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往记录?小男人

加入书签
  第二日。
  禹铭诚大清早便背着画卷出门去了,禹常皓也拿着洗净的玻璃瓶告别母亲,独自朝集市而去。
  他个子小,腿也短,走了很久才来到码头旁的集市。
  禹常皓抵达的时候到处人声鼎沸,码头和集市发展为一体是千岛大陆的特色。
  他不是第一次独自跑到集市来,但这却是他第一次身怀某种任务。这是爹爹和娘亲对自己的信任,他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他们。
  禹常皓听集市上的说书人讲过,古代的武士哪怕身死也要完成主家交代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武士,在执行一项伟大的任务。
  他仗着身形矮小的优势,在拥挤的人群中钻出了一条路。买羊奶的队伍排了长长一条,禹常皓乖乖地站到末尾。
  轮到他的时候,他举起玻璃罐,装羊奶的婆婆却没有在他的瓶子里注羊奶,而是一直在喊下一位。禹常皓很纳闷,难道规定小孩子不能来买羊奶吗?
  就在他快要打算退出队伍的时候,婆婆把手按在摊位上,探出了头来,方才看到禹常皓。
  禹常皓小小的身子被桌上装羊奶的玻璃缸挡住了。是身后有人指了指,婆婆才发现的。
  最后他终于装到一罐羊奶,他将一个银贝递到婆婆手上,吃力地抱着瓶子,郑重地将它护在怀里。
  千岛大陆盛产玻璃,爹爹曾说某些经星辰之力炼制过的玻璃,刀枪都刺不破,甚至可以拿来制作盔甲。但是星辰玻璃造价昂贵,禹常皓手上的只是普通玻璃瓶,他必须小心护着才能安全到家。
  他在回去的路上,沿着集市边缘行走,尽量避开行人。有大船停靠在码头上,船上悬挂着各式各样的旗帜。
  各岛出海捕抓祭兽的日子是不统一的,为了避免太多船只同时航行在海域上,大都会分批出航。
  这些船比禹常皓见过的所有船都要大,几乎就像是一座城堡,上面林立着披甲的士卒。虽然沿海而居,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海,但禹常皓至今还没有坐过船,更别提出海。
  阿蛮说过这些船上都装配着能杀死近海之主的武器,近海之主是凶猛的海兽,人们总是捕捉来做海王祭的祭兽。
  想起阿蛮,禹常皓的心情忽然低落起来,原本昨天就要和阿蛮一起来看的,但阿蛮说了令他不开心的话。他忽然没了看船的兴致,别过头,径直回家了。
  梨素汐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知道是禹常皓回来了,便去开门,脸上挂着温柔的笑。
  但她的笑容还没绽放开来就凝固了,门外站着的是张屠夫。
  身形硕大的屠夫扬了扬手上的羊奶罐,“你家现在是要去集市买羊奶了吧?可是你男人刚刚缴纳了豁免金,手上想必不宽裕。”屠夫诡异地笑道,眼神瞄向不该看的地方。
  “这就不需要张屠夫关心了,这段时间赊的账铭诚过两日就会一并还清的。”梨素汐想要关门,却被屠夫探出一只手阻拦了下来。
  “你知道的,那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每天给你提供新鲜的羊奶,你何必跟着禹铭诚那么个废物白痴呢?这些年花了多少冤枉钱去交纳豁免金,看把你们孤儿寡母饿成了什么样子。”
  他盯着梨素汐的胸部,舔了一下干涸的嘴唇。
  “你要是愿意跟我,我立刻回去休了那个黄脸婆,你两个儿子我都可以一并抚养,你这么个可人儿,禹铭诚没有资格……”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梨素汐猛地把门合上,他的手还夹在中间,顿时如同被两块巨石碾轧过般。
  他哀嚎起来,愤怒地用脚踹开门,“你不要不识好歹,你要是不愿意离开那个白痴,趁你家中无人的时候,你和我行一次那种事,我也可以满足,看到我手上这罐羊奶没,都是新鲜刚挤的。”
  他扬了扬没被夹的左手,“再经常送一些肉食给你们家,也是小问题,禹常皓年幼,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看看我家阿蛮长得多壮实。”
  梨素汐脸色阴沉,她一直压抑着怒火,强迫自己不开口,她怕自己忍不住骂出粗俗的言语。
  “张屠夫,我们家从此开始,再也不欢迎你,希望你以后能离我们家门十丈以外!”梨素汐的手掌紧攥着门板,嘴唇咬得发白,“你身上的恶臭会腐蚀我的孩子们!”
  “你个臭婆娘,当真是不知道好歹。”张屠夫伸出手抓向梨素汐的胸部。
  梨素汐快速往后退却,虽然硬气,但她知道自己是反抗不了那么个大块头的。张屠夫的手就要碰到她的胸襟了,梨素汐心如死灰。
  “哐当!”
  是玻璃瓶撞击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你个死肥猪!”禹常皓从外面赶来,就看到张屠夫准备欺负自己的娘亲,他想也没想立刻将手中的羊奶瓶砸向对方。
  玻璃瓶装了羊奶后很重,但禹常皓还是竭尽全力将它抛到足够的高度,砸在了张屠夫的后脑勺。羊奶四溅,玻璃罐的碎渣掉落一地。
  张屠夫脑袋昏沉,后脑勺流了血出来。
  他转过头就要伸手去抓禹常皓,禹常皓立刻捡起一片玻璃碎渣迎向他的手掌,他的动作停滞住,脸色涨红。
  突然兽性上头扑向梨素汐本来就不是他计划中的事,只是那婆娘生产完之后,莫名地多了几丝韵味。他往日本就觊觎梨素汐的美色,只是最近实在憋不住爆发了。
  但现在被小孩子撞了个现行,他才意识到难堪,他恼怒地扫了禹常皓一眼,灰头土脸地朝门外跑去。
  禹常皓再次把玻璃渣扔向他的后脑勺,这次没有扔中,玻璃片砸在门板上,碎裂成更小的细渣。
  “娘亲你没事吧。”禹常皓跑过去扶起跌倒的梨素汐。
  梨素汐先前心里隆隆直响,如果真的被玷污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赴死的勇气。她不怕死,但她还有眼前的儿子以及屋里襁褓中的小儿子。
  如果刚才禹常皓没有及时赶到,如果他没有表现出搏命的架势令对方退却……
  梨素汐的后背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幸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她忽地将禹常皓拥入怀中,这一次,她再也忍不住了,两滴泪珠无声地滑落在禹常皓的后背上。
  她太软弱了,如果她也能表现出搏命的架势,说不定屠夫也会被她吓走,但是她太害怕了,害怕到只能不断后退。
  “娘亲,那个坏蛋为什么要欺负你?是我们家欠他钱吗?”禹常皓被她紧紧勒住,都快透不过气来了。他莲藕般的双臂也努力将娘亲抱在怀里,学着大人的模样慢慢拍打娘亲的后背。
  他能感受到娘亲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娘亲在害怕,像他害怕噩梦那样,他的肩上渐渐湿了。
  “常皓,答应娘亲一件事可以吗?”梨素汐松开了禹常皓,眼眶泛红。
  禹常皓努力地踮起脚,用手指拂去梨素汐即将滑落的泪水,他点了点头。
  “这件事,不要向你爹爹提起,可以吗?”梨素汐抓着他的双肩。
  禹常皓心里有些抗拒,他觉得这样的事情有必要告知爹爹,但是娘亲的眼里泛着泪光,满是希冀。在禹常皓至今为止的印象中,这是娘亲第一次哭泣,也是第一次乞求自己做某事。
  “我答应娘亲,但是娘亲也要答应替我保密摔碎羊奶罐的事。”
  梨素汐破涕为笑,嘴角向两边扬起,双颊的肉堆高来。她俯下头,用它蹭了蹭儿子认真的小脸。
  ……
  禹铭诚今日傍晚才回到家,他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是一片绯红。
  今天一幅字卷也没有卖出去,他的脸色有些不好。
  梨素汐已经喂过禹常月奶水了,只是奶水不足,她只好自己做了些米浆来喂。禹铭诚赚的钱都会交给她保管,所以她知道家里还剩多少钱。
  她这几日又开始继续做女工了。她以前就是在家做刺绣,绣些手绢面巾,她没有什么其他技能,身子骨又弱,只能在家中工作,顺便照看禹常皓。
  可是,做女工的收入也没有多少。
  她已经和禹常皓将玻璃渣和羊奶的痕迹清理过了,禹铭诚不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梨素汐知道这件事要是让丈夫知晓了,他也无能为力。
  哪怕他也有想拼命的决心,但是现实不允许。有时候人就像一匹被缰绳勒住的六蹄青牛,无论心里多狂热,多愤怒,也只能乖乖听话。
  禹常皓和禹常月就是他们的缰绳。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让丈夫知道的必要,不过是徒增他的烦恼罢了。
  吃完晚饭后,梨素汐静静地看着在院子里考校儿子功课的禹铭诚,月光没有嫌弃他们家破败的小院子,从树叶缝隙中抖落下来。
  她觉得这样挺好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这样注视着那两个男人的背影,时而严肃时而发笑的大人男,和那个一直嬉笑的小男人。
  禹常皓今天救了她之后,梨素汐心里就把他当作男人来对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