲一下。”卢司机支吾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林飞一愣,问:“你母亲生病了?”

    卢司机将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般,停下后愁眉苦脸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我母亲今天早上忽然中风,现在送进医院抢救,总算救活了过来,不过嘴巴和脸都歪了,整个人都下不了床,情况很不乐观……”

    “林医生,我妈就我一个儿子,我那死鬼父亲走得早,她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拉扯大,好不容易我现在算是稳定了点,还没来得及让她享清福呢,就中风了,这让我很惭愧啊……”

    林飞听完卢司机的话后,难免为之动容,虽然一开始自己对狗眼看人低的卢司机印象很差,但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个孝子,人不可貌相啊!

    既然自己有能力,那就帮帮他吧!

    纯粹就当是自己是在做好事了,至于诊疗费,就不收了。

    “行,卢大哥,你带我去见一下阿姨,我给她看看吧!”林飞说道。

    “真的?太谢谢你了,林医生!”卢司机一阵惊喜,但很快脸露难色:“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恐怕支付不起您的诊疗费。”

    卢司机打听到林飞可是收了西磊八百万的订金和一千万的尾款,这些钱都是他开死一辈子车都没办法赚到的数目,而他之所以求林飞去看母亲,其实也只是脑门一热,不过现在他后悔了,生怕林飞去看了后问他索要天价诊疗费,那可怎么办?

    对于卢司机的担心,林飞当然知道,旋即笑了笑说:“放心吧,卢大哥,我治病是看人的,越有钱的人我就收的越贵,穷人我是不收钱的,当然,我不是说卢大哥您穷,我的意思是,我不是那种掉进钱眼里面去的医生。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

    卢司机以为自己听错,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当即对林飞伸出大拇指:“林医生义薄云天,医德盖世啊!”

    “呵呵,卢大哥,你还是赶紧开车吧,别给我戴高帽了,我会骄傲的。”林飞摆手打趣道。

    “哈哈,好好,我马上开车!”卢司机附和着笑着说道,接着便调转车头朝东南方向开去。

    一路上,卢司机就好像打开了话匣子那样,跟林飞聊得甚为投机,可能是两人早就没有了第一次的那种芥蒂,反而都能以相对平等的姿态相处,所以觉得很是投缘。

    车子开到市中医院的门口停了下来,卢司机告诉林飞他母亲就是在这里住院,本来他是想将他母亲办理出院的,没想到被主治医生给百般阻挠了,以刚做完手术还得留院观察三天以上为理由,强行让卢司机的母亲住院。

    为此,卢司机曾经和那主治医生对骂,差点打了起来,后来还是被人劝住才没打成。

    听到卢司机的讲述后,林飞顿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这次来医院,肯定不会很顺利。

    停好车后,林飞在卢司机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了他母亲住院的地方——住院部五楼508号病房。

    这是一间重症病房,里面只有一个床位,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妪正安详地躺在病床上安然入睡,她的鼻子上、嘴上还有身上等等多处地方都插满了输液管,床头还放着几台高科技仪器,阵仗乍看之下还挺大的。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