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视死如归 苍天绕过谁

加入书签
  血,在铜门关的大地之上汇聚成河,漫布死亡气息。
  人,在泣血骄阳下,燃烧最后生命,只为一句,此生有幸生为人。
  ......
  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
  魂魄游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
  骨笔血墨山河画,少子添白生几何。
  孤身拂衣赴轮回,不问苍天绕过谁。
  ......
  这便是战争!
  要维护的始终是人族的未来,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冤旧鬼哭的场景?
  不是世界多安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杀伐声,怒吼声构成了这一幅泣血苍景。
  许渊与林封二人,一马当先冲在大军的正前方。
  脚下的血水已经漫过脚踝,一丝丝血煞之气,在众人未曾发现的情况下,融入到了身后的止戈军的战阵中。
  突然,从陆长歌掉落的地方,徒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血气!
  片刻后,陆长歌嘴角带血,脸色苍白的从大地之上,赫然飞起!
  冲天的血煞之气萦绕在陆长歌的身边,身上的气势更加狂暴!
  擦掉嘴角的那一丝鲜血,陆长歌咧嘴一笑,手中长枪握在手中。
  “昔日我以武侯之境战那武尊大能,今日我陆长歌以武王境之能,再战你倆这半步武皇境,今日,就让这风云为我等变幻,且看这苍天绕过谁!”
  说完,瞬间带着那股冲天血气,朝着二人主动攻去!
  那两名老祖看到陆长歌竟然爆发出如此威能,再也不敢小视,这威能,隐隐让他们有些发寒!
  这恐怖的血气,恐怕不是杀一两个人能做到的!
  不亏为一战屠杀四十万大军的存在!
  看到陆长歌携那滔天的杀气攻来,两名老祖瞬间调动全身威能,不在留手,两道恐怖的行属之力,加持在长刀之上!
  “杀!”
  “给我破!”
  陆长歌一枪瞬间破开了两名老祖的封锁,直接将婆罗门的那名老祖一枪斩去了右臂!
  可陆长歌也同样硬抗了那婆罗门老祖一刀!
  身影暴退,陆长歌低头看去,自己那左腹上赫然插着那婆罗门老祖的刀,还有半截手臂!
  要不是这白袍隐龙甲想卸去了大部分威能,恐怕陆长歌已经被拦腰斩断了。
  陆长歌呲牙一笑,伸手握住那断臂,瞬间将那断臂与长刀拔了出来,连带神色都未曾有半分变化。
  “你!!你竟然断我一臂,该死,该死!!!”
  那婆罗门老祖彻底疯狂了,他从未受过如此大辱,更可恨的是,他隐隐感受到那断臂之上,有一股玄奥的力量,阻止他断臂重生!
  连带一旁的伏虎宗长老脸色都有些阴沉下来了,刚刚那一击,他的攻击完全被陆长歌四两拨千斤给划开,这才导致了婆罗门老祖断去一臂!
  两名半步武皇境的老祖,竟然让一个羸弱少年占得上风!更何况还是在二人联手的情况下!着实有些打脸!
  看着那婆罗门老祖发狂的样子,陆长歌轻声一叹,自己人知道自家事,刚刚一刀,已经让他受了内伤,自身威能恐怕只能发挥六七成,接下来,才是生死关头。
  不过,让陆长歌没想到的是,这婆罗门老祖竟然狂性大发,将自身的气势凝练到了极致!
  左手瞬间挥出一掌,夹杂着恐怖的行属之力!
  这道巨大的手掌,足有数十丈大小,上边隐隐夹杂着一丝丝法则之力!
  不单单是陆长歌,就连伏虎宗老祖脸色都充满了一种惊骇!
  这婆罗门老祖竟然压榨自身精气神,凝练了最巅峰一掌,但是,同样也是最后一掌!
  那婆罗门老祖原本正常的脸色,正在极速衰败,满头的黑发也瞬间变白!
  陆长歌看着那恐怖的巨大掌势,心中充满了骇然,这一掌,他只能硬接!!
  自己身后,那可就是战场,这一巴掌如果下去,止戈军恐怕十不存一!!
  咬了咬牙,陆长歌将长枪横在胸前,全身所有的真元,全部朝着长枪涌去,那原本洁白的长枪,更加光芒耀眼,隐隐有些颤抖起来!
  那婆罗门老祖眼中充满了疯狂之色,怒吼道:“给我死!”
  说完,挥出那恐怖的一巴掌,随后也仿佛一名如不经风的老者一样,从天下掉了下去,要不是那伏虎宗长老眼疾手快,拉了一把,恐怕直接能掉到地上摔死了。
  狂风猎猎,那恐怖的掌势所过之处,犹如刀锋,割裂的空间纷纷破碎开来。
  陆长歌神色凝重的仅握手中长枪,就在掌势到来之时,长枪瞬间在手中旋转起来,周围的灵气纷纷吸附到长枪之上,那长枪的气势愈加恐怖!
  轰!!
  大地一阵摇晃!
  只见那巨大的掌势,虽然被陆长歌抵挡住了一部分,但是依旧还有一些余威砸到了战场之上!
  而陆长歌的身影也随之砸在这大地之上,深深的陷入到了地底之内,良久未曾有任何动静。
  随着这一掌的余威落下,整个战场一片寂静,到处是残肢断臂,血水横流,整个战场之上,能站立的人已经不足四成,这是何等的惨烈!
  一阵夹杂着血性之气的微风吹过,夕阳彻底掩去了面孔,黑暗随之降临。
  这时,一道微弱的气息,从地底内传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气息渐渐浓厚了一些。
  片刻后,陆长歌从地底飞了上来,有些摇摇欲坠,转身落到一旁的空地上。
  眼光扫去,入眼是一片狼藉,哀吼声,呻吟声不绝于耳。
  陆长歌脸色有些发白的,在场中寻找着止戈军的身影。
  片刻后,终于看到了属于大宁的战兵,心中一颤,眼中充满了痛苦之色!
  大宁战兵,存活的已经不足三万!!
  十万止戈军,一万原本铜门关的驻军,十一万大军,竟然只剩下不到三万.......
  这三万大军,基本上都是止戈军的战服,原本的驻军现在只剩下两三个人。
  陆长歌神念扫去,想要搜寻许渊与林封二人。
  可是,最终只搜寻到许渊那微弱的气息,林封气息全无,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陨落了。
  “啊!我陆长歌发誓,此生必屠尽欺我人族者!”
  一道狂暴的怒吼声,响彻在这战场之上!
  陆长歌猩红的双眼,扭头朝着伏虎宗与婆罗门的老祖看去。
  手中长枪拖地,眼中的杀气丝毫不掩饰。
  他恨,恨自己的无能,恨这些将士死在自己面前,而无能为力。
  陆长歌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上真元已经十去八九。
  咧嘴一笑:“老东西,今日你们两个半步武皇境联手杀我一个武王境,今日我陆长歌发誓,纵然是死,也会让你们二人,永远留在此地,给我大宁将士陪葬!”
  伏虎宗老祖神色有些难看道:“陆长歌,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本尊一刀就能砍了你的头,你拿什么留下本尊?”
  陆长歌挥了挥手中的长枪,淡然一笑道:“凭它。”
  伏虎宗老者内心莫名升起一股寒意道:“你真不怕死?”
  陆长歌微微一笑:“我与众生皆过客,何故死?”
  身后的三万余命大宁战兵,此时眼神中充满了火热!
  三万大军瞬间整齐上前一步,齐声道:“势与大将军同生死!”
  陆长歌看着那三万摇摇欲坠的大军,轻声道:“你们,退去吧,你们为大宁付出的够多了,接下来,交给我可好?”
  三万大军闭口不言,那坚毅的脸庞,决绝的神色已经是做好的决定了。
  陆长歌抹掉嘴角的鲜血,脸色出现一丝潮红之色,满含杀气的看着伏虎宗老祖道:“我陆长歌此生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言出必行,我说今日要你死,你活不过明日!”
  手中长枪遥指伏虎宗长老。
  “我陆长歌不负大宁不负诸将,今日就让我为你们博一个生路!”
  陆长歌还有一个底牌!那就是识海中的那枚珠子!
  他想要强行催动这颗珠子!
  这是拼命了,陆长歌相信,只要这颗珠子哪怕能被人牵引出一丝气息,那足以毁灭掉眼前的这半步武皇了!
  神念疯狂的朝着那珠子涌去,可不待靠近的时候,神念就被那珠子所含的毁灭之力,彻底粉碎!
  陆长歌神念被粉碎,也就代表了神魂也会受到重创!
  不过,这个时候他不会顾及这些了,他本来就没想过今日能活下去!
  “在我体内,不听调动,那就陪我一起消逝吧!”
  陆长歌怒吼一声,帝王经飞速的运转起来。
  突然,那识海内的珠子似乎是感受到了陆长歌的决绝,终于是有些颤抖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选择了臣服,还是害怕陆长歌同归于尽。
  终于,颤抖了片刻后,那外表围绕的毁灭之力终于散去!
  趁着这个机会,陆长歌瞬间操控神念将那颗珠子包裹了起来!
  不远处的伏虎宗长老,脸色有些沉重的看着陆长歌,他隐隐感觉到,一股极其隐晦的气息,从陆长歌体内正在缓缓散发出来!
  这股气息,让他都感觉到一股惊颤!
  随即,挥起手中的长刀,试探性的朝着陆长歌一刀劈去!
  陆长歌将全部的精神放到了炼化那枚珠子上,感应到伏虎宗老祖的一击,只能下意识的调动所剩不多的真元,朝着长枪涌去,想要抵挡住这一击!
  轰!
  陆长歌直接被击飞了,嘴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脸色已经彻底变得苍白,无一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