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加入书签
    车迪尽量的话说得很小,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说出来。虽然现在的表现的确有些大张旗鼓,但是他觉得,陈子杰如此做法,在自己的订婚宴会上这样做,已经收不了场的局面了。

    那么他的目的呢,是什么?

    车迪结合现在发生的情况,虽然不确定陈子杰如此做法的真正目的,但是顺着他的路走,应该没有错。

    这个时候,车迪也看到关欣从后面上来,倒是许久不见她了。然后,她走过来从车迪手中拿过手机,对着陈子杰说:“都先回去!”

    然后转身看着玉江集团的人,说:“到里面商量吧?”

    关欣的口语虽然有询问的语气,可她并没有等他们回答,而是直接转向面向了下面的来宾。

    “不好意思各位,有些家事需要处理。”

    说完,便再也没有说其他,看了一眼车迪,往后台走去。

    陈子杰和车迪两个对了一眼,而白瓢看着两个却脸色不是很好。因为自己露了脸了,他可怕被人记住。

    到了里面后,车迪问候了一声陈务,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女人,想必就是陈子杰的母亲。

    这个时候,房间里面可以说鸦雀无声,但唯独一个人却在小声抽泣,她就是玉江集团的千金玉清罗。

    “好了别哭了!”玉云山直接发话,看向了车迪和白瓢。他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这两个人带来的,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突然出现,陈子杰这个事情一定,那么到时候就不能反悔,反悔的代价也很大。

    “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破坏我们两家的联姻!”

    玉云山先声夺人,他可不希望事情的话柄全部落在自己这里。

    关欣这个时候走了出来,拦在了玉江集团人的面前,笑着说道:“车先生是一片好意,知道吗?”

    “好意?这还好意?”玉云山可不这么认为,这完全就是来搞破坏的。

    “他可是航空发动机的发现者,你确定要追究其责任?”

    “嗯?”关欣笑了笑。

    玉云山看了一下关欣指的人,车迪。他愣了一下,这怎么还跟那个事情扯上了?

    现在他有种感觉,自己如果下一步做得不够好,那么他可能不仅仅丢掉这块肥肉的投资,还会和巴一塔铁结仇。

    玉云山看了一眼自己争气的女儿,然后对着关欣说:“既然我们的合作一直都是很好的,那么对于合作上而言我觉得,还是不应该断的,对吧?”

    “至于清罗与子杰的婚姻嘛,年轻人比较喜欢玩闹,也会存在性格不合的情况,所以这种事情还是勉强不来的。”

    “对于此事,我还是表示很抱歉,我愿意让渡百分之三的股份出来,如何?”

    说到这里,玉云山内心是气得要死的,因为,提供的一方在面前,而且明显偏袒巴一塔铁他们。这对于自己来说,极为不利。本以为今天的事情畅通无阻,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可是自己的投资不可能变,这唯一一个稳健的投资,如果他不做,有的是人做。所以,他必须狠心下来。做事如果狠不下心来,那么将一事无成。现在付出,以后就还有机会取回来。

    陈子杰看着玉云山的脸色,他的眼中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利益损失,现在是损失了,那么以后就会找回来,只是,如果这个时候不同意,树敌的话,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可如果这一次同意了,玉江集团的加入,那么以后肯定很不爽,既然都是不爽,还不如现在就了断,还更加清静,就是不知道了断了之后,他们会如何报复巴一塔铁!

    “好,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关欣说到。

    听到这里,陈子杰愣了。他以为小姨会和他想的一样,因为,他和车迪的看法是一样的。可是现在,小姨竟然同意了他的做法。

    “我不同意此做法!”陈子杰直接说了出来,他可不像自己的父亲,各种委曲求全,尽管生意场上就是委曲求全,但是最大的那个实力始终不需要求全。可是树敌太多,也会死的很惨。

    一切的追根究底,就是航空发动机后续带来的利益是无法估量的。虽然现在国内存在很多飞机研制和制造,但是始终无法媲美外国。

    车迪带着一个世纪的时代进步科学,来解决一个世纪前的现在,他不容许这样的东西,存在狡诈的利益纠缠。

    那么他就太对不起车迪了,也太对不起自己了。自己的生命就剩下最后的九年,他只希望到时候,车迪能够照顾好他的父母,因为自己如果辞世,父母肯定接受不了打击,车迪比自己大更懂得子女之道,但是人生和家庭都不尽圆满,他有意让自己的父亲陈务和车迪说开。

    当初,陈务还是想利用车迪,但是他否决了。

    一旦只是利用的利益关系,那么就不存在感情关系了。

    而听到陈子杰说不同意,关欣回头看着陈子杰,说:“你不要胡闹!”

    “我没有胡闹!”

    陈子杰走向了前面,看着玉云山。

    “你的女儿如此不洁,还妄想嫁入我家门,我巴一塔铁的门是不会为你而开。”

    “至于你的投资,我们尽数退还。”

    “你!”玉云山气急攻心,指着陈子杰愤怒不已。

    车迪看着陈子杰这样一幕,他倒是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如果他都如此同意,那么他觉得,自己和陈子杰的沟,那才是真的越来越大。

    那么到那个时候,他和陈子杰那么就真的是形同陌路的熟人了。

    而关欣别没有继续看陈子杰,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陈务的身上,陈务笑了笑,走向前面。

    “云山兄,孩子的置气我们大人呢,还是看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想法,是不是?”

    “总不能,什么都由我们大人决定,对吧?”

    “清罗,你和子杰两个人谈谈,如何?”

    陈务微笑看着玉清罗,他觉得,可以这样走。因为,整个事情是因为他们两个的婚姻关系而起,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

    事情还是由他们两个人定,这样的话,才合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脑补全世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