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疯笑鹰女与玛雅女祭司

加入书签
  无风,木门却疯狂的摇动。
  哐!哐!哐!
  一下又一下的砸着门。
  “啊!!”
  除了男人惊恐且愤怒的叫声外,还有诡异的尖叫声。
  ……
  公寓之中,
  绿色衬衫外,包裹着皮夹克的男人,举着手枪,双眼在眼眶中飞速的滚动。
  他在寻找某个目标,某个随时可能杀死他的邪恶存在!
  黑色烟雾一闪而过。
  刺啦——
  男人脸上留下一道伤口,
  又一闪,紧接着是另一道!
  快,血液狂流!
  “你个该死的巫女,恶魔,我会让你的灵魂永远不能安息!!”他无力的咆哮。
  回应他的只有更多的伤口。
  碰,门被暴力踹飞。
  月光之中,披着风衣,踩着月光下拉长的影子走进来。
  尘土飞扬之际,有些轻佻的声音传来。
  “哎呀,抱歉~,没想到这扇门这么旧了~”
  “请问,哪位是约瑟夫?”
  “滚出去吧,我现在没有时间理你!”男人冲着尘土中的身影喊。
  “啊——!”约瑟夫的惨叫声从不会停下。
  呼!!
  强风呼啸!
  尘土吹散,一道白色的影子带着“咯咯咯咯”的疯笑声窜出。
  约瑟夫定睛看,在烟雾之中站着个面带笑容的黄种人男人,他从容站在原地,而在他身侧,已经有一个满脸夸张笑容,长着一对翅膀的女人俯冲而出。
  又来了!
  经过暗中那股“力量”的多次袭击之后,约瑟夫已经能勉强猜到对方出手伤害自己的时机,只不过他没有那份力气能够用子弹狠狠回应对方而已。
  长翅膀的女人却已经“瞬移”一般,飞到了自己的面前,右手抓向自己耳侧,只有0.1秒,亦或者更短的时间。
  黑色烟雾刚刚显现,便被长翅膀的女人抓住。
  黑色烟雾也终于展现出其庐山真面目,穿着古老玛雅人服装的光头女人。
  她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凶光,自己的手被长翅膀女人抓住,她有些吃惊,更多的是愤怒!
  “哈哈哈哈哈!”长翅膀女人还在大笑。
  “吼——!!”玛雅光头女人尖叫着,与长翅膀女人厮打在一起。
  黑色烟雾闪烁,长翅膀女人承受着无形力量的袭击,猛然撞向头顶的天花板,下一刻又砸向地面。
  砰、砰、砰……
  大口吐血。
  “哈哈哈!”她的疯笑声却并未停止。
  而在这混乱的战斗现场中,穿着风衣的黄种人男人,却从容的朝着约瑟夫走来。
  背后的战斗他毫不关心,似乎与自己扯不上半分关系。
  即便脚下的木质地板被砸的变形,房间之中更没有一处家具绝对的完整。
  漫天飞舞的史书,秘法记载,印记草稿纸,和木屑,随着四处飞舞的羽毛与黑色烟雾,填满小小的公寓。
  “约翰内斯·范·德·博格先生推荐我来~”那张笑脸终于能看的清楚了。
  多么……可恶的笑脸。
  那张不该属于这个时代的黄种人英俊脸蛋,颓废的眼袋,一切都那么的让人别扭。
  “你该不会让我失望吧~”对方询问着。
  “是他啊”约瑟夫暂且知道对方的身份,双眼只是暂时确定了男人的长相之后,目光便紧接着移走,“翻滚在空中”的战斗,明显更牵动他的心。
  黑色烟雾奋力挣脱了翅膀女人,也发出了那犹如诅咒的声音:“我会杀了你的!!一定!!”
  她知道自己暂时无法取得胜利,只能暂时性撤退。
  “她听上去,好像不怎么喜欢你,你让她堕胎了?自己的男人可不能推脱~”他恶趣味的猜测着两人的关系。
  一个光头,黑炭一样的古怪丑陋干瘪女人。
  与,高大,英俊帅气的男人。
  真是一段令人感到有意思的恋情。
  约瑟夫却难有心情去理会这调侃:“她是个怪物,我当初把她释放出来,也只是为了我和约翰内斯相同的目标,当然也是你现在追求的……你!小心!”
  约瑟夫惊恐指着黄种人身后,满身血迹,却精神越发亢奋的长翅膀女人,在失去了黑色烟雾作为自己的战斗目标之后,竟然将目光转移向了自己的“主人”。
  “应该是主人吧”约瑟夫如此想。
  可看她的目光,那明显带有仇恨,恨不得吃掉眼前的男人。
  风呼啸,翅膀已经在眨眼前包裹向了黄种男人。
  随之而来,掀起的狂风,盖紧了人的双眼。
  几秒种后,让人不得不闭上眼的狂风停息,约瑟夫睁开眼……长翅膀的女人已经消失,取而代之,在男人手中,是一个塑胶玩具。
  只看外形,与长翅膀的女人,几乎一模一样。
  “你该休息休息了~”男人无所谓的将玩具放进风衣口袋里。
  “这是某种魔法?”约瑟夫双眼发光,能把一个生物变成死物的方法,勾起了他的求知欲。
  见对方只是用那笑脸对着自己,知道眼下什么更重要的约瑟夫深吸一口气:“我正在调查赛供娜,以约翰内斯的脾气,如果他让你来找我,你肯定也是种子之一吧。”
  “种子……嗯”
  约瑟夫见对方点头,心中更加确信了几分:“看你行为这么的……嗯,不像普通人,果然是受到那些东西的影响了。”
  根据约瑟夫的话,“种子”,似乎都“不正常”。
  “我也正在调查,长话短说……你作为种子有自己的使命,而这个使命并非什么令人骄傲的事,根据我的调查,如果你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整个世界都会毁灭……我的意思是,整个世界!这颗星球,甚至是这个星球之外,包括月亮!”
  约瑟夫的表情愈发严肃:“我们必须找到阻止赛供娜醒来的方法。”
  “救世主?我?哈哈哈,真是个让人意外的玩笑”
  “别高兴的太早,说实话我真讨厌你的笑脸。世界上存在很多种子,你不是唯一一个,就算你自杀,还是会有下一个种子出现……种子会不停的出现,直到他们能完成自己的使命。”约瑟夫继续说道:“刚才那个怪物是我唤醒的,奥克蒙特地下所拥有的的古老的怪物之一,她知道足够多我们想要的信息,如果她能帮助我们,我们就能拯救这个世界,只是这个家伙的嘴巴太严实了。”
  “我的研究也只有这些,我本想在进一步,但是她逃脱了,甚至险些杀掉我……你的能力很特殊,如果你能帮我抓到她,说不定我们的研究能跟进一步”约瑟夫边说着,边擦拭脸上的血液,并且骂骂咧咧:“她就是个怪物,不是吗?”
  “你可以去卡赛罗那区看一看,那家伙被你击退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暂时,也只可能去那里。”
  约瑟夫看似猜测,语言却十分的“肯定”!
  “我最喜欢帮别人跑腿了,不过我不怎么喜欢,随便相信别人~”
  “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