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好像被人忽悠了

加入书签
  “院长……。”
  刘宇一一拜见,没办法啊,自己就是大三学生,这些全是大佬啊,跪安都不为过。
  “刘宇同学,别紧张,坐下来说。”
  张文宏和蔼可亲的招招手指着边上位置对刘宇说道。“你的想法不错,高院长和我谈了,咱们江宁虽说比不上京都,洋奴城,可作为苏大强省会底蕴还是有一些的,虽然这些年在创业明星方面比起京都大学差了一点,可差距并不算大……。”
  刘宇觉着腿有点软,脑子有点涨,吓得有点想要尿,啥玩意啊,又是京都,又是洋奴城,一个政治中心,一个经济中心国际大都市,再加上江宁,这尼玛扯淡是不是扯的有点大,有点远啊。
  刘宇张张嘴想说,自己就是普通学生,穷的内裤都两年多没买新的了,你老说这么高大上东西确定是和我说的嘛。
  “不说这些,院里对学生创业一直是持鼓励的态度。”
  张文宏说道。“高院长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这几年取得一定成绩。”
  “只不过和京都大学比还有一点差距。”
  刘宇想说张院长,你太谦虚了,何止一点差距,这差距比的上非洲兄弟和美帝老贼的差距。
  这可不是说笑,清北圈几乎垄断整个金融圈,资本圈子里掌握投资的那批人基本都是这两家的,最多算上洋奴人,其他的人想要进入那个顶级圈子难上加难。
  不是清北的你有再好的想法,没人拉你,不带你玩,不给你投资,你也玩不转啊,马爸爸牛逼啊,京都圈子不带他玩啊。
  不是清北出来创业融资,如同攀登珠穆拉玛,而清北出来的只要不是混子全是条条大路,随随便便拉来一堆投资,融资更是小意思,随便一个校友三五百万美元砸给你玩。
  清北创业一直国内大学最牛逼的,其他大学连背影都看不见,张文宏竟然说有一点差距,刘宇只能说教授说话果然十分艺术。
  “刘同学。”
  “是,院长。”
  “哈哈哈,不用紧张,这次请你来就是想听听你想法,高院长和我说了一些,我还是想听听你这位当事人的想法。”张文宏笑说道。“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
  这话刘宇一听心说,太好了,就等你这句话呢,谁知道边上马波对着刘宇微微一笑。“重点飞毛腿App。”
  一个小时之后,刘宇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觉着脑袋嗡嗡出了礼宾堂,高院长十分欣慰,张院长十分高兴,马主任满脸笑容,其他人纷纷点头,称赞。
  刘宇晕乎乎出了礼宾堂,脑子有点乱,刚我说什么,我做了什么,我现在在哪里,我是谁?
  “我去。”
  刘宇一拍额头,一下清醒过来一想刚刚自己干的事情心里哇凉哇凉,自己好像答应了要开发App,还拍了胸脯说年底就出成绩,自己脑子秀逗了。不是刚好像被张院长,高院长,还有马主任一阵忽悠,自己就点头了。
  不是,刘宇想要回去重新说,自己刚刚肯定是鬼上身了,脑子秀逗了,开玩笑啊。“刘宇,你不用太过着急,创业嘛,要循序渐进,不怕失败。”
  “千万投资的事,年前能完成就很好了。”
  啥玩意,千万投资,搞毛星,刘宇还是没闹明白。“马主任,我现在头有点晕,你让我稍微捋一捋,千万投资是?“
  “奶茶店啊,你刚不是说了,至少再开五家奶茶店。”
  马波笑说道。“果然年轻人敢想敢做,要让整个江宁大学城都在你十分必达飞毛腿App范围内,这想法不错啊,你小子还藏私。”
  “不是,马主任,这是高院长说,我是……。”
  刘宇腿有点发软了,尼玛这好多事情都是高院长自己说的,管我屁事,怎么全算我身上了,高院长坑我啊。
  苍天啊,自己好像被高建国给挖坑埋了,这是坑自己啊。
  此时高建国也正和张文宏院长聊这件事。“建国,你对这个飞毛腿十分必达,有信心?”
  “信心有一点,主要这孩子不缺钱。”
  高建国说道。“一块表二十多万,一个店铺五百多万,想来家里给了不少钱搞创业。”
  “再说飞毛腿就算做不出来,大学城投资开设奶茶店还是很难亏损的。”高建国笑说道。
  “这倒是难为你了。”
  张文宏无奈叹了一口气。“虽说咱们江宁大学一直对外称南方清北,可说是这么说,金融圈里话语权比起清北两家,还有洋奴城几家还是少一些底气啊。”
  没办法,这个圈子资源清北所在首都圈占据至少五成,魔都拿走两成,其他才是各地分分,可想而知。
  “先看着,如果真能成,我就算拉下老脸,也要拉几笔投资进来。”
  刘宇这边耷拉脑袋回到奶茶店,李雅和陆雪正在整理货单,见着老板进来赶紧打招呼。“休息一下,午饭吃了吗?”
  “刚吃了。”
  刘宇点点头心说该招一个男员工一些体力活总要人做,自己平时还要上课来的时间不是太多。
  “再招一个男员工。”
  刘宇在招聘网上发了一招聘帖子交代一些李雅和陆雪,去食堂充了一百块钱校园卡,中午随便吃了点,下午的上课刘宇精神还有点恍惚。
  以至于胡玲浮想联翩,下午刚放学就堵住了刘宇。“刘宇我有事和你聊聊。”
  “班长?”
  刘宇点点头。“好。”
  “刘哥要给你带书吗?”
  “谢谢你了,宝宝。”
  多好的孩子啊,随手把书本交给宝宝,刘宇跟着胡玲来到边上平时开会空旷教室。“刘宇,你是不是对余思瞳有意思?”
  “余思瞳?”
  刘宇一脸懵逼谁啊。“班长,余思瞳是?”
  “你不认识余思瞳?”
  胡玲一脸震惊看着刘宇。“你们男生不是都喜欢八卦,我不相信你没听说余思瞳,再说昨天你刚刚见过。”
  “哦,你说昨天和你一起过来吃刨冰的?”
  刘宇哭笑不得。“班长,你想多了。”
  “真的是我想多了,算了,我劝你一句,余思瞳不是一般人能驾驭。”胡玲一脸同情看着刘宇,尼玛搞的刘宇真是无语了,余思瞳关我屁事啊,我现在一屁股破事。
  现在快疯了,胡玲见着刘宇有些痛苦表情,果然自己猜对了。“余思瞳家里经济条件不错,用度花费都挺高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尼玛,她花不花钱管我屁事啊。”
  刘宇郁闷不行,真是疯了啊,烦躁啊。
  “妈。”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小宇下课了?”
  “刚下课。”
  刘宇立马所有烦恼抛到脑后。“妈,你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我……。”
  石兰欲言又止,这可把刘宇吓坏了。“妈,你没事吧,爸呢,我给他打电话。”
  “小宇,我没事,是你表姨。”
  石兰赶紧说道,深怕儿子多想。
  “表姨怎么了?”
  表姨是石兰小时候姐妹,现在在农村家里情况并不是多好,可石兰当时生病的时候人家愣是拿出一万块钱,对于城里人可能不多,可那时候是一零年啊,一万块钱对家庭经济不太好的农村人来说绝对算一笔巨款了。
  这份情,刘宇记在心里有能力肯定要报的。
  “你表姨没事,是你小表弟。”
  石兰事情一说,原来这小子高一的时候为了女朋友打架被学校开除了,这小子竟然瞒着家里人混了半年,现在高二报名才被发现了,姨夫当时恨不得抽死这小子。
  表姨拦着才没打死,现在不上学了,总不能老在家里,想着国庆之后去江宁打工,石兰知道儿子上学又要打零工,本不想说这件事的。
  这小子,刘宇无语了,多大点就交女朋友,学人家乱来,该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