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总攻

加入书签
  “这样吧,你先带着褚期大当家的儿子回我们的寨子里去。”风云商沉思了一下,口中说道:“放心,褚期大当家的这个人情我是承的,会帮他照顾好儿子的。”
  阴影称谢,木讷地牵着褚期大当家儿子的手向外走去。
  风云商陷入了沉思,褚期大当家的行为再一次出乎了他的预料。他没想过这个男人这么大胆,若是褚期寨身后的世家普通一些,风云商很愿意将他救出来,然后和他做一次交易。
  “老四,老五。”将几个当家和舵主叫来,风云商对霍十一和杨居说道:“明日发起总攻,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对面的营寨。”
  虽然不清楚为何之前还一心要打消耗战的风云商突然提出如此要求,但霍十一和杨云还是大声道:“是。”
  “斩首一级,赏酒两壶,白银五两。”
  重赏之下爱必有勇夫,风云商的这个奖励虽然算不上重赏,但也绝对不少了。东御寨的士卒可是铆足了劲的往前冲。
  出来已经十多天了,他们也惦记着家里的老婆孩子。不过东御寨的纪律严明,而且他们也清楚,不将对面的敌人消灭了,大当家是不会撤兵的。
  不管是为了那两壶美酒,还是为了早点回到家,都得先将对面的小崽子们杀光了。
  如此军心,可用。
  一轮齐射压制住盟会寨墙上的弓箭手,霍十一和杨居亲自带队发起了冲锋。
  手里的长枪抡圆了砸在寨墙上,木质的寨墙上那层薄薄的黄泥被打掉了不少。墙上的土匪急了眼,各种礌石滚木就往霍十一的头上招呼。
  不过,霍十一胆敢直接砸墙,自然是有人护着他的。杨居的三叉戟挥舞了几下,就将这些东西拨到了一旁。
  “杀。”盟会的寨门突然打开了,从中杀出了许多土匪。
  因为双方的人马已经厮杀在了一起,不管是东御寨还是盟会都停止了齐射。东御寨在将攻城武器缓缓前移,盟会则是抓紧在修补寨墙。
  实际上,这些天因为东御寨并没有发起猛烈的攻击。盟会已经偷偷在木质寨墙后面修筑了一道土质的寨墙。
  用的是三合土,韧性极强,根本不是霍十一一枪就砸坏了的木质寨墙可以比拟的。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土质寨墙还差了一些才能完工。
  “大当家,投石机已经运上来了。”
  风云商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开始吧。”
  说实话,投石机用来攻打大型城池的效果的确不错,不管是从对城墙的实际破坏,还是对敌人的心里威慑上来讲。
  但因为准头不高的缘故,对于这种小营寨,用处就不是很大了。毕竟再大的威力,打不到目标都是白瞎。
  因此,这次投射出去的不是石块,而是火油。
  专门挑选了比较脆弱的坛子,被发射出去后,飞了不远便炸裂开了。里面装着的火油也四散飞溅,有的滴落在了叫战的土匪身上,有些落在了盟会的寨墙上。
  大约一刻钟多一点的时间后,风云商说道:“鸣金。”
  令行禁止,东御寨的士卒开始后撤。盟会的土匪想要追击,却被一阵乱箭射住了。
  “分批就食,休息。”若是平常的时候,一天都是三顿或者两顿饭。但到了打仗的时候,因为体力消耗太多,吃饭的次数也会适当的增加一些。
  “弓弩手,发射。”这次可不是普通的箭矢,而是火箭。带着火焰的箭矢划破长空,最终扎在盟会的寨墙上。
  虽然有些火箭在半空的时候就熄灭了,但仍然借着火油点绕了盟会的寨墙。好不容易扑灭了火焰,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木质寨墙基本上是废弃了。
  索性便抛弃了木质寨墙,退到了三合土堆砌的寨墙后面。
  远远望见那道土黄色的寨墙,风云商的眉头皱了起来。
  没办法,向投石机这类比较复杂的攻城武器,土匪们是学不会如何制造。但是一些简易的攻城武器,比如云梯这一类,土匪们多少也会些。
  更何况,三合土的调制本来就是从民间兴起,只是因为用三合土搭建的房屋确实防御力很高,才会渐渐被军方采用。
  试探性的发射了几轮投石机,效果不是很好。许多的巨大石块都砸偏了,即便零星几个砸在了寨墙上,也是收效甚微。
  停止了投石机的投射,这些巨石开采不易,得省着些用。毕竟,投石机用来吓人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大当家,地道基本已经准备挖通了,今晚便可以夜袭。”因为要全面发起总攻的缘故,程峰也被风云商留在了大营,运粮的事情交给了几个舵主去办。
  “嗯。”风云商说道:“让十一今晚带五个大队去偷袭。告诉他,这次要是还像上一次一样,没什么太大的战果,等着挨板子吧。”
  风云商现在有些着急,他心里清楚,即便褚期大当家有心拖延褚期寨的进度,也拖延不了多长时间。
  只要等世家的命令一到,褚期寨就会脱离褚期大当家的掌控。
  五天,风云商估计最多五天,褚期寨就会被整顿完毕,向战场开来。因此,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盟会,然后回到东御寨里,等着与褚期寨决一死战。
  夜晚的时候,投石机轰隆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虽然因为夜色的缘故,准头又下降了许多,但巨大的轰鸣声让盟会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也算是报了之前他们夜晚敲鼓的仇。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投石机的轰鸣声掩盖住了地下挖掘的声音,使得霍十一成功的将地道挖进了盟会里面。
  一点一点的向上挖掘,耳朵附在头顶的土层上,听了一会,似乎并没有人经过,霍十一这才几铲子挖了出去。
  “噗。”一个虎扑按住了帐篷的主人,一只手堵住他的嘴巴,另外一只手用匕首割过了他的咽喉。
  等到所有人都上来以后,霍十一等了一会才说道:“行动。”
  五个大队并没有一起行动,而是分成了好几个地点。
  在帐篷里就点燃了火折子,出了帐篷就四处乱扔,也不管到底能不能点燃什么。
  “东御寨打进来了,东御寨打进来了。”一边放火一边大声喊道:“大家快跑啊,东御寨打进来了,大家快跑啊。”
  若是一切都这样发展下去,霍十一无疑会再次制造一场营啸。只是可惜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盟会夜晚的巡逻很是严密,成功阻止了营啸。
  五个捣乱失败的大队汇合在一起,从寨门那里杀了出去,被风云商接应回了大营里。
  浦江大当家面色难看地盯着面前的这个大洞,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怒火,问道:“我不是安排了人守在大缸跟前吗?怎么东御寨都把地道挖过来了,还没有发现?”
  “谁知道呢,许是你的方法根本没有一点用处吧。”一个向来与浦江大当家不合的土匪出言讽刺了一声。
  浦江大当家怒哼一声,就要与他争辩,被其他的大当家好说歹说地劝住了。
  究竟为什么没有用处,他们心里都是清楚的。以自家那几个混蛋的尿性,怎么可能乖乖守在大缸的旁边不乱跑。
  浦江大当家一甩长袖,转身就走,口中说道:“竖子不足与谋。”气得那个出言讽刺的土匪哇哇大叫。
  第二日,杨云架着马车来到盟会的大营前,称要与浦江大当家叙旧。
  浦江大当家本是不打算与他见面的,只是杨云一直在大营外不走,又想到了两人过去的交情,心一软便出寨与他见了一面。
  “浦江,投降吧。”杨云看着憔悴了不少的浦江大当家说道:“褚期寨出了问题,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功夫搭理你们。将你们聚集在一起的褚期四当家也死了,你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浦江笑了一声,说道:“杨云,不用再劝了。让我投降伏裳是不可能得。”
  杨云不再劝他,而是走到他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又给了他一封信,说道:“你回去吧,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浦江看着弯腰下拜的杨云,上前拖住他的手,听杨云说道:“抱歉,和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却一直在欺骗你。”
  浦江笑了一下,没有放在心上,转身回了盟军的大营。
  身后的杨云却突然大声说道:“浦江,我等你。”浦江大当家回头笑着应了一句。
  回到营寨以后,脸就突然冷了下来,眼里有些悲意。
  “浦江大当家,倒是与杨云相谈甚欢啊。”又是那个土匪,冷笑一声,说道:“也不知道把我们卖了什么价钱。”
  杨云略过他不看,直接对其他的几位大当家说道:“你们打算怎么办?相信杨云的离间或者是相信我。”
  将还没有拆开的信封仍在桌子上,说道:“谁想看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