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勾结贼人!

加入书签
  静谧森林中。
  忙活了一整天的鸟兽,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小窝休息。
  忽然,大地颤动起来,将它们惊的四散逃开。
  “轰隆!”
  “轰隆!”
  “……”
  此时,石口镇靠近森林的一间高墙大院中。
  靠里面的一间屋子,一浑身冒着红光,盘坐在床榻上的白发老者倏然睁开双眼。
  “轰隆!”
  听见不远处传来的轰隆巨响,老者不由皱起眉头:“这位置,好像是血神教的那个据点……”
  双眸闪过一丝血光,白发老者站起身来,开门,看了看左右,带拢。
  很快来到院子外面,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大街,快步向森林方向行去。
  地底。
  连绵的爆炸声不断响彻石室,一个个血神教众不断化为血雾。
  顾安脑海中也不断响起能量值到账的声音。
  这一点,却是令顾安感到有些诧异。
  方才见到那络腮胡男子冲向自己自爆的时候,顾安还愣了愣。
  本以为他们自爆后,这能量值就不归自己了,还准备阻止其他人自爆。
  然而络腮胡男子化为一团血雾时,脑海中就响起了冰冷机械声。
  这不用自己动手就有能量值,顾安也乐于坐享其成。
  后面几名血神教教众,见到前面几名同伴没能对顾安造成任何伤害,双眸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但他们已经施展了秘法,想要再停下来,却是来不及了。
  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十二名血神教教众全部化为了血雾,弥漫在整个石室中。
  “倒是省了不少事,不用将他们骨灰扬了。”
  以顾安如今的防御,这种程度的爆炸,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如果换做御空境的自爆,也许有些用处。
  环顾一周,顾安刚准备探查一下这个血神教据点时。
  “啪嗒!”
  一枚碎石掉落在了顾安面前。
  呆滞了一息时间,顾安抬头望去,石室天花板上此时已经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
  紧接着,不断有碎石落下。
  “啪嗒!”
  “啪嗒!”
  “……”
  当陆陆续续掉落了十多枚碎石后,天花板再也支撑不住,整间石室轰然倒塌!
  “轰隆!”
  掀起的尘土瞬间压下还未散去的血雾,将顾安掩埋其中。
  血神教教众的自爆,虽然未对顾安造成伤害,但其产生的狂暴能量,将整间石室炸榻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远处的白发老者见到这一幕,眉头紧皱,神色焦急。
  “血神教的据点怎么突然塌了?也不知道孟执事他们出来没有,要是没有出来,以后我的修行资源该从哪儿弄?”
  呢喃一句,老者蹑手蹑脚的向前面摸去。
  很快来到石室原来的位置。
  驻足在坑洞边上,探着脑袋扫视着下方。
  犹豫了片刻,老者低声叫喊道:“孟执事!孟执事在吗?”
  没有回应。
  清了清嗓子,老者准备继续叫喊时,便发现下方碎石有松动的迹象。
  “哗啦。”
  面色一喜。
  “是孟执事,还是丁……”
  “轰!”
  轰隆一声巨响,碎石四射飞起,伴随而起的,是一道火红的身影。
  “嘭!”
  顾安双脚落在地面上,将周围一片土地瞬间烤的的焦黑,双眼带着疑惑,盯着前方不远处因为受到惊吓,而跌倒在地的白发老者。
  凑着鼻子嗅了嗅。
  味道有些淡,看来是刚修炼《血引诀》不久。
  刚才在下面的时候,那些血神教的教众似乎消息闭塞了许久。
  但那桶血液明显又是今天的,自己这一路过来,也并未碰到有人要去县城报案。
  看来,是有人和血神教的人勾结在了一起,就是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顾安默然想到。
  并未着急出手,而是释放出一股灼热的气浪直扑白发老者。
  “你你你,你是谁!”
  这个时间点,这个怪异的样子,出现在这血神教的据点,加上刚才出来听到了巨响声和这坑洞。
  让白发老者明白,顾安肯定是血神教的敌人。
  白日里,他才和这据点内的人见过面,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转移,说明他们方才应当是在据点内。
  然而现在还未出现,他便明白,孟巡等人多半是不会再出现了……
  在这思索的时间,白发老者又仔细打量了顾安两眼,这一打量,得出的结果,立马让他内心更加焦急惊恐了。
  光头,火焰……顾安!
  白发老者瞬间想清楚,即使认了出来,这个时候也不能说出来。
  “我?我叫顾安。”
  听见顾安直接说出名字,白发老者暗道不好,以他的身份,要是说不认识顾安,那显然不行。
  “顾……顾安,东陵郡镇邪司百户所的,顾安顾小旗?”白发老者惊呼道,同时斜着脑袋打量顾安,像是在确定顾安身份一般。
  顾安微微颔首,收回气血:“不错,我问你,你是谁?这个时候了为何会出现在这儿。”
  白发老者像是如释重负一般,重重舒了口气,从地上爬起,对着顾安拱手道:“原来是顾小旗当面,在下石口镇镇长,齐梁,见过顾小旗。
  在下之所以来到这儿,是因为在睡梦中,忽然听到巨大的爆炸声。
  担心是发生了什么事,而影响到我石口镇百姓的生活,所以才赶忙爬起,赶来了这儿。”
  说着,齐梁指着坑洞,疑问道:“顾小旗,这儿,刚才发生了什么?您又为何在这儿?”
  顾安双眸微睁。
  还是个镇长……
  顾安不动声色:“原来是齐镇长。”
  并未回答齐梁的问题,转身看向坑洞:“齐镇长,你们石口镇最近可有发生什么异常现象。”
  齐梁皱眉思索片刻,摇了摇头:“镇民每日照常外出劳作,集市照常运作,未曾有什么异常现象。”
  顾安点了点头:“那就好,今日我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解决躲藏在此处的血神教贼人,方才在剿灭他们的过程中。
  听到他们说石口镇中,有人和他们勾结在了一起,谋害百姓性命。”
  齐梁心头猛的一跳,怒道:“竟有此事,若是被我知道,定然饶不了他们!
  大人,那些贼人可有说是谁和他们勾结在了一起?”
  顾安并未回答,而是转身,面带笑意,望向齐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