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大宁军魂 残阳如歌

加入书签
  眼看着止戈军损失愈发惨重,陆长歌终于动了!
  将神龙游施展到极致,手中的长枪虚空一划,上边瞬间加持了狂暴的枪势,朝着简长冶攻去。
  简长冶也知道,陆长歌已经不打算跟他耗了,随即双手握刀,狂刀之上,一道恐怖的行属之力爆发开来,周边的虚空瞬间破碎不堪!
  陆长歌高高扬起手中长抢,直接朝着简长冶砸去!
  那狂暴的气势加上恐怖的枪势,所过之处空间纷纷破碎!
  简长冶手中长刀同样自上而下一刀砍去,同样一股夹杂着狂暴之气的行属之力,爆发开来!
  轰!
  一道冲天的恐怖气势,瞬间爆发开来,底下的将士被这股气势碾压死了不知道多少,方圆数百米竟无一人站立!
  陆长歌内心一颤,这股气势碾压死的不止有宗派大军,更是有他止戈军的将士!
  啊!
  一道恐怖的吼声,从陆长歌口中传开!
  愤怒,无边的愤怒!
  陆长歌瞬间爆发出远比刚才还要恐怖的气势,手中长枪仅仅握在手中,朝着仍然处在烟雾中的简长冶攻去!
  而此时的简长冶已经被刚刚这一击重伤,还不等反应过来,就又感觉到一股让他心颤的气势,朝着他而来!
  简长冶眼中充满惊骇,他知道,这一击他绝对接不下来!
  “老祖救我!”
  简长冶现在也顾不上脸面了,直接朝着九天之上怒吼道!
  陆长歌神色一凝,双眼赤红道:“今天就是老天都救不了你,给我死!”
  手中长枪瞬间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枪势,整个将简长冶包裹其中!
  噗!
  “啊!!我恨!!!”
  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陆长歌左手持枪,傲然站立空中,而那长枪之上,插着一个人,赫然是那伏虎宗宗主简长冶!
  一阵微风吹过,吹散了那战场的狼烟,吹净了那浮在空中的尘埃。
  咣当。
  只见陆长歌长枪一甩,插在长枪上的那道人影,不,那具尸体,直接呈双膝跪地之姿,砸落在了大地之上。
  寂静,无比的寂静!
  就在陆长歌准备松口气的时候,两道让陆长歌毛骨悚然的气势,从远方朝着战场疾驰而来!
  陆长歌瞬间脸色大变,转身朝着许渊与林封二人道:“你二人立马率大军,立即朝着关内突围,不可恋战!快!快!快!”
  三声快,阐释出了陆长歌此时内心是有多焦急!
  “想走!今天杀我伏虎宗宗主,你们今日谁都走不了!”
  一道含着滔天怒火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
  声音刚刚落下,只见两道身穿黑袍的老者,神色有些愤怒的来到了战场上空。
  “老杂毛,要不是你一路上非得找老夫单挑,我宗何至于损失如此之大!”
  其中一名黑袍老者,神色有些愤怒的看着身边的另一名黑袍老者。
  “老秃驴,明明是你找茬在先,再说了,我门门主也死了,我还想找你算账呢!”
  另一名老者也毫不示弱的怒视着对方!
  两人怒视半天,最终相互怒哼一声,同时朝着陆长歌看去。
  “小子,是谁杀的我宗宗主?老夫给你个痛快!”
  那黑袍老者充满蔑视的眼神,让陆长歌一阵怒火丛生。
  很久没人以这种眼光看他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南域最后一战,碰到那逍遥宗的武尊境长老时。
  看到陆长歌并未回话,那老者呲牙一笑道:“小子,老祖问你话呢,是谁杀的我伏虎宗宗主!”
  陆长歌微微一笑,神色无比淡然道:“我。”
  那伏虎宗老祖神色一凝,审视了陆长歌半天后道:“难道,你就是大宁盛传的那个什么止戈大将军?”
  还不待陆长歌说话,一旁的婆罗门老祖有些愤慨道:“老秃驴,难道你们宗内没有此子的画像?多此一问有必要?”
  陆长歌:“不错,我就是陆长歌。”
  那伏虎宗老祖咧嘴一笑:“小子,今日既然撞到我手中,大宁注定要损失个妖孽了!”
  那婆罗门老祖怒道:“这小子是我的,你滚一边去!”
  伏虎宗老祖瞬间脸色涨红:“你个老杂毛,你信不信老祖先杀了你!”
  陆长歌:......
  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俩人,陆长歌只感觉自己仿佛是个局外人一样。
  那伏虎宗老祖最后没辙,语气略显浮躁道:“要不这样,我们两个一起出手,谁先杀死算谁的!”
  陆长歌脸色一变,这俩老货,难道要不顾脸面的二打一?
  终于,陆长歌的担忧实现了。
  他看到那个婆罗门的老祖丝毫没有废话,很是淡然的点了点头......
  陆长歌神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可是两名半步武皇境的存在,别说两名了,就是一名恐怕都不是他现在所能抵抗的!
  被两名武皇境的气势牢牢锁定,陆长歌仿佛置身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那种渺小感,让陆长歌第一次生出了一种压迫感!
  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去拼命了!自己后方可是还有十余万大宁战兵呢!
  将自身的气势凝练到了极致,那枪势也仿佛不要命般的朝着长枪涌去!
  两名老祖相视一眼,他们嘴上虽然不将陆长歌放在眼中,但是对方可是领悟了势的存在,就连他二人都未曾触碰到的境界,生怕最后阴沟翻船,被天下人耻笑!
  许渊与林封二人看到此景,眼中充满了担忧,但是,他们没有丝毫办法,眼前能不能带领止戈军突围而去都是个问题。
  看着止戈军的将士,一个个倒下,十一万大军已经十去三四,伤亡还在扩大当中。
  他们也知道,陆长歌此时也是在为止戈军赢的时间,好让他们能第一时间退回到关内,减少一些损失。
  许渊与林封二人相视一眼,身上徒然生起一股决绝的气息,挥着手中的长刀,带着大军朝着关内一步步突围而去。
  整个铜门关各种气势肆意散发,那九天之上的血气已经几乎凝结成实质,此刻恐怕如果有一个武者境的修士不小心沾到,恐怕也会立马烟消云散。
  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这铜门关,浓郁到让人仿佛有种窒息感。
  大宁的战兵就是有着这种不畏生死的精神!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整个铜门关都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所湮灭.....
  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倾洒在了这战场之上,这一战风云变幻,悲声震九天。
  陆长歌神色越发凝重起来,被两尊半步武皇境的大能牢牢锁定,根本不敢有丝毫分心,更别说去支援许渊与林封二人了。
  这一战,只能靠他们自己了,陆长歌相信他们!
  作为大宁战兵,只要还有一名将士或者,就断然不会轻易让铜门关失守!
  那两名宗派老祖,相视一眼,他们知道,不能在拖下去了,谁知道大宁会不会派援军到来。
  那伏虎宗的老祖,瞬间幻化出一把一丈长的大刀,大刀上边爆发出一股冲天的杀气,一道道黄褐色的行属之力,包裹其上,土行属之力!挥刀朝着陆长歌命门冲去!
  陆长歌哪敢迟疑,手中长枪自上而下,夹杂着冲天的枪势朝着这伏虎宗老祖砸去!
  轰!
  陆长歌身形暴退数十丈,而那伏虎宗老祖,却依然气势如虹的朝着他继续攻来!
  而一旁的婆罗门老祖,面色不善的看了眼陆长歌,同样一把长刀在手,爆发出无边威能,朝着陆长歌攻去!
  面对两名半步武皇境老祖的夹击,陆长歌只能施展神龙游强行躲避,好在这神龙游秘术确实是神妙无比,施展后,速度明显比这二人速度要快上许多!
  陆长歌只能以游斗的方式,与两名半步武皇交锋。
  不过那两名老祖仿佛并没有那么多耐心,两人相视一眼,那婆罗门老祖瞬间出现在陆长歌身后!虚空穿梭!盖世武尊所拥有的威能!
  虚空穿梭远比武王境飞行可灵活多了,只是距离不会太长罢了。
  二人一前一后,将陆长歌夹击在中间,气势牢牢锁定着陆长歌。
  他知道,在这么下去,只是慢性死亡,所以,陆长歌干脆放开一切,就跟这两名半步武皇斗上一斗,纵使身死,那也无愧于大宁!
  看到陆长歌终于不在闪躲,而且调动全身威能,傲立九天,两名老祖相视一眼,手中长刀,爆发出冲天的气势,一人一刀,呈八字形朝着陆长歌攻去!
  陆长歌弯下身子,手中长枪顶于背上,右手持长枪,横扫而去!
  轰!
  陆长歌直接一口鲜血喷出,砸到了不远处的战场之上!
  许渊与林封二人见此,龇牙欲裂!
  “大人!大人!!”
  整个止戈大军的将士,也都发现了这一目,他们竟然十分默契的放弃了突围,竟然朝着反方向冲杀而去,因为那个方向就是陆长歌掉落的地方。
  整个止戈大军犹如发疯了般,没有丝毫防守可言,你挥刀,我必定挥刀,我就是死,也会拉着你一起!
  陆长歌是他们的主将,是他们的希望,也是他们的信仰!
  在这一刻,他们内心只有一个信念,救出自己的大将军,纵然是死,也丝毫无悔!
  夕阳照耀在众将士身上,夕阳加上那猩红的鲜血,组成了一副世人所描绘不出的画面。
  随着止戈军信念的攀升,九天之上的风云开始变换,原本夕阳照耀下的浮云,从点点红晕,彻底变成了血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