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收费站的用处

加入书签
    陈子杰看着车迪如此紧张,伸手摸了一下他的手臂,感觉到了他的肌肉僵硬。因为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虽然自己心有余悸,可远远没有车迪的那种恐惧临身,就无法设身处地的体会他此刻的感受。

    所以,现在他只能给轻轻的捏着车迪的手臂,看能不能让他放松过来,车迪喘着粗气看着陈子杰,内心是很感激他的。

    只是,这自己似乎已经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威胁,有人要解决掉自己。而怀疑的对象,首当其冲的就是玉云山。

    陈务的第一步并没有让他陷入巨大的危机,结果第二步,玉云山决心要解决掉自己还有陈子杰。

    断了他的后代,如此杀人诛心之举。如果陈子杰真的不幸在这个时候走了,那么陈务肯定会一下子接受不了。如此做法,实在是可恶,已经没有道德底线可言了。

    这个举动的出现,让他不禁想到了自己很久之前的一件案子,那就是荀安和林璇瑛的案子,林璇瑛也是如此,这个场面太一样了。

    只是,当时侯是快速的过来,没有来得及反应。林璇瑛的身体挡住了剧烈的撞击,护住了他。可是,最后荀安也死了。

    想到这样的情况,难道在利益的世界里,是没有道义可言的?也许的确是这样的,因为陈务已经动了玉江集团。

    这个时候,陈子杰打了一通电话。

    “爸!”

    “怎么了?”

    “我刚刚遭遇了车祸,幸亏车迪车技不错,躲过一劫。我怀疑玉云山想杀我,而且我们的车可能被定位,现在甚至被追踪,所以我需要你派人帮忙。”

    “什么啊?”陈务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被盯上了,可是,自己已经在着手那一边的事情,玉云山不应该有时间分心来搞的事情啊。

    “好!”

    而这个时候,白瓢看了一眼后面的来车情况,又看了一下分叉的路口,国道和高速就在前面分开,而白瓢却多看了一眼国道路。

    于是,他一路开车朝着国道路口开去。车迪看到这里有些不明,正想说,为什么要去高速。而车迪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子,竟然出现了各种乱码出现,车迪看到这里愣了一下。而白瓢一看,震惊不已。他又看了一下后面的来车,紧跟自己。

    “该死,后面的车紧跟着我们的,现在在控制汽车动力系统。”

    白瓢看到自己的车速明明在上调,可是后面的那个车还是紧跟在后面,明显就是在进行控制汽车的动力系统。

    如此明目张胆,根本不怕自己知道一样,看来是铁了心想操控这台车,然后找一个地方解决。

    这个时候国道与高速的分叉就在眼前,白瓢看了一眼紧跟的黑车,他下了一个决定。

    于是,车没有往国道开,而是往高速收费站开。

    车迪看到这里他也在想,白瓢的决定是对的。他也看到了后面那辆黑车紧跟不已,而显示屏已经出现了乱码。

    如果这个时候还继续去国道,那么只有被控制的分。

    而高速路上,唯一的一个,那就是汽车多,有一个关卡。

    “白瓢,我可告诉你,如果你是要打算闯关卡的话,那么你有可能面临刑事拘留,而我也跟着难逃关系。”

    “我知道……”

    “但是现在我们的生命已经受到严重威胁了,如果不是你刚刚反应够快,我们三都隔屁了,哪还有时间在这里聊天?”

    最终白瓢还是选择走向高速那里,他远远的看到车流不息,看着高速路那里有车前往,就将要到收费站的时候,白瓢看到一辆往人工收费那里开,因为etc暂时关闭了。于是,白瓢高兴得加了一个速度,往前面一开。

    一旁的开车的愣了一下,说到:“你个孙子勒,你急个死啊!”

    白瓢没有理会,而后面的车司机骂个不停。

    黑色车也跟了上来,与车迪的车就仅仅一个车的距离。

    白瓢给了钱,然后收了卡,同时也看了一下远处的来车,便笑了一下。车驶出了收费站,白瓢飞快的加速出去。

    而那个司机本身就气头上,看了一眼人工收费给卡的哪里,又骂骂咧咧。于是,他看了一眼超车的人扬长而去,她气得要死。

    而后面的黑色车很烦,就按了一下喇叭,这个时候,女司机本来就来火,直接伸出了头,大骂:“你吵死啊,你个龟儿子!”

    女司机开车也驶出了高速收费站,她也一路加速,看到车迪的车已经在老前面了,而且看那个速度,是限顶的119码。

    “这个该死的家伙,急着去投胎吗?竟然插队本姑娘的车位,姑奶奶不信了。”

    “啊啊啊啊啊,没有看到那个混蛋的车牌号码!气死我啦!”

    女司机气到了,完全没有记得自己的行车记录仪器已经是拍到了的,她冒着超速记分的危险,也要加速追上那个混蛋。

    车迪看着白瓢的这一计手段,还挺好。随机应变的能力挺好的,就是不怎么人道。而车迪内心也挺高兴,危险暂时算告一段落。而身体也随着心情的变化,不那么紧张了。

    “好啦,后面没有那个黑车的跟进,你可以开慢点了,别到时候我们两个死在你手里。”

    白瓢听到这里咳嗽了一下,但是他看了一下后面,一辆车加速赶了过来。看着样子,不是那个黑车。

    车一路行进,不到五十分钟的时间,就看到沛市的出口指向标。而这个时候的后面来车,也是跟着自己。

    白瓢看到这里,回忆起了那骂骂咧咧的声音。

    “跟了一个小屁孩!”

    车迪没有听明白,然后问:“谁?”

    “后面那个车,就是我刚刚插队的那个,在收费站那里骂个不停的女司机。”

    车迪看了一下,说:“还是避开为好吧,毕竟第一印象已经不太好了!”

    “我知道了!”

    白瓢开车到了沛市高速收费站,给了卡之后,就收费,然后开车驶出了收费站。然后驶入了快车道,往沛市环城公路开去。

    女司机开车出了收费站,却蒙蔽了。

    “什么鬼啊!呜呜呜!王八跑了!”

    这个时候,她停在路边,叹了一口气。却无意中看到了自己车子上的行车记录,于是,不禁笑了出来。

    “哈哈,我怎么忘了这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脑补全世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