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瀚海月银城的历史

加入书签
    车迪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生活了二十六年的世界里,也头一次被赋予了某种责任。

    从前,他是某个人的儿子,享受着父母对于自己教育的义务。

    现在,他成年了有了自己经济,虽然不多,但是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算是过得去了。是时候开始承担起作为子女赡养父母的义务,承担一份一家之主转移的责任。

    这些,都是他从未想过的。

    不久之前,还是那样的一个样子,现在,却发现想守护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多了。难道,人是这样一种的变化吗?随着时间的不断变化,随着关系的连接,不断的改变了自己。

    从前的他,可真的只是一个小律师,接着别人有名气律师不要的案子,收着低价的委托费用,维护着心中所想象的一片正义。

    现在,却感觉自己真的变了太多了。

    以前,每天早晨就是步行去律所,看过早晨的沛市菜市场,想着又是美好的一天,会有人找上门。可惜,位置不行,没有上门业务,待在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他根本没有什么人找他。

    人,都基本停留在了一层。不过,每次上去,他会看到一个空着的办公室,这是留下来的。因为扬清律师事务所,算是老的少,年轻的多。那个位置是留给年长的人,或者有作用的人。

    其实,现在他也看明白了,律师,其实就是一个半垄断的行业。

    这个,是留给利益的。

    说白了,就是谁给他们这些人带来了利益案源,谁就能够坐在这一楼的位置。

    车迪在车窗上想到这些事情,还想着,是时候搞个东西,买辆车了。但是钱,从哪里来?

    出租车到了瀚海月银城的东门,两个人携手下了车,陈楚楚却一直盯着车迪。

    “从买完东西回来,我就看到咱们的车先生一直在发呆,想什么呀?”陈楚楚笑着问。

    听到陈楚楚这么一问,车迪不禁被逗笑了。

    “咳陈楚楚女士,车先生为经济发愁呢,怎么养家糊口啊!”

    “嗷原来如此。”

    “走吧!”

    陈楚楚说完,拉着车迪的手往里面走,看着她左手的无名指,那闪闪发亮的戒指,他又不自觉的笑了。

    于是乎,他反手把陈楚楚的手握在了掌心,更有力更温暖。

    陈楚楚感受到了他的变化,但是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走在回家的道路上,看着飞龙湾停靠的小型游艇,在这里,似乎真的是沛市上流社会的天堂。

    而远处1号别墅的二楼,冯仙盈用望远镜看着两个人的这样一幕,内心很不是滋味。

    “车迪啊车迪,你怎么会选择她呢?”

    冯仙盈似乎不认同车迪的这种价值选择,但是她又无力,因为别人手上都带了结婚戒指,还能说什么。

    “去把李美梅带到公安局自首吧!”

    管家听到后,俯身后退走了。

    车迪和陈楚楚回到家中后,时间已经是五点多了,今天一天,似乎就忙了个结婚证的事情,然后带着她到处走了走。

    两个人把大衣脱了,算是一身轻松,家里倒是比外面要温暖太多了。

    “今天想吃什么?”陈楚楚看着车迪问到。

    “你做的,我都喜欢。”

    陈楚楚看着车迪有心事的模样,想到了他刚刚的发愁,就没有打算指点什么,就说:“那好,你等会,我很快就好了。”

    “好,我在这里想那个问题。”

    “嗯!”

    车迪一直都在思考自己如何带来利益的问题,一直都没有跟这些所里的老一辈打好关系。之前是不想,很抗拒这种东西。现在,就不是那样。

    航空发动机的制造,不是一天就能够成的,自己还得一方面对那边,一方面对法律业务。前期资本的进入,自己也只能够靠巴一塔铁。

    而这个中间,还有一段很长的高葛的案件处理,这段时间内,自己的钱该怎么赚还得怎么赚,不然太闲的无聊了。

    陈楚楚煮好了饭,车迪看到陈楚楚一个做,他又起身走了过去。

    陈楚楚看到后,问:“你来干嘛?”

    “问你一些问题呗。”

    “嗷我还以为,你把我当空气了呢。”

    车迪听出了责怪的意思,就抱住了陈楚楚。

    “我突然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了,以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陈子杰那个家伙现在野心可是大得很,个人感觉,他这一趟回去,是带来资本进入的。”

    “所以,他这一趟回去,可并不是真的只是相亲那么简单。而他父亲对于这个东西的考虑,也是有想法的。”

    “这个东西,就是突然掉下的馅饼,你们讨论的那个航空发动机制造的问题。他父亲觉得,这个东西,现在的巴一塔铁根本吃不下,必须找一个商业联姻,形成纽带关系。”

    “不然,你们两个人想搞起这个,可不是那么的简单的事情哦。”

    车迪听陈楚楚这样一说,发现她似乎隐藏了什么,就问:“你怎么这么清楚这类?”

    “我原来的时候,听我爸说的。”

    “你不是一直都没有问我爸的问题吗?其实我很想看到你来问我,但是你却一直不问,我也不好怎么说。”

    车迪听到这里,轻声说到:“我不是不问,是我觉得,问了好像也没有太大关系,因为我的确不了解古先生是谁。”

    “那么,你试着猜一下,他是谁。”陈楚楚偏头笑着说。

    “还让我猜?我怎么猜?我都见过这位岳父大人。”

    “好吧,他其实就是原来的72号别墅拥有者,但是钥匙一直在他手中,而他给了你,但是你却不知道瀚海月银城的规则。”

    “瀚海月银城,以一个不封口的缺月为形,坐落在涵江南岸,就像月亮一直照耀在沛市这个城市,起着一个指引沛市未来经济发展的作用。同时,也是沛市上流社会的聚集地。”

    “但是,有一个不太好的事情,却在很多年前发生了改变,我也只是听我爸说过,瀚海月银城的引导作用慢慢下降了,有很多人选择搬离了这里。我家就是其中一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父母也没有说过。”

    “很多年之后,却没想到他又把钥匙给了你,似乎是想转达一种什么东西吧,这我就不清楚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脑补全世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