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又进去了

加入书签
    呲啦!

    刺耳的车轮摩擦马路声传来。

    让林飞意识到前面的这辆出租车的确是想要撞死他!

    这条路凑巧今天行人稀少,所以那车开过来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任何障碍物,要真说有,那就只有林飞一个了。

    林飞内心的惊慌稍纵即逝,他索性站在原地,冷眼紧盯着那辆正在高速开向自己的出租车,并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

    出租车司机是个身上纹着蝎子纹身的混混,他在半个小时前接到这个任务,只要他能够将目标人物给现场撞死,金主就有办法将他蓄意谋杀罪给搞成误杀,最多也就蹲三五七年的牢房而已。

    金主还说事成之后能有二十万的尾款,加上一开始收到十万预定金,加起来这一单任务可以有三十万!

    三十万对于林飞他们来讲,现在可能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对于像出租车司机这种长期混迹底层的小人物,无疑是一笔天降横财。

    只要轻松地撞死一个人,就可以有三十万,这么好的生意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所以,他得速战速决,搞定后就赶紧逃逸,躲起来才能平安收钱!

    可以说,出租车司机的算盘打得很响也很好,兴许目标人物是其他普通人耳朵时候,他的计划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不过他不太走运,遇到了林飞。

    眼看着出租车距离越来越近,即将将林飞撞飞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忽然发现,林飞的身影忽然一闪,不见了!

    卧槽,见鬼了吗?

    怎么无缘无故就不见了呢?

    无奈之下,司机唯有急踩刹车,一阵猛烈摩擦后车子停了下来。

    “人呢?”

    “这儿呢!”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伸了过来,轻轻地朝司机的肩膀上拍了拍,吓得司机立刻一惊,接着再仔细一看,见到的是林飞的笑脸。

    “林飞?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应该……”司机脱口而出,说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于是赶紧自己打断。

    “我不是应该已经消失了对吧?”林飞调侃道。

    “是……啊?不是……”

    “那到底是还不是啊?你就不能说清楚点吗?”

    “我……”

    “我什么我啊?老实点,说,到底是谁指使你开车撞我的?”林飞语气一冷,厉声喝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快给我下车,不然我、我就报警了!”司机死口不认。

    “报警?呵呵,好啊!你倒是抱啊!我等着!”林飞嘿嘿一笑,说道。

    “你……”司机哑口无言。

    “好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是谁指使你过来撞我的?”林飞耐着性子再次问道,并且说道:“你若是再不说,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顶多就是让你失眠个两三个月,每一天都要承受像被千万只蚂蚁撕咬的感觉,而已。”

    “切,说的好像真的一样,你以为你是神仙吗?”

    “好,你不信,那就试试吧!”

    说完,林飞拿出银针,分别快速地在司机的脖颈和太阳穴两处扎了一下,司机立刻感到脑门一片空白,一阵恍若被万千蚂蚁爬过的感觉把司机给难受得当场就昏迷过去了。

    “想昏迷躲过去?没门!”

    自语了一句后,林飞又拿出银针照着司机的人中穴位扎了过去,司机哼唧了两声后,悠悠地醒了过来。

    然后,他一张眼立刻见到的还是林飞这张笑容可掬的脸,当即就有点想哭了。

    妈呀,我只是造了什么孽啊!

    早知道就不接这个任务了,有种上了贼船下不来的感觉,太难受了,为了这三十万,我他妈容易吗我?

    司机欲哭无泪,悔到肠子都青了。

    “嗨,我们又见面了,现在想清楚了吗?如果还没想清楚,我还可以让你好好想想,接下来我要扎你其他的穴位,促进你思考问题的能力……”林飞咧嘴一笑,露出人蓄无害的笑容,并且还扬了扬手中的银针,做出一副随时要扎下去的样子。

    司机这次再也不敢犹豫了,因为他再也不愿意承受刚才那种被万千蚂蚁的感觉,太他妈难受了!

    于是,他立刻举双手,做投降状:“别别别,千万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行,你说!”林飞作势将手上的银针给收起,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司机,等着他说出来。

    “咻~”

    就在司机想要开口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子弹破空声,继而他的太阳穴中了一枪,鲜血猛地溅了出来,司机直接两眼一翻,死得不能再死!

    “靠,谁?”

    眼看着就能知道幕后黑手,却不料对方最后居然来这么一招,真的人算不能天算,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林飞无奈之下,唯有打电话报警。

    等警察来了之后,林飞如实跟他们交代事情的经过,并且一再强调自己是受害者,不是凶手!

    “你以为自己是警察啊?你说不是受害者就不是了吗?笑话,赶紧给我老实点,跟我们回警局!”说话的是一个微胖的警察,他极其不屑地扫了林飞一眼,嘲讽说道。

    说完,微胖警察二话不说就把林飞的双手给锁住,然后狠狠一拽,说:“走,回警局去!”

    “哦,好吧!”

    林飞无奈地松了松手,接着突然停下来,问那微胖警察:“邓警官,你确定你真的要带我回警局?不后悔?”

    “确定!百分百确定!绝不后悔!”邓警察满口答应,然后再猛地一推林飞,搞得林飞当场打了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在地上了。

    “哈哈~”

    邓警察见状,不但没有上前,反而是相当解气地笑了起来,足足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瞪了林飞一眼:“怎么样?心虚了对吧?”

    “没有啊!我又没做坏事,干嘛要心虚?”

    “切,编吧!好好编!”

    “……”

    回到警局,林飞直接被关进了拘留室,连审问环节都省了。

    林飞百无聊赖地坐在里面,索性盘腿修炼,他知道自己现在干着急,是一点用都没有的,能做的只有一个字:等!

    忽然,林飞的眼前恍惚了一下,立刻出现了玉佩秘境中那个小山谷。

    “你怎么那么弱?都望气术第九层境界了,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小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